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充值 收藏本站

台案汇录壬集

台案汇录壬集

台案汇录壬集卷一
台案汇录壬集卷二
台案汇录壬集卷三
台案汇录壬集卷四

台案汇录壬集卷一

  一、军机大臣会同兵部等部议奏福康安等奏请台湾设置番屯事宜折(乾隆五十三年六月)

  二、兵部移会闽浙总督觉罗伍拉纳等奏报带领生番进京起程日期折(乾隆五十五年六月)

  三、通台各属界外田园应征屯租残件(乾隆五十五年九月)

  四、通台各属界外名处埔地以及未垦荒埔勘丈清册(乾隆五十五年九月)

  五、通台屯番粮饷支给存留数目清册(乾隆五十五年九月)

  六、署淡水同知范学恒晓谕督收变抵完公示(道光二十一年六月)

  七、署鹿港理番同知李□□业禁民占番业示(同治十年八月)

  一、军机大臣会同兵部等部议奏福康安等奏请台湾设置番屯事宜折

  军机大臣会同兵部等部谨奏:为遵旨定议具奏事。

  乾隆五十三年六月初七日,内阁抄出〔将军公〕幅等奏称:『台湾熟番向化日久,当逆匪滋事之时,各社番奋勇随同官军打仗杀贼,颇能出力;钦奉谕旨,令将熟番充补额兵。臣等因戍兵仍请照依旧例换防,将熟番挑募屯丁,酌拨近山未垦埔地,以资养赡;先经附折具奏在案。兹将应照□定章程,仿照屯练之例通融酌议,逐一□陈,恭请圣训』等因。奉朱批:『军机大臣会同该部议奏。钦此』。臣等查台湾地方番民间处,当逆匪滋事之时,该处熟番均能奋勇出力;现在事竣,自应酌量挑补兵弁,分给田亩,以示抚绥,以资捍卫。今据〔将军公〕福等仿照屯练之例,通融□定各条;臣等谨按条款悉心酌议,恭呈御览。

  一、「屯丁人数应按各社酌挑,令其就近防守」一款,据称:『全郡熟番通共九十三社,台湾县属番社较少,淡水、彰化近山地方番社最多,凤山、嘉义次之。每社民番约数百至数十不等,约可挑选壮健番丁四千名,分为十二屯。大屯四处,每处四百人;小屯八处,每处三百人:作为额缺。毋庸另设屯所,即令在本社防守地方。稽查盗贼。其户口较少之社,或数社并作一屯、或附入近处大社,庶番民等不致远离乡井,而较验调派亦易于齐集。至〔各〕屯〔相〕距之地,道里难于适均。台湾县所属不过数处,不能多设屯丁;然台湾县界本狭,郡城设有重兵,足资弹压。惟南北两路近山险要甚多;淡水一厅尤为辽阔,原拨熟番在隘口搭寮防守,名为隘丁;零星散处,不能〔得力。应〕酌量地势情形,按照番社多少,分别设屯;与各处营汛官兵声势联络,则稽察巡防,自行加倍严密』等语。查台湾熟番九十三社,挑选壮健番丁可将四千名;自应定额挑补,以资巡防。应如所请:准其于该处熟番内挑选四千名,作为屯丁;分为十二屯,〔大屯〕四处,每处四百人;小屯八处,每处三百人:定为额缺。按各该厅县地势情形,分别按设;即令其在本社驻守。其户口较少之社,或数社并作一屯、或附入近处大社;均作一屯,毋庸另设屯所。仍将各屯花名造册,报部查核。

  一、「各屯番丁,定议设立屯弁,以资管辖」一款,据称:『四川屯练兵丁,额设屯守备、千总、把总、外委等官一百余员。今台湾屯兵弁目无需似此之多,祇应仍照其例,量为设立。查各社原有民人充当通事,管理一社之事,代为交纳社饷。但此通事积年充役,系地方官佥派,本非番人同类,未便用为弁目。应于番社头目内,择其曾经打仗出力及番社素所信服者——如岸里社番潘明慈之类,拣选拔补。于南北两路额设屯千总二员,统领〔番〕众;屯把总四员,分管各屯;大小〔各屯〕每处设屯外委一员。花名图册交理番同知稽核,仍将各屯事务交北路协副将、南路营参将就近管理。该番丁素习技艺,非招募新兵可比;应〔请〕照川省屯练之例,毋庸归营操演。点验屯丁、拔补屯弁等事,统归台湾镇总兵、台湾道管辖,详报督、抚给〔与〕札付报部存案。经管六年后,如果董率有方、曾有劳绩,由镇、道核明详报督、抚加一等赏给职衔,以示鼓励。倘所管内有生事废业之人及苦累番众情弊,即行咨革究处。凡有事故出缺,仍拣选番社悦服之人,详报拔补』等语。查四川屯练之兵丁,向设屯守备、千总、把总、外委等官管辖。今台湾番社既经挑补番丁四千名,亦应议设屯弁,以资经理。应如所请:南北两路额设屯千总二员、把总四员,其大小各屯每处各设外委一员,统率分管。该弁等系番社(?),毋庸归营操演,即令南路营参将、北路协副将各就近约束,并将花名图册造报理番同知稽核。其一切点验丁兵、拔补屯弁等事,统归台湾镇总兵、台湾道办理。该弁等经办六年,如果董率有方、着有劳绩,即由镇、道详报督、抚加赏职衔,以示鼓励。倘有生事废业及苦累番众之弁,即行咨革究处,毋□稍事姑息。所有该弁等〔应〕给札付,由镇、道详报督、抚颁给,并仍随时报部存案。

  一、「屯丁、屯弁毋庸筹给月饷,应拨近山埔地,以资养赡」一款,据称:『台湾东界内地,本多旷土,禁民越垦,准令熟番等打生、耕种,以资生计。无如游民聚处日多,越界占耕,渐成熟业;以致争夺之事,控案甚多。前经〔富〕勒〔浑〕奏明专委镇、道确切勘丈,尚未丈明详报,即逢逆匪滋事。现经臣等提奏核查,共计丈出既垦埔地一万一千三百甲(每一甲合民田一十亩三分一厘);均应查明民垦、番垦,分别升科办理。此外,尚有未垦荒埔五千四百四十一甲,又四十八、五十一等年漳、泉械斗及互控结会案内抄没翁云宽、杨光勋等入官埔地三千三百八十余甲,均属界外之地,迫近内山。应请将新设屯丁四千名,每名拨〔给〕埔地一(二?)甲、千总〔每员〕十甲、把总每员五甲、外委每名三甲,令其自行耕种;责令地方官勘定界址,造册绘图、载明四至段落,通报立案,以备稽查。屯丁出缺,即挑其子弟充补,承受田亩。如有私行典卖者,按律治罪,追赔契价充公,其地仍归番社所有。拨给埔地,应照番田之例免其纳赋,以示体恤;即毋庸另行筹给月饷』等语。查台湾各社熟番经作为屯丁,令其巡防,自应酌给田亩,以资养赡。今将军公福等请于界外未垦荒埔并械斗、结会案内抄没入官埔地八千八百余甲(每一甲合内地民田一十一亩三分一厘),今新屯丁四千名,每名拨给埔地一(二?)甲、千总每员十甲、把总每员五甲、外委每员三甲,令其自行耕种;照番田之例免其纳赋,毋庸另行议给月饷等因。臣等核其拨给埔地,系按屯丁、屯弁等酌定数目;应〔如〕所奏,准行令该省督、抚即将埔地议给该屯弁丁等,饬令地方官于设屯处所就近照数拨给;仍令勘定界址,造册绘图、载明四至段落,通报立案,以备稽查。其屯丁内有事故出缺,即挑其子弟充补;将所给田亩,顶给永种,以为养赡。如有私行典卖者,按律治罪,追赔契价充公,将埔地移给另挑屯丁承受。

  一、「请查已垦埔地,以定界址」一款,据称:『台湾东面依山,地势宽广;从前因淡水、彰化二处垦辟日增,另行划定界址,设立「土牛」,禁止奸民越界占垦,免滋事端。乃〔因〕生聚日繁,民人私向熟番租贌田地耕种;价〔值稍〕轻者谓〔之〕「贌租」,价值稍重者谓之「典」〔卖〕。熟番等归化日久,渐谙耕种;社番业经典卖与民者,无由取赎。是以各处番地,不特嘉义每多侵界,即淡水等处续定「土牛」之界,亦成设想。此时若不将埔地彻底清理,〔事〕过境迁,界址必仍滋淆混。〔除〕未垦荒埔五千四百余甲拨给新募屯〔丁〕屯目〔外〕,其已垦之地一万一千余甲,自应分别办理。查民人贌租之地无多,原系民为佃户、番为业主,自应同番社田亩一体免科。其业经卖断与民者,既非番业,即令其民户一体报升。第民卖番地之后,所费工本原〔多,又〕每年抽给〔番租之例;若再征收本色,民力未免拮据。应照同安县下沙科〕则,按甲计亩征银,免其纳粟;仍出示晓谕番社,使知租额无亏,俾得永资生计。民人等藉有纳赋明文,世守其业,亦〔可〕永杜争端。其集集埔、虎仔坑、三貂、琅峤等处接壤生番,私垦田亩甚多。此等〔偷〕越民〔人〕,本应重加惩治。惟念开垦以来,与生番日久相安,并无事故;一经驱逐,沃土几须抛荒,而游民亦无归宿。应请更定民买番地之例,一概升科,免其查究。〔此时正值农忙之际,未便纷纷履勘〕;应令该处民番将租贌、典卖田亩先行呈报,一俟刈获登场,臣随即委大员前往抽查;并将此外有无续垦地亩〔一并〕查明,分别办理,咨部存案。自此次清查之后,即以所垦地方为界,〔竖立界石,详开立界年月、地方,大书深刻〕,俾人一望而知;仍交〔与〕巡视台湾之将军、督、抚、提督及地方官等不时〔周历〕巡查。如有越界私垦,即行从重治罪;失察之地方文武各官、一并严参究治』等语。查台湾地方民田旧征租赋,番地免其升科,乃皇上优恤、抚绥民番格外加恩之至意。今将军公福等奏称将佃垦生、熟番埔地一万一千余甲内民租贌之地同番社田亩免其纳赋升科,其业经卖断与民者照同安县下沙科则按甲计亩征银、免其纳粟之处,系属皇仁,俾得番民得〔□〕其业起见。亦应如所奏办理;行令该省督、抚出示晓谕民番,各知遵照;并将业〔经〕卖断与民地亩,查照同安县下沙科则,造其每亩征银若干清册送部查核。至所称集集〔埔〕等处民人田亩,既据载明自开垦以来与生番日久相安,并无事故;一经驱逐,沃土几须抛荒,而游民又无归宿。应如所请,照准其现定民买番地之例,一体升科;仍令该督、抚转饬民番将租贌、典卖田亩数目查明,一俟刈获登场,即先委大员前往抽查。如此外复有侵垦地亩,一并查明呈报。〔自此次清〕查后,即将所垦地方立石为界,仍交巡视台湾〔之〕将军、督、抚、提督及该地方官等不时巡查。如再有越界私垦,即行从重治罪;失察之地方文武官等,一并严参究处。

  一、「屯丁习用器械,应自行制备,报官点验」一款,据称:『熟番打牲捕鹿所用镖枪、鸟铳、竹箭,器械不一,均属犀利。即如岸里社番善〔用〕鸟铳,随同官兵打仗杀贼,最为贼匪所畏;一切器械,均可毋庸制给。但现在严禁民间私藏军器,屯兵所用枪、箭亦应官为点验,以备稽查。所有新设屯丁四千名,不必照绿营之例拘定鸟铳〔兵〕若干〔名〕、弓箭兵若干名,祇以该番器械为准,呈报总兵遂加印烙,编号备查;并每年令总兵巡查之便,照点一次。如〔无〕印烙,即照私藏军器之例,一体治罪。……

  一、「屯〔丁〕徭役酌与优免,以恤番力」一款,据〔称〕:『台湾各社熟番质朴温淳,最堪怜悯。从前文武员弁出差巡察,无不调拨番民挑运行李。其余各地兴筑、递送公文,亦该社番应役。其劳苦急力之处,较之台湾民不啻数倍。今既挑补屯丁,分处防守;遇有搜捕盗贼等事,又须听候征调。所有一切徭役,免其承应。其未补屯丁之番民,亦祇〔令〕递送公文,〔不得以私事〕役使。倘地方文武及理番同知不加体恤。敢有苛派扰累之事,令该镇、道实力访查,严行参究』等语。查台湾孰番已经挑补屯丁,有防守之责;自应加意优恤,以免累扰。今将军公福等奏请所设屯丁之番民亦只今递送公文,不得以私事役使之处,应如所请,行令督、抚转饬遵照。倘地方文武及理番同知不加体恤。复有苛派扰累之事,令该镇、道实力访查,严行参究。

  臣等酌议缘由,是否有当?伏候圣谕遵行!为此谨奏请旨。

  乾隆五十三年六月十七日奉旨:『依议。钦此』。

  ——录自抄本「通台奏遵案件册」。

  二、兵部移会闽浙总督觉罗伍拉纳等奏报带领生番进京起程日期折

  兵部为移会事:武选司案呈,内阁抄出闽浙总督觉罗伍等奏前事一折,除行文完结外,相应抄录原奏移会贵处销案可也。须至移会者。计粘单一纸。右移会稽察房,乾隆五十五年七月初五日。

  乾隆五十五年七月初一日,内阁抄出闽浙总督臣觉罗伍、福建巡抚臣徐跪奏为恭报台湾生番到省及臣等交(卸)印务、带领起程各日期、会折奏请圣鉴事:窃臣等前奉上谕:奎林奏称,狮仔等社生番头目怀日怀等一十二名,吁恳祝厘,洵属好事,徐嗣曾前已派令八月来京祝嘏,即着带领行查,照料一切,更为妥善。钦此。兹据护送委员泉州府知府徐梦麟禀报:内渡生番头目一十二名及义民、通事、社丁等于四月初九日自鹿耳门开船,仰托圣主洪福,一路海波恬静,十六日由厦门登陆,今于二十八日行抵省城,臣等当即传见,并着通事宣谕圣恩,优加赏待,各番目欢欣舞蹈,咸颂皇仁。随令知府徐梦麟,并添委延平协副将特克什布协同管带该番目等,于初三日自省起程,接站行查。臣徐嗣曾于五月初六日将福建巡抚关防移交臣伍拉纳,即于接收任事,仍各疏具题恭谢天恩外,臣徐嗣曾即起程驰赴前途,妥为照料。计至七月初旬,定可前抵热河,亲率该番目共效嵩呼,恭预胪欢(庆)典。所有交收印务及起程各日期,臣等谨合词会折奏闻,伏祈皇上睿鉴。谨奏。乾隆五十五年六月二十四日奉朱批:知道了,钦此。

  ——录自「明清史料戊编」第二本一四六页。

  三、通台各属界外田园应征屯租残件

  勘定界外田园应征屯租

  一等田:每甲年征屯租二十二石。

  二等田:每甲年征屯租一十八石。

  三等田:每甲年征屯租一十四石。

  四等田:每甲年征屯租一十二石。

  五等田:每甲年征屯租一十石。

  六等田:每甲年征屯租六石。

  一等园:每甲年征屯租一十石。

  二等园:每甲年征屯租六石。

  三等园:每甲年征屯租五石。

  四等园:每甲年征屯租四石。

  五等园:每甲年征屯租三石。

  六等园:每甲年征屯租二石。

  ——以上租谷,每一石详定折缴银一元。

  四、通台各属界外名处埔地以及未垦荒埔勘丈清册

  为遵旨定议具奏事。遵将勘丈通台各属界外各处埔地以及未垦荒埔各等项名、甲数,逐一备造清册,呈送察核施行。须至册者。

  今开:

  台湾县属(无)

  凤山县属:

  一、现丈南坪溪墘未垦荒埔四十三甲二分一厘一毫一丝。

  又丈坪林口未垦荒埔三百二十九甲八分八厘八毫六丝。

  又丈羌林无碍可垦荒埔三百二十七甲六分。

  又丈羌藤林无碍可垦荒埔九十甲八分。

  又丈头社山脚无碍可垦荒埔七十四甲。

  又丈下淡水南坪顶无〔碍〕可垦荒埔三百七十三甲五分九厘六毫八丝。

  又丈大盐坪无碍可垦荒埔三百四十七甲七分一厘六毫八丝。

  又丈上淡水社南坪顶无碍可垦荒埔三百四十九甲七分五厘二毫。

  ——以上共现丈荒埔一千五百三十五甲八分三厘八毫三丝。

  嘉义县属:

  一、现丈芊蓁仑未垦荒埔二十八甲八分四厘七毫二丝。

  又丈大埔未垦荒埔二十五甲九分四厘八毫八丝。

  又丈十张犁未垦荒埔六十六甲三分五厘六毫。

  ——〔以上共现丈荒埔一百二十一甲一分五厘二毫〕。

  彰化县属;

  一、现丈永坪坑荒埔园成捕(?)并未垦荒埔共一百六十九甲八分一厘。

  又丈八娘坑抛荒埔并未垦荒埔共一百五十九甲三分二厘。

  又丈虎仔坑未垦荒埔二十三甲五分二毫。

  又丈内木栅未垦荒埔一百八十七甲四分九厘四丝。

  又丈万斗六末垦荒埔八十七甲二分六厘。

  又丈大姑婆未垦荒埔并抛荒埔一百七十六甲一分八厘五毫六丝。

  又丈枝标林未垦荒埔五十甲零六分二厘六毫二丝。

  又丈沙历巴来积积未垦荒埔三百二十甲零三分六厘。

  又丈水底寮未垦荒埔五百九十七甲七分四厘五毫七丝八忽。

  又〔丈〕东势角未垦荒埔一十三甲一分八厘四毫。

  又丈鸡油埔无碍可垦荒埔九十四甲五分二厘八毫。

  又丈罩兰埔无碍可垦荒埔三百一十六甲九分六厘七毫八丝。

  ——以上共现丈荒埔二千一百九十六甲六分八厘一毫四丝八忽。

  淡水〔厅〕属:

  一、现丈芎蕉湾无碍可垦荒埔七十三甲二分。

  又丈内湾未垦荒埔二十二甲三分六厘。

  又丈盐水港未垦荒埔七十四甲二分八厘。

  又丈武陵埔未垦荒埔四百一十二甲五分。

  又丈马陵埔未垦荒埔一百九十六甲五分。

  又丈四方林末垦荒埔六十一甲。

  又丈黄泥塘未垦荒埔三百零五甲七分。

  又丈淮仔埔未垦荒埔一百十五甲五分。

  又丈山坑仔未垦荒埔七十四甲八分四厘三毫二丝。

  又丈大姑崁未垦荒埔一百七十二甲五分。

  又丈尖山脚未垦荒埔三十七甲五分

  又丈三角涌未垦荒埔六十五甲八分

  又丈八莲港未垦荒埔二十甲零六分零八毫。

  又丈七堵未垦荒埔六十五甲二分二厘四毫。

  又丈田寮港未垦荒埔一十甲零六分

  又丈杨海埔未垦荒埔三百四十九甲七分三厘四毫四丝。

  ——以上共现丈荒埔一千八百九十二甲五分二厘二毫。

  通台现丈共计埔地五千六百九十一甲三分九厘七毫七丝八忽。

  分拨屯弁丁项下

  凤山县属:

  南路千总一员,分给上淡水社之南坪顶埔地一十甲。

  一、放■〈纟索〉社大屯把总一员,分给上淡水社之南坪顶埔地五甲。

  外委一员,分给上淡水之南坪顶埔地三甲。

  番丁四百名,内:

  放■〈纟索〉社屯丁三十九名,分给埔姜林埔地四十六甲(每名计一甲一分七厘九毫)。

  加藤社屯丁一百二十一名,分给埔姜林埔地一百四十二甲(每名计一甲一分八厘一毫八丝一忽)。

  力力社屯丁六十九名,分给埔姜林埔地八十三甲(每名计一甲二分二厘九毫)。

  下淡水社屯丁一百一十一名,分给埔姜林埔地五十五甲六分;又下淡水社南坪顶埔地七十七甲六分:共埔地一百三十三甲二分(每名计一甲二分)。

  上淡水社屯丁六十名,分给本社之南坪顶埔地七十一甲(每名计一甲一分八厘三毫一丝三忽)。

  一、搭楼社小屯外委一员,分给上淡水社之南坪顶埔地三甲。

  番丁三百名,内:

  搭楼社屯丁一百五十五名,分给下淡水社之南坪顶埔地一百九十五甲九分九厘六毫八丝(每名计一甲二分六厘四毫四丝九忽)。

  武洛社屯丁五十名,分给上淡水社之南坪顶埔地一十七甲八分;又南坪顶溪墘埔地四十三甲二分一厘一毫一丝:共埔地六十一甲零一厘一毫一丝(每名计一甲二分二厘一毫二丝一忽)。

  阿猴社屯丁七十一名,分给本社南崁林口埔地八十三甲八丝(每名计一甲一分八厘)。

  上淡水社屯丁二十四名,分给本社之南坪顶埔地二十八甲五分(每名计一甲一分七厘五毫)。

  台湾县属:

  一、新港社小屯外委一员,分给凤属大北坪埔地三甲。

  番丁三百名,内:

  新港社屯丁二百零一名,分给凤属大北坪埔地二百四十四甲七分七厘六毫八丝;又南崁林口埔地九十四甲:〔共埔地三百三十八甲七分七厘六毫八丝〕(每名计一甲六分八厘五毫一丝五忽)。

  卓猴社屯丁六十八名,分给凤属上淡水社之南坪顶埔地一百一十一甲四分五厘二毫(每名计一甲六分三厘九毫)。

  大杰巅社屯丁三十一名,分给凤属南崁林口埔地五十二甲(每名计一甲六分七厘七毫四丝一忽)

  嘉义县属:

  一、萧垄社小屯外委一员,分给彰属永坪坑埔地三甲。

  番丁三百名,内:

  萧垄社屯丁四十一名、

  麻豆社屯丁五十名、

  萧里社屯丁二十名:

  以上三社共一百一十一名,分给彰属永坪坑埔地一百六十六甲八分二厘(每名计一甲五分零五毫八丝)。

  湾里社屯丁四十六名,分给彰属八娘坑埔地六十九甲五分零二毫八丝(每名计一甲五分零六毫九丝二忽)。

  大武垄头社屯丁一十六名、

  茄投社屯丁二十名、

  芒仔芒社屯丁三十名、

  大武垄派社屯丁二十名。

  以上四社共八十六名,分给彰属大姑婆埔地一百二十九甲一分八厘五毫六丝(每名计一甲五分零二毫一丝五忽)。

  嘉义社屯丁二十名、

  哆啰咯社屯丁二十名:

  以上二社共四十名,分给彰属沙历巴来积积埔地六十甲(每名计一甲五分)。内优社屯丁一十名,分给十张犁埔地一十甲一分五厘六毫(每名计一甲五分六厘)。

  阿里山社屯丁七名,分给本社大埔埔地八甲一分二厘八毫八丝(每名计一甲一分六厘一毫二丝五忽)。

  一、柴里社小屯外委一员,分给彰属内木栅埔地三甲。

  番丁三百名,内:

  柴里社屯丁三十八名,分给彰属内木栅埔地五十三甲四分九厘八毫四丝(每名计一甲四分零七毫八丝)。

  阿里山社屯丁四十名,分给本社大埔埔地一十七甲八分二厘;又芊蓁仑埔地二十八甲八分四厘七毫二丝:共埔地四十六甲六分六厘七毫二丝(每名计一甲六分六厘六毫八丝)。

  水沙连社屯丁九十名,分给八娘坑埔地九十甲(每名计一甲)。

  打猫社屯丁一十五名、

  他里雾社屯丁二十五名:

  以上二社共三十五名,分给彰属沙历巴来积积埔地四十九甲零三厘三毫六丝(每名计一甲四分零九毫四丝)。

  西螺社屯丁五十六名、

  猫儿干社屯丁二十九名、

  南〔投〕社屯丁一十二名:

  以上三社共九十七名,分给彰属水底寮埔地一百三十一甲七分四厘五毫六丝八忽(每名计一甲三分五厘八毫二丝)。

  彰化县属:

  一、东螺大屯把总一员,分给沙历巴来积积埔地五甲。

  外委一员,分给沙历巴来积积埔地三甲。

  番丁四百名,内:

  东螺社屯丁一百五十二名、

  马芝遴社屯丁二十三名、

  二林社屯丁二十八名:

  以上三社共三百零三名,分给沙历巴来积积埔地三百零三甲(每名计一甲)。

  眉里社屯丁五十名,分给枝标林埔地五十甲零六分二厘六毫二丝(每名计一甲零二毫五丝二忽)。

  大武郡社屯丁二十八名、

  半线社屯丁一十三名:

  以上二社共四十一名,分给万斗六埔地四十二甲二分六厘(每名计一甲零三厘)。

  大突社屯丁七十六名、

  阿束社屯丁三十名:

  以上二社共一百零六名,分给水底寮埔地一百零六甲(每名计一甲)。

  一、北投社小屯外委一员,分给内木栅埔地三甲。

  番丁三百名,内:

  北投社屯丁一百二十八名,分给本社内木栅埔地一百二十八甲(每名计一甲)。

  南投社屯丁二十三名,分给本社虎仔坑埔地二十三甲五分二厘(每名计一甲零二分二厘五毫九丝)。

  猫罗社屯丁四十五名,分给本社万斗六埔地四十五甲(每名计一甲)。

  柴坑社屯丁三十三名、

  大肚北社屯丁三十一名、

  大肚南社屯丁三十一名、

  猫雾拺西社屯丁一十名:

  以上四社共一百零五名,分给水底寮埔地一百零四甲(每名计一甲)。

  一、阿里史社小屯外委一员,分给水底寮埔地三甲。

  番丁三百名,内:

  阿里史社屯丁一百一十九名、

  迁善北社屯丁一十四名、

  水里社屯丁二十六名、

  迁善南社屯丁三十名、

  感恩社屯丁一十四名、

  乌牛栏〔社〕屯丁三十二名:

  以上六社共二百五十三名,分给水底〔寮〕埔地二百五十三甲(每名计一甲)。

  大肚中社屯丁四十七名,分给本社大姑婆埔地四十七甲(每名计一甲)。

  淡水县属:

  北路千总一员,分给彰属罩栏埔埔地一十甲。

  一、麻薯旧社大屯把总一员,分给彰属罩栏埔〔埔〕地五甲。

  外委一员,分给彰属罩栏埔〔埔〕地三甲。

  番丁四百名,内:

  麻薯旧社屯丁三十八名、

  岸里社屯丁一百一十二名、

  翁仔社屯丁二十五名、

  葫芦墩〔社〕屯丁二十五名、

  峙仔脚社屯丁二十名、

  西势尾社屯丁二十三名、

  朴仔篱社屯丁一百四十四名、

  猫里兰社屯丁一十二名:

  以上八社共四百名,分给彰属罩栏埔〔埔〕地二百九十四甲九分九厘,又鸡油埔埔地九十四甲五分二厘八毫,又东势角埔地一十三甲一分八厘四毫:共埔地四百零九甲九分七厘二毫(每名计一甲零一厘六毫六丝六忽)。

  一、日北社小屯外委一员,分给马陵埔埔地三甲。

  番丁三百名;内:

  日北社屯丁七十名,分给马陵埔埔地一百一十八甲(每名计一甲六分八厘五毫七丝)。

  日南社屯丁七十四名,分给马陵埔埔地七十五甲五分,又黄泥塘埔地四十三甲六分:〔共埔地一百一十九甲一分〕(每名计一甲六分零九厘五毫九丝四忽)。

  大甲东社屯丁七十二名,分给四方林埔地六十一甲四分四厘,又黄泥塘埔地六十六甲八分:〔共埔地一百二十八甲二分四厘〕(每名计一甲六分七厘)。

  大甲西社屯丁四十各,分给黄泥塘埔地六十六甲(每名计一甲六分七厘)。

  双寮社屯丁四十四名;分给黄泥塘埔地二十九甲五分,〔又〕淮仔埔埔地四十四甲:〔共埔地七十三甲五分〕(每名计一甲六分七厘零四丝五忽)。

  一、竹堑社大屯把总一员,分给武陵埔埔地五甲。

  外委一员,分给武陵埔埔地三甲。

  番丁四百名,内:

  竹堑社屯丁九十五名,〔分给〕武陵埔埔地一百五十四甲零一分(每名计一甲五分八厘)。

  房里社屯丁四十四名、

  宛里社屯丁一十二名、

  吞霄社屯丁二十五名、

  猫盂社屯丁八名:

  以上四社共八十九名,分给武陵埔埔地一百五十甲(每名计一甲六分八厘三丝九忽)。

  后垄社屯丁三十九名,分给芎蕉湾埔地四十五甲(每名计一甲一分五厘四毫)。

  新港社屯丁五十二名,分给芎蕉湾埔地二十八甲二分,又内湾埔埔地二十二甲三分六厘,又三湾埔埔地八甲八分三厘二毫:〔共埔地五十九甲三分九厘二毫〕(每名计一甲一分四厘二毫一丝五忽)。

  猫阁社屯丁三十名、

  中港社屯丁三十三名:

  以上二社共六十三名,分给盐水港埔地七十甲零四分二厘八毫(每名计一甲一分一厘七毫八丝)。

  双寮社屯丁四十二名:

  霄里社屯丁二十名:

  以上二社共六十二名,分给武陵埔地一百零四甲四分(每名计一甲六分八厘三毫八丝六忽)。

  一、武朥湾社小屯外委一员,分给三角涌埔地三甲。

  番丁三百名,内:

  武朥湾社屯丁三十二名、

  摆接社屯丁一十三名、

  里族社屯丁一十四名、

  雷里社屯丁二十四名、

  猫里社屯丁一十四名、

  嗒嗒攸社屯丁一十六名、

  蜂仔社屯丁二十名、

  圭泵社屯丁一十五名、

  八里坌社屯丁五名、

  圭北社屯丁一十一名:

  以上十社共一百六十四名,分给山坑仔埔地七十四甲八分四厘三毫二丝,又淮仔埔埔地七十一甲五分:又尖山脚埔地三十七甲五分;共埔地一百八十三甲八分四厘三毫二丝(每名计一甲一分九厘三毫七丝八忽)。

  北投社屯丁八名、

  毛沙翁社屯丁四名、

  大鸡笼社屯丁一十四名、

  金包里社屯丁一十八名、

  三貂社屯丁二十一名、

  小鸡笼社屯丁一十名:

  以上六社共九十三名,分给八连港埔地二十甲零六分零四毫,又七堵埔地六十五甲零二分二厘四毫,又田寮港埔地一十甲零六厘:〔共埔地九十五甲八分八厘八毫〕(每名计一甲零三厘一毫零九忽)。

  龟仑社屯丁一十四名、

  南崁社屯丁一十二名、

  坑仔社屯丁二十六名:

  以上三社共五十三名,分给三角涌埔地五十七甲五分八厘(每名计一甲零八厘六毫四丝一忽)。

  ——以上应给埔地五千零六十九甲一分三厘零九忽八微。

  存俟垦成充公项下

  一、凤山县属荖藤林埔地九十甲零八厘。

  又头社山脚埔地七十二甲。

  一、淡水厅属杨海埔埔地四十九甲七分三厘四毫四丝。

  又九芎林埔地三十五甲零五厘二毫四丝。

  又大嵙崁埔地一百七十二甲五分。

  ——以上共存埔地六百二十一甲七分六厘六毫八丝,交佃首黄燕礼、姜胜智、土尚、夏阿生等督佃开垦成熟,按等科租,以充屯务公用;业经详明在案。通台分给并存俟垦〔成〕共埔地五千六百九十一甲三分九厘七毫八丝八忽。理合登明。

  五、通台屯番粮饷支给存留数目清册

  为遵旨定议具奏事。遵将勘办通台屯番粮饷支给存留数目备造清册,呈送察核施行。

  今开:

  台湾府属淡水厅、台、嘉、凤、彰四县:

  实征项下

  一、全年共实征屯租粟四万一千二百六十一石四斗六升六合四勺二抄。议请每石折征佛银一元,折收佛银四万一千二百六十一元四角六辨六尖四厘三毫零六忽。又收九芎林口租粟折佛银八十元:合共折征佛银四万一千三百四十一元四角六辨六尖四厘二毫。

  一、除隘丁口粮、佃首辛劳共租粟二千一百三十石折佛银二千一百三十元外,尚存佛银三万九千二百一十一元四角六辨六尖四厘二毫。

  支给项下

  〔千总二〕员,每员给番银一百元,全年共给佛银二百元。

  把总〔四贯,每员给番银八十元,全年共给佛银三百二十元〕。

  外委十二员,每员给番银六十元,全年共给佛银七百二十元。

  屯丁四千名,每名给番银八元,全年共给佛银三万二千元。

  ——以上共支给佛银三万三千二百四十元。

  ——实在存银五千九百七十一元四角六辨六尖四厘二毫,留为屯务公用。

  淡水厅属

  实征项下

  一、全年应纳屯租谷一万九千八百二十八石四斗零六合三勺八抄,折收佛银一万九八百二十八元四角零六尖三厘八毫。又收九芎林口租谷折征银八十元:以上共收佛银一万九千九百零八元四角零六尖三厘八毫。又收九芎林口租谷折征银八十元:以上共收佛银一万九千九百零八元四角零六尖三厘八毫。

  除分发项下

  芎蕉湾之鸡笼山脚隘丁三十名、铜锣圈隘丁二十五名、蛤仔市隘丁六十名:以上隘丁一百一十五名,每年给口粮〔谷〕三十石,向系庄民业佃四六公业。经议请于官收田面租内抽给,全年共应匀给口粮谷一千三百八十石,折佛银一千三百八十元。又九芎林隘丁十名,每名口粗谷三十石;向来亦系业佃匀出。令该处田园全数归屯,所有大小租息俱充屯饷,并无另有业佃可以匀出;所有口粮,亦经议请于屯租内官为照给。全年共应给口粮谷三百石,折银三百元。

  一、佃首刘维纲经理芎蕉湾、中心埔、铜锣圈三处租务,年给辛劳谷六十石,折银六十元

  一、佃首刘硕彦经理蛤仔市租务,年给辛劳谷六十石,折银六十元。

  一、佃首黄燕礼经理杨梅埔租务,年给辛劳谷六十石,折银六十元。

  一、佃首姜智胜经理九芎林租务,年给辛劳谷六十石,折银六十元。

  查官收租谷,现在议设五佃首经收,以专责成。

  除系业户充当及通、土毋庸议给外,其选充之佃首,应照民收佃租之例每名给辛劳谷六十石,以资办公。理合声明。

  以上隘丁口粮、佃首辛劳共谷一千九百二十石折银一千九百二十元外,尚存佛银一万七千九百八十八元四角零六尖三厘八毫。

  支给项下

  一、北路千总一员,年给番银一百元。

  一、麻薯、日北、〔竹〕堑、武朥湾大小四屯把总二员,每员年给番银八十元:共银一百六十元。外委四员,每员年给番银六十元:共银二百四十元。屯丁一千四百名,每名年给番银八元:共银一万一千二百元。

  一、拨协济凤山县佛银三千二百元。

  一、拨协济台湾县佛银一千二百元。

  以上支给连协济共佛银一万六千一百元外,尚实存佛银一千八百八十元四角零六尖三厘八毫,留为屯务公用。理合登明。

  台湾县属

  实征项下

  一、全年应纳征屯租谷一千七百八十一石零七合八勺三抄,折收银一千七百八十一元零七尖八厘三毫。

  又收淡水厅协济佛银一千二百元,逐年春、秋两季备文赴厅请领,所需脚费,按照程途于余租内报明支销。

  以上共收佛银二千九百八十一元零七尖八厘三毫。

  支给项下

  一、新港小屯外委一员,年给番银六十元。

  屯丁三百名,每名年给番银八元,共银二千四百元。

  以上支给番银二千四百六十元外,尚实存番银五百二十一元零七尖八厘三毫,留为屯务公用。理合登明。

  凤山县属

  实征项下

  一、全年应征屯租谷三千二百六十九石九斗六升三合三勺二抄,折银三千二百六十九元九角六辨三尖三厘二毫。

  又收淡水厅协济佛银三千二百元,遂〔年〕春、秋二季备文赴厅请领,所需脚费,按照程途,仍于余租内报明支销。

  以上共收佛银六千四百六十九元九角六辨三尖三厘二毫。

  支给项下

  一、南路千总一员,年给番银一百元。

  一、放■〈纟索〉社、搭楼社大小二屯,把总一员,年给番银八十元。外委二员,每员年给番银六十元:共银一百二十元。屯丁七百名,每名年给番银八元:共银五千六百元。

  以上共支给番银五千九百元外,尚实存佛银五百六十元九角六辨三尖三厘二毫,留为屯务公用。理合登明。

  嘉义县属

  实征项下

  一、全年应征屯租谷五千零二十七石八斗一升三合七勺,折征银五千零二十七元八角一辨三尖七厘。

  又收彰化县协济佛银五百元,至春、秋二季备文移厅请领;所有应需脚费,准于余租内报明支销。

  以上共收佛银五千五百二十七元八角一辨三尖七厘。

  支给项下

  一、萧垄、柴里二小屯外委二员,每员年给番银六十元:共银一百二十元。〔屯丁六百名,每名年给番银八元:共银四千八百元〕。

  以上共支佛银四千九百二十元〔外〕,尚实存佛银六百零七元八角一辨三尖七厘,留为屯务公用。理合登明。

  彰化县属

  实征项下

  一、全年应征屯租谷一万一千三百五十四石二斗七升五合一勺八抄,折银一万一千三百五十四元二角七辨五尖一厘八毫。内除分拨项下——

  一、佃首何统妹经理东势角租务,年给辛劳谷六十石,折银六十元。

  一、佃首张标松经理沙历巴来积〔积〕、枝标林、车笼埔等处租务,年给辛劳谷六十石,折银六十元。

  一、佃首庄明升经理清水沟粗务,年给辛劳谷六十石,折银六十元。

  一、佃首林廷瑄经理大姑婆租务,年给辛劳谷六十石,折银六十元。

  以上共分给辛劳谷二百十一名,折银二百一十元,尚实存佛银一万一千一百四十四元二角七辨五尖一厘八毫。

  支给项下

  一、□□、北投、阿里史大小三屯外委三员,每员年给番银六十元:共银一百八十元。屯丁一千名,每名年给番银八元:共银八千元。

  一、拨协济嘉义县佛银五百元。

  以上共支给佛银八千七百六十元外,尚实存佛银二千三百八十四元二角七辨五尖一厘八毫,留为屯务公用。理合登明。

  其所属征收、支给各款项下,各厅县俱有绘图造册存案。须至册者。

  ——以上录自抄本「通台奏遵案件册」。

  六、署淡水同知范学恒晓谕督收变抵完公示

  署台湾北路淡水总捕分府范,为晓谕督收变抵完公事。

  据北港北投社众屯丁添宝、添春、新法等禀称:窃宝等充当屯丁,蒙宪派拨把守三湾地方,莫敢偷闲;年仅得社中口粮,以资口食。向由社众番佥举妥番一名充当通事管收佃租,上缴兵米、番丁公项,下给众番口粮。讵通事潘连桂与其子近来与汉棍詹生平较谋噬番,胆将口粮租谷侵吞分肥。无奈,赴理番宪呈请示革究追;蒙准着即再行举充等因。宝等正在遴选妥番接充,适早稻登场,犹恐佃租复被抢收花销,不蒙示谕饬拨书督收、不准众番口粮被吞花销,恐将来公项从何完缴。合亟佥叩恩准示谕督收,俾国课有赖,众番不致枵腹等情。

  据此,除批示谕饬经书前往督收并饬差押纳外,合行出示晓谕。为此,示仰北港北投社通事潘连桂管下耕佃人等知悉:尔等各佃应纳该社通事本年分组谷,务须照数运赴督收公所完纳,掣串执凭;毋得仍向该通事潘连桂私相短折交收,致干究追着赔。其各凛遵毋违!特示。

  道光二十一年六月初四日给。 

台案汇录壬集卷二

  八、上谕奖励开山出力员弁(光绪元年正月)

  九、吏部咨送覆奏「请将福建巡抚移扎台湾以专责成」一折会议缘由折(光绪元年三月)

  —○、福建巡抚王凯泰奏巡抚移扎台湾拟请先驰赴台履勘会同妥筹覆陈折(光绪元年四月)

  一一、福建巡抚王凯泰奏整顿台地营伍士习民风折(光绪元年)

  一二、军机大臣弈欣等议奏台北拟建一府三县折(光绪元年)

  一三、上谕准添设台北府移扎南北路同知及改营制学政等事(光绪元年十二月)

  一四、福建巡抚丁日昌奏台湾北路旧勇未甚得刀拟咨请提臣前赴分别汰留折(光绪二年)

  一五、军机大臣等议奏台湾移扎南北路同知及台湾考试请归巡抚主政片(光绪二年)

  一六、璞石阁南北道里大略(光绪二年)

  八、上谕奖励开山出力员弁

  光绪元年正月初十日,奉上谕:『沈〔葆桢〕等奏「请〔将〕开山出力员弁奖励」一折,福建台湾府番地经沈〔葆桢〕等督率文武员弁次第开辟,渐着成效。在事各员,均属着有微劳;自应量予奖励。福建陆路提督罗〔大春〕着开复革职留任处分,交部从优议叙。署台防同知袁闻柝,着俟补缺后,仍留福建以知府尽先补用,先换顶戴。浙江温州右营游击王开俊,着以参将仍留闽浙尽先补用,并赏加副将衔。县丞周有基,以知县留于福建尽先补用。署彰化县知县朱干隆,着俟补缺后,以同知、直隶州知洲留于福建尽先补用。〔副将唐守赞,着〕俟补缺后,以总兵尽先升用。降补总兵曾元福,着开复原官,并免〔缴捐后银两。其余〕出力各员弁,准其择尤保奖,毋许冒滥。另片奏请「提督唐定奎统领……,纪律严明,恳请奖叙」等语。唐定奎着赏穿黄马褂,以示优异』。

  九、吏部咨送覆奏「请将福建巡抚移扎台湾以专责成」一折会议缘由折

  吏部咨:为知照事。

  文选司案呈「所有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沈〔葆桢〕等奏请福建巡抚移扎台湾地方遵旨会奏缘由」一折,于三月初九日覆奏;奉旨:『依议。钦此』。相应抄录原奏知照可也。计粘连原奏一纸。内开:

  『同治十三年十二月十一日,军机大臣奉上谕:「沈〔葆桢〕等奏「请将福建巡抚移扎台湾以专责成」一折,着该衙门议奏。钦此」。钦遵抄出到部。臣等查该大臣所奏「台湾善后事宜同于创始,所有开荒地、抚番众、设官吏、变风俗,非十数年不为功;而筹办防务整顿吏治、营政,尤非有大员以统辖之不可」。自应如所请将福建巡抚移扎台湾地方,以资镇摄而规久远。惟巡抚有整饬全省地方之责,台湾孤悬海外,巡抚移扎后,于内地全省地方应如何兼顾之处?应由该督、抚会同该大臣等筹划周密,妥议具奏。遇有海防交涉事件,总理衙门查:台湾各海口防务并中外交涉事件,向由福州将军、闽浙总督、福建巡抚会同办理;本年复经钦奉谕旨,派沈葆桢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现据沈葆桢奏请将福建巡抚移扎台湾,既经吏部议准;所有台湾各海口防务并中外交涉事件及办理一切事宜,自应均归巡抚管理。应由该大臣会同福州将军、闽浙总督、福建巡抚悉心筹划,妥议章程具奏。定壤则、招垦户等事,户部查:台湾民人侵占番地,向有例禁;今据该大臣奏称番地开荒事关创始,请移扎巡抚以专责成,已经吏部议准移扎,并据该大臣会同该督、抚、将军另折奏称「台地后山急须耕垦,请开旧禁以杜讹索」,已蒙允准开除例禁。是台地后山自应设法开垦,以尽地利。惟查定例「各省报垦田地,水田六年升科、旱田十年升科」等语;今据该大臣原奏内所称「既有已开、未开之分,又有民开、番开之别」,自应如该大臣所奏悉心裁酌,以广招徕。应令该督、抚、大臣随地随时广为招垦,将所垦田地顷亩分起专案造册报部。其认租升科章程,亦令随案声明,由户部再行逐案核办。易冠服、设番学、设官后应给印信,礼部查:福建台湾生番就抚,自应如该大臣所请易冠服、设番学,以资化导;其番学建设何地及建学事宜,俟该大臣、督、抚等定议后,由臣部核办。至设官应给印信,查定例:「官员印信,文职由吏部、武职由兵部撰拟字样,送部铸造」。今福建台湾应设官员,自宜给予印信;统俟该大臣、督、抚等将设立官职议定后,由各部衙门撰拟字样,送部再行铸造。统属文武及屯兵卫、设邮驿并水陆各营制,兵部查:该大臣原奏内称台地善后,事当渐图;番境开荒,事关创始:请移扎巡抚以专责成。至屯兵卫、设邮驿,新建郡邑骤立营堡,无地不需人才,将领可以随时札调。宜仿江苏巡抚分驻苏州之例移福建巡抚驻台,既经吏部议准,所有该省原设抚标各营及台地各营将备员弁如何布置?是否仍由总督节制、抑径归巡抚节制之处?应令该督、抚、大臣妥议具奏。其设邮驿应需一切车马船只人夫数目、日支工料银两细数及设站地各里数,应令该督、抚、大臣等一并妥议具奏,并造具分晰清册咨报臣部核办。至抽取兵丁,亦应俟拟定营制后设马步守各兵若干名?由何营裁改移拨?应令该督、抚等分晰奏明,再分辨理。禁仇杀及开荒设官后命、盗案件,刑部查:例载「福建等省纠众互殴之案,除寻常共殴、谋殴虽人数众多,并非械斗,及台湾械斗之案仍各照旧例办理外,如审系预先敛费、约期械斗仇杀纠众至一二十人以上致毙彼造四命以上者,主谋械斗之首犯拟绞立决;三十人以上致毙彼造四命以上者或不及三十人而致毙彼造十命以上者,首犯拟斩立决;四十人以上致毙彼造十命以上或不及四十人而致毙彼造二十命以上者,首犯拟斩立决枭示。如所纠人数虽多致毙彼造一命者,首犯发极边足四千里充军;二命者,发云、贵、两广极边烟瘴充军;三命者,发遣新疆给官兵为奴。若致毙彼造一家二、三命至谋纠斗之首犯例应分别问拟斩、绞立决者,各从其重者论。其随从下手伤重致死应行拟抵,均各依本律例拟抵;伤人及未伤人者,亦各按本律例分别治罪。至彼造仓猝邀人抵御并非有心械斗者,仍照共殴本例科罪。地方官不将主谋首犯审出究办及有心回护将械斗之案分案办理,该督、抚严参,照官司出入人罪例议处治罪」等语。兹据该大臣请将福建巡抚移扎台湾地方系为专责成起见,惟查从前台湾械斗案件曾于乾隆五十三年「筹办台湾善后事宜」折内奏准,将纠众十人以上致死一、二命之首犯照原例斩决,声明俟两年后咸知畏法,照旧办理。迨道光二年福建省「请将械斗案件从严惩办」折内,台湾仍循旧例办理。推原例意,系因界连番境,不与内地同科。今台湾既改设巡抚镇摄,一切规模均与内地无异。所有台湾械斗仇杀之案,自应即照福建省专例严办。其开荒设官后命、盗案件,应由该抚查照律例分别科断,以昭画一。巡抚移扎建造衙署及开荒设官后建城郭、置廨署,工部查:福建巡抚移扎台湾地方既经吏部议准,所有应建衙署,自应赶紧筹建,以符体制。应令该大臣会同该督、抚相度地势,慎简贤员妥为估造;工竣,照例造册送部核销。其开荒设官后建置城郭、廨署等工,一俟定有成规,即行项目分别报部核办。其余一切未尽事宜,统应由该督、抚酌看地方情形,据实奏明办理。谨将臣等会议缘由,缮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遵行。再,此折系吏部主稿。合并声明。谨奏』等因,到院。准此。

  —○、福建巡抚王凯泰奏巡抚移扎台湾拟请先驰赴台履勘会同妥筹覆陈折

  福建巡抚部院王奏:为巡抚移扎台湾奉准部议,拟请先驰赴台履勘情形会同妥筹恭折覆陈,仰祈圣鉴事。

  光绪元年四月初六日,准吏部咨:『「会奏福建巡抚移扎台湾」一折,奉旨:「依议。钦此」』。恭录咨行到闽。

  臣查原奏内称:『台湾善后事宜,筹办防务、整顿吏治营政,应请将巡抚移扎,以资镇摄而规久远;惟巡抚有整饬全省地方之责,巡抚移扎后,内地全省地方如何兼顾?应令筹划周密,妥议具奏』。伏念台湾与内地遥隔,非特兼顾难周;即现应筹事宜,与沈〔葆桢〕往返函商,亦未免有需时日。且事非亲历,悬揣臆度,终恐无当。臣拟先行驰赴台湾履堪情形,以资妥议。

  自古创始之难,利病得失,动关久远;巡抚移扎海外,诚如部臣原奏有必须筹划周密者。窃维国家定制:总督主兵、巡抚主地方事务。是以河南、山东等省,无总督兼辖,巡抚即兼提督衔以凭节制镇将;直隶、四川等省无巡抚驻扎,总督兼管巡抚事以凭统治官民。各省藩、臬两司应办事件,皆系巡抚专政。江南赋役繁重,分设藩司,而臬司必随巡抚驻扎苏州。福建幅员袤长二千余里,台湾一府孤悬海外,万无藩、臬两司随同移扎之理;而全省道、府、州、县署补各缺及钱粮刑案,例由巡抚主稿题奏。巡抚移台,事事关白,旷日持久,势既有所难行;若竟不与闻,则巡抚并无统属之责,一切征调又将膜视。沈〔葆桢〕原奏称彼此相依情形,正恐有难恃者。现在开辟番境,崇山峻岭,人民稀少;闻官兵至则皆逃匿,兵过复出。其番地屯聚抵拒之处,不能尽用兵力搜剿;野性凶横,又非法度、教令所能骤化。是经略番地,非经经营十数年不为功。迨后垦辟土田、开挖煤矿,经费一出之官,而利不能不分给之百姓。台民五方杂处,强狠嗜利,是其本性;约束整齐,尤须经画。其收获地利,成效亦必须十余年之后。沈〔葆桢〕经办伊始,狮头一社,竭淮军全力而后得手;后山秀姑峦、茅埔等处,正在设法疏通。就抚二端,难以预计。是今日台事尚属创办,未可据言善后。应俟臣体察实在情形,再行会同祥议具奏;商之将军臣文〔煜〕、督臣李〔鹤年〕,意见相同。理合专折覆奏,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

  再,臣拜擢后,克日渡台。合并陈明。谨奏。

  一一、福建巡抚王凯泰奏整顿台地营伍士习民风折

  抚宪王奏:为整顿台地营伍、士习、民风,恭折仰祈圣鉴事。

  窃台地后山开辟荒芜,当经会奏在案。伏查台湾孤悬海外,由北而南千有余里,中间高峰积雪,历春夏而未销,出入呼为雾山是也。山前自入版图,久为官吏所治,而风气究与内地迥别;山后则崎岖险阻,番社纵横,生番出没无常,即今分路开辟者也。惟山后建置尚早,必应先从山前整理。臣管见所及,谨缕陈之:

  台湾日久积习,武员之权较重于文员,文武往往不协;则整饬营伍,宜为先务。台营戍卒,向由内地凑集而来;心志既属不齐,差操又多不力。所有种种积弊,曾与沈〔葆桢〕等据实陈奏;应俟会议覆准,再行分别办理。臣一面先禁营兵之聚赌并城卒渔利者,督饬各营认真训练;将营务废弛之员弁随时会同督臣参办,以昭炯戒。而吏治尤不可不肃也。知府系方面之任,厅、县皆亲民之官,得其人则治具毕张,非其人则治功中辍。论台湾之吏治,近已较胜于前而仍未尽善者,如差役之横恣也、书吏之疲玩也。有内山之薮奸案犯未能悉获,则讼狱因之日滋矣。凡仓库之旧款卷宗或有未全,则交代遂多积压矣。臣批檄交催,严限速办。倘再不知振作,奏参;其实在为守兼优者,并拟恳恩破格奖叙。赏一人而知所劝,罚一人而知所惩,庶海外渐臻上理矣。台湾士子但知贵重科名,而不知讲求根本;则士习不可以不正。夫今日之纯儒,即他日之循吏;故□用所□致用,而器识先于文艺。台郡僻处海隅,见闻已隘;况□庠序以容豪滑、刀笔以为饔飧者乎?臣进诸生而亲试之,仍谕以为学之道四端:曰立志、曰敦品、曰积善、曰用功,其大较也。有吸食鸦片者,并令教官设簿稽查,严为劝诫,俾湔锢习而励姱修。台湾四面汪洋,其土饶、俗悍;故民生其间,游惰而奢侈、僻处而斗狠:则转移民风尤亟亟也。臣创为俚歌,家喻户晓赌博之害人与鸦片之流毒,鹢陋习以敦俭朴、正锢婢以召祥和。词讼之多牵控也,则严禁罗织;城厢之多隙地也,则广劝树艺。时祀、清醮,奢费必戒;械斗、扎厝,重犯必惩:庶几积渐挽回,地方日有起色。

  以上四事,皆饬各属行之以实、持之〔以恒〕,以立山前之规模,权开后山之风气,期副圣主绥靖岩疆至意。是否有当?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谨奏。

  再,台湾府属案犯,除寻常遣、军、流、徒及命案拟徒者向准就台审办、不解内地外,其罪应斩、绞并由死罪减拟各犯,均仍解省勘转。现议福建巡抚冬、春驻台,此项斩绞人犯遇臣驻台之时,拟由台湾道就近勘转;毋庸照旧解省,以免往返之烦。臣于审明后,行知臬司核详请题。所有道员审限,即照臬司之例扣计。据台湾道拟详,批经臬司核明详请奏咨前来。除咨部外,臣谨附片陈明,伏乞圣鉴。谨奏。

  奏改营制一节,奉到部文一则;内云:『千总以下,即由巡抚考拔;守备以上,仍会同总督拣选题补。并准将台湾总兵撤去「挂印」字样,归巡抚节制;移扎安平,即将安平协副将裁撤。其镇标中营游击,随总兵驻安平。并将台湾水师中、右两营都司,改为镇标陆路左、右两营都司;原设镇标左营游击,改为抚标左营游击。随巡抚驻台抚标原设两营,仍将驻省;改左营为中营,以中军参将领之。其台湾水师左营游击,改为台湾北路协左营游击,归北路协副将管辖。所有台地改驻将备各缺,应均作台湾陆路题补之缺。其台湾水师游击各缺既改陆路,所有现任人员应归候补班次,遇有水师游击缺出,即行抵补所改之缺;即会同该督拣选请补。至称署、补各缺暂请勿拘成例等语,查台湾拣补将备,例有专条。该大臣等所请勿拘成例之处,未便漫无限制;仍令该督、抚等按照例章办理』等因。

  一二、军机大臣弈欣等议奏台北拟建一府三县折

  军机大臣和硕恭亲王臣奕欣等谨奏:为遵旨会议具奏事。

  准军机处交出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沈葆桢等奏「台北拟建府厅县暨请移驻南北路同知、换给关防」各折片,于光绪元年七月十四日军机大臣奉旨:『着军机大臣会同该部妥议具奏。片并发。钦此』。又,军机处交出沈葆桢等奏「酌改台北营制,统归巡抚节制,暨台属考试请归巡抚主政」各折片,于光绪元年七月二十八日军机大臣奉旨:『着军机大臣会同该部于会议建设台北府厅州县案内一并妥议具奏。片并发。钦此』。钦遵先后交出到部。除该大臣等奏「请移驻南北路同知换给关防」并「台属考试请归巡抚主政」二片,由臣部会同各部另行附片陈明外,查该大臣等所奏「台北移建府厅县治」一折,原奏内称:『台湾始不过海外荒岛耳,自康熙年间收入版图,乃设府治,领台湾、凤山、诸罗三县。诸罗即今之嘉义,以北未设官也;郡南、北各一百余里,控制绰乎有余。厥后北壤渐开,雍正元年拓彰化一县;并设淡水同知,主北路捕务,与彰化知县同城。盖明知非一县政令所能周,特以创建城池筹费维艰,姑权宜从事焉已耳。雍正九年,割大甲以北刑名、钱谷诸务归淡水同知,改治竹堑;自大甲溪起、至三貂岭下之远望坑止,计地三百四、五十里有奇。嘉庆十五年,复以远望坑迤北而东至苏澳止,计地一百三十里,设噶玛兰通判:则人事随天时地利为转移,致因陋就简而不可复得矣。然由噶玛兰上抵郡城,十三日始达;由淡水上抵郡城,亦七日始达:而政令皆统于台湾府。当淡水设厅之初,不特淡北三貂等处榛莽四塞,即淡南各社亦土旷人稀;今则村社毗连、荒芜日辟,「旧志」称东、西相距仅十有七里,今则或五六十里、或七八十里不等。兰厅建治以后,由三貂岭绕至远望坑,复增地数十里有奇。其土壤之日辟不同有如此者。台北海岸,前仅八里坌一口,来往社船不过数只;其余义港支河,仅堪渔捕。今则八里坌淤塞,新添各港口曰大安、曰后垄、曰香山、曰沪尾、曰鸡笼。而鸡笼、沪尾港门宏敞,舟楫尤多;年来夹板、轮船帆樯林立,洋楼、客栈阛阛喧嚣。其口岸之歧出不同有如此者。前者,台北幅■〈巾员〉虽属新垦之地,土著既少、流寓亦稀;百余年来休养生息,前年统计户口,噶玛兰外已四十二万有奇。其民人之生聚不同有如此者。台地所产,以煤炭、茶叶、樟脑为大宗,而皆出于淡北。比年荒山穷谷,栽种愈盛、开采愈繁;客民丛集,风气浮动,嗜好互殊。淡南大甲一带与彰化毗连,习尤犷悍。同知半年驻竹堑衙门、半年驻艋舺公所,相去百二十里;因奔驰而旷废,势所必然。况由竹堑而南至大甲尚百余里,艋舺而北至沪尾、鸡笼尚各数十里,命、盗等案屡见迭出;往往方急北辕,旋忧南顾,分身无术,枝节横生。公事之积压、巨案之讳饰,均所不免。督、抚知其缺之难,必择循吏、能吏以膺是选;而到任后往往贤声顿减,不副所望,则地为之也。其驾驭之难周又有如此者。淡、兰文风为全台之冠,乃岁、科童试,厅考时,淡属六、七百人,兰属四、五百人,而赴道考者不及三分之一;无非路途险远,寒士艰于资斧,裹足不前。而词讼一端,则四民皆受其害:刁健者词穷而逞捏控府,一奉准提,累月积年;被诬者纵昭雪有期,家已为之破。矫其弊者因噎废食,概不准提;则厅案为胥吏所把持,使无控诉,而械斗之衅萌孽乎其中。至徒、流以上罪名定谳后解郡勘转,需费繁多;淹滞岁月,赔累乏资,则消弭不得不巧。官苦之,民尤苦之。其政教之难齐又有如此者。所以前者台湾道夏献纶有改淡水同知为直隶州、改噶玛兰为知县、添一县为竹堑之请。去年以来,自噶玛兰之苏澳起,经提臣罗大春抚番开路,至新城二百里有奇、至秀姑峦又百里有奇;倘山前之布置尚未周详,则后山之经营何从藉手?故就今日台北之形势策之,非区三县而分治之,则无以专其责成;非设知府以统辖之,则无以挈其纲领。伏查艋舺当鸡笼、龟仑两大山之间,沃壤平原,两溪环抱,村落衢市蔚成大观。西至海口三十里,直达八里坌、沪尾两口;并有观音山、大屯山以为屏障,且与省城五虎门遥对:非特淡、兰扼要之区,实全台北门之管。拟于该处创建府治,名之曰台北府;自彰化以北即达后山,胥归控制:仍隶于台湾兵备道。其附府一县,南划中坜以上至头重溪为界,计五十里而遥:北划远望坑为界,计一百二十五里而近。东西相距五、六十里不等,方圆折算百里有余;拟名之曰淡水县。自头重溪以南至彰化界之大甲溪止,南北相距百五十里,其间之竹堑即淡水厅旧治也;拟裁淡水同知,改设一县,名之曰新竹县。自远望坑迤北而东,仍噶玛兰厅之旧治疆域,拟设一县,名之曰宜兰县。惟鸡笼一区以建县治则其地不足,而通商以后,竟成都会;且煤务方兴,来投之民四集。海防既重,讼事尤繁。该处向未设官,亦非佐杂微员所能镇压;若事事受成于艋舺,则尤官与民交困。应改噶玛兰通判为台北府分防通判,移驻鸡笼以治之。臣等为外防内治、因时制宜起见,是否有当?伏乞天恩饬部议覆,俾有遵循。其建设城署、清查田赋及教佐营汛应裁、应改、应增,容俟奉旨允准后,由台湾道议详核奏,期臻周密。至苏澳以至奇莱,现恃营堡为固;将来田亩开垦、商民辐辏,应否设官?容臣等随时察看情形,请旨定夺』等语。吏部查:台北地方既据该大臣等奏称:『就今日之形势策之,非区三县而分治之,则无以专其责或;非设知府以统辖之,则无以挈其纲领。伏查艋舺当鸡笼、龟仑两大山之间,沃壤平原,两溪环抱,村落衢市蔚成大观。西至海口三十里,直达八里岔、沪尾两口;并有观音山、大屯山以为屏障,且与省城五虎门遥对:非特淡、兰扼要之区,实全台北门之管。拟于该处创建府治,名之曰台北府;自彰化以北直达后山,胥归控制:仍隶于台湾兵备道。其附府一县,南划中坜以至头重溪为界、北划远望坑为界,拟名之曰淡水县。自头重溪以南至彰化县界之大甲溪止,其间之竹堑即淡水厅旧治也;拟裁淡水同知,改换一县,名之曰新竹县。自远望坑迤北而东,仍噶玛兰厅之旧治疆域,拟设一县,名之曰宜兰县。惟鸡笼一区以建县治则其地不足,而通商以后,竟成都会;且煤务方兴,来投之民四集。海防既重,讼事尤繁。该处向未设官,亦非佐杂微员所能镇压;若事事受成于艋舺,则又官与民交困。应请改噶玛兰通判为台北府分防通判,移驻鸡笼以治之』等语。准如所请,于台北艋舺地方添设知府一缺,名为台北府;自彰化以北直达后山,胥归控制:仍隶于台湾兵备道。其附府添设知县一缺,南划中坜以上至、头重溪为界、北划远望坑为界,名为淡水县。自头重溪以南至彰化界之大甲溪止,其间之竹堑原设淡水厅同知,拟即裁汰,改添新竹知县缺。自远望坑迤北而东,仍噶玛兰厅之旧治疆域,添设宜兰县知县;并改噶玛兰厅通判为台北府分防通判,移驻鸡笼地方。其应裁、应改、应增教佐各官,应由各大臣等察看地方形势,分别奏明办理。

  至建设衙署,工部查:福建台湾地方创建台北府、添设县治并移驻通判各官应建衙署工程,应令该大臣等相度地势,饬委妥员据实勘估兴修;工竣之日,即将用途工料银两照例造具分晰做法清册,送部核销。

  清查田赋,户部查:台北地方拟创建府县治、改设厅县既经吏部议准,其清查田赋一节,某厅、某县管辖某处地方,某厅、某县应征钱粮若干?应俟该大臣详查核议、奏报到日,再准户部查核办理。

  应裁、应改、应增营汛各员,兵部查:台北地方既经添设知府一缺、知县三缺,该处营汛应否增改、移拨之处?应俟该大臣等妥议奏明,再行核办。

  又,该大臣等所奏「酌改台北营制统归巡抚节制」一折,并准部咨议覆巡抚移扎台湾折内:『所有该省原设抚标各营及台地各营将备员弁如何布置?是否仍由总督节制抑经巡抚节制之处?应令该督、抚会同该大臣妥议具奏。除福建内地练兵事宜,另由臣鹤年等筹议会奏外,查台湾营伍废弛,经迭次奏陈;上年府城操练,两营毫无起色,并将营官林英茂等参革在案。府城如此,外汛可知。其积弊之尤所罕见,汛弁则干预词讼、勒索陋规,兵丁则巧避差操、雇名顶替。班兵皆由内地而来,本系各分气类;偶有睚眦之怨,立即聚众斗殴。且营将利弁兵之规费,弁兵恃营将为护符。兵民涉讼,文员移提,无不曲为庇匿。闻有文员移营会办案件,又必多方刁难需索;而匪徒早闻风远扬矣。种种积习,相沿日久,皆由远隔海外,文员事权较轻,将弁不复顾忌,非大加整顿不可。臣等体察情形,计无逾于裁汛并练者。盖分汛裁撤,则骄擅诈扰,不禁自除;并营操练,则汰弱补强,渐归有用。台地除澎湖两营外,尚有十五营;拟仿淮、楚军营制归并,以五百人为一营。将南、淡、嘉义三营调至府城,合府城三营、安平三营为一支,专顾台、凤、嘉三县;其北路协副将所辖中、右两营,合鹿港一营为一支,专顾彰化一带;艋舺、沪尾、噶玛兰为一支,专顾、淡、兰一带。均各认真训练,扼要驻扎;遇地方有事,接准札调移拨,立时拔队,不准延搁。其兵丁换班,固多疲弱;而就地招募,亦利弊参半:尚须详加察看。顾立法惟在得人,而事权尤宜归一。现既巡抚来台,营伍似应归统辖。千总以下,即由巡抚考拔;守备以上,仍会同总督拣选题补。台湾镇总兵,应撤去「挂印」字样,并归巡抚节制。如蒙俞允,伏恳敕部另行颁换该总兵官关防,以昭信守。值此整顿伊始,将弁之营私骫法者,固宜随时参办;如有才具出众、人地相需,亦应立予拔擢。署补各缺,暂请勿拘成例,俾收得人之效。台地延袤一千余里,处处滨海,皆可登岸;陆防之重,尤甚于水。而台城以安平为屏蔽;安平向设台协水师副将一员,所辖三营,中、右两营都司驻安平,左营游击驻鹿港。现拟均改为陆路,府城有巡抚董率、且有道员随同办事,总兵拟请移扎安平;即将安平协副将裁撤,以镇标中营游击随总兵驻安平。其台协水师中、右两营都司,改为镇标陆路两营都司;原设镇标左营游击改为抚标左营游击,随巡抚驻台。其巡抚原设两营,仍行驻省;改左营为中营,即以中军参将领之。原设台协水师左营游击改为台湾北路左营游击,归北路协副将管辖。守备以下弁兵缺额,均仍照旧。至巡洋艇船,万不及轮船之便利;应将闽厂现造轮船,分拨济用。台、澎各营,现仅存拖罾艇船八号;俟届修时,应请裁撤归厂变价,以简虚糜。改设各官关防,俟准部覆,另行题请颁换』等语。兵部查:福建巡抚改驻台湾所有酌改台地营制,该大臣等系为因时制宜起见,自应准如所奏:千总以下,即由巡抚考拔;守备以上,仍会同总督拣选题补。并准将台湾镇总兵撤去「挂印」字样,归巡抚节制,移扎安平;即将安平协副将裁撤,其镇标中营游击随总兵驻安平;并将台协水师中、右两营都司改为镇标陆路左、右两营都司,原设镇标左营游击改为抚标左营游击,随巡抚驻台;抚标原设两营仍行驻省,改左营为中营,以中军参将领之。其台湾水师左营游击改为台湾北路协左营陆路游击,归北路协副将管辖。所有台地改驻将备各缺,应均作为台湾陆路题补之缺。其台湾水师游、都各缺既改陆路,所有现任人员应归候补班;遇有水师游、都缺出,即行抵补。所改各缺,即令该抚会同该督拣选请补。至称署补各缺暂请勿拘成例等语,查台湾拣补将备员缺,例有专条。今该大臣等请勿拘成例之处,未便漫无限制。除应署之缺准令酌量委署外,其请补时仍令该督、抚等按照例章办理。至裁汛并练、台地兵丁换班、就地招募等事,亦应如所请,准其仿淮、楚军营制归并,以五百人为一营。将南、淡、嘉义三营调至府城,合府城三营、安平三营为一支,专顾台、凤、嘉三县;北路协副将所辖中、右两营,合鹿港一营为一支,专顾彰化一带;艋舺、沪尾、噶玛兰三营为一支,专顾淡、兰一带:认真训练,扼要驻扎,而重地方。并将驻扎所及成军日期,报部备查。其兵丁换班固多疲弱、就地招募亦利弊参半一节,应由该大臣等察看地方情形,详细妥筹办理;总期兵归实用,以资整顿。

  至台、澎各营现仅存拖罾艇船八号俟届修时应裁撤归厂变价以节虚糜,工部查:台、澎各营现存拖罾艇船八号俟届修时裁撤归厂变价,应如所请,俟前船届修时据实估变,报部查核。户部查:既据该大臣查明现存拖罾艇船八号俟届修时裁撤归厂变价等语,应俟将来工部核准后,即将此项变价银两数目造入奏册报部候拨,以充经费。

  另行颁换总兵官关防以昭信守并改各官关防俟准部覆另行题请颁换,礼部查:定例,「武职印信、关防,由兵部议准撰拟字样到部,付铸印局铸造」等语。今该大臣等请将台湾镇总兵撤去「挂印」字样既经兵部议准,自应如该大臣等所奏,另行颁换该总兵官关防,以昭信守;恭候命下由兵部撰拟镇守总兵官关防字样送部,臣部即行铸造颁发。

  其原颁「挂印」总兵官印,应俟新换关防到日,由该督、抚照例送部缴销。至改设将备以下各官,亦经兵部议准,应如该大臣等所奏,由福建巡抚另行题请到部,再行领换。

  再,吏部查:该大臣等奏请添设、改设府厅县各缺均为何项之缺及一切未尽事宜,应由该大臣等具奏到日,再行核办。自苏澳以至奇莱,将来应否设官之处?应令该大臣等随时察看情形,奏明办理。

  谨将臣等遵旨会议缘由,缮折具奏;伏乞皇上圣鉴,训示遵行。再,此折由吏部主稿。合并陈明。谨奏。

  一三、上谕准添设台北府移扎南北路同知及改营制学政等事

  光绪元年十二月二十日,奉上谕:『前据沈〔葆桢〕等先后具奏「台北拟建府厅县治、请移扎南北路同知、酌改台地营制、台属考试归巡抚主政」各折片,当派军机大臣会同该部妥议具奏。兹据奏称:「沈〔葆桢〕等所奏各节,系为因时制宜起见,自应准如所请』等语;着照军机大臣等所议,准于福建台北艋舺地方添设知府一缺,名为台北府,仍隶于台湾兵备道;附府添设知县一员,名为淡水县。其竹堑地方原设淡水厅同知,即行裁汰,改设新竹县知县一缺。并于噶玛兰旧制,添设宜兰县知县一缺;即改噶玛兰通判为台北府分防通判,移扎鸡笼地方。福建巡抚现在既有驻台之日,其台地营制,并着照所议:该处千总以下,由巡抚考拔;守备以上,仍会同总督拣选题补。台湾镇总兵撤去「挂印」字样,归巡抚节制;即将安平协副将裁撤。至所请移扎南北路同知并归巡抚考试等语,台湾南路同知,即着移扎卑南;北路同知改为中路,移扎水沙连:各加「抚民」字样。台湾学政事宜,着归巡抚办理。余依议。该部知道。片并发。钦此』

  拟于艋舺创建府治,名之曰台北府;自彰化以北直达后山,尽归控制,仍隶于台澎兵备道。其附府一县,南到中坜以上至头重溪为界,计五十里而遥;北划远望坑为界,计有一百二十五里而近。东西相距五、六十里不等,方圆折算百里有余;拟名之曰淡水县。自头重溪以南至彰化界之大甲溪止,南北相距百五十里,其间之竹堑即淡水厅旧治也;拟裁淡水同知,改设一县,名之曰新竹县。自远望坑迤北而东,仍噶玛兰厅之旧治疆域,拟设一县,名之曰宜兰县。惟鸡笼一区,以建县治,则其地不足。而通商以后,竟成都会;且煤务方兴,末艺之民四集。海防既重,讼事尤繁。该处向未设官,亦非佐杂微员所能镇压;若事事受成于艋舺,则又官与民交困。应请改噶玛兰通判为台北府分防通判,移驻鸡笼以治之。又南路琅■〈王乔〉建设一县,名之曰恒春县;先行刊刻木印,已委官署理矣。

  一四、福建巡抚丁日昌奏台湾北路旧勇未甚得刀拟咨请提臣前赴分别汰留折

  奏为台湾北路旧勇未甚得力,拟咨请提臣前赴分别汰留;恭折陈明,仰祈圣鉴事。

  窃照台湾北路开山抚番事宜,先由提督罗大春统领所部勇丁前赴办理;该勇本属杂凑,迨罗大春告病开缺,改派总兵宋桂芳接统;现宋桂芳又经病殁,探闻近来营规更不整肃、勇丁更多旷缺。经臣日昌两次手函,谆嘱台湾道夏献纶认真密查。顷据该道禀称:据福靖新右营帮办参将陈世永、哨官王盛春禀,该营官参将黄得桂一营共有三百八十一名;计短数一百二十三名,殊堪骇异!诚恐北路为此短数者,不止一营。若不迅派大员前往核实查点,诚恐日复一日,耗饷愈多,公事全无实济。查台湾开山,共分三路。南路业已开通;中路统领记名提督吴光亮办理最为节省,民番亦最为帖服。惟北路由苏澳至新城一百五十余里,路虽开通,而番情反复无定,时有沿海截杀之事,一时难以行走;而东澳至得其黎皆系高山峻岭,并无平旷地方堪以开垦。计北路勇丁当有五千余名之多,亟应力筹整顿,汰粗留精,庶饷不虚縻而兵归实用。该处去台湾府城当有十余日之程,非夏献纶照料所能及。查福建水师提督彭楚汉忠勇朴诚,办事实心;臣等会商,拟即一面咨会该提督带印东渡,前往北路会同吴光亮认真查办各营,将精壮者选留、老弱者剔退,慎择营官,认真训练。其无用荒山,即可不必扎营,以节饷需。并将如何扼要分扎之处?随时妥筹,商定办理。至营官参将黄得桂虚耗勇粮,情节甚重;俟汇查确实,再由臣等严参治罪。夏献纶、吴光亮等,臣日昌函嘱其来省面商事件,现已回台。所有咨商提督前往北路查点勇数并分别整顿缘由,谨合词恭折,由靖海轮船赴津交天津县发驿五百里驰陈。伏乞皇太后、皇上圣鉴训示!再,此折系臣日昌主稿。合并声明。

  谨奏。

  一五、军机大臣等议奏台湾移扎南北路同知及台湾考试请归巡抚主政片

  军机大臣等片。

  再,准军机处交出光绪元年七月十四日据办理台湾等处海防兼理各国事务沈葆桢等片奏「移扎南北路同知换给关防」一折、又七月二十八日据沈葆桢等片奏「台属考试请归巡抚主政」一折,均于各本日奉旨:『览。钦此』。钦遵交出到部。

  查该大臣等奏「请移扎南北路同知改换关防」一折,原奏内称:『据台湾道夏献纶详称:「台设南北两路理番同知,南路驻扎府城、北路驻扎鹿港。今内山开辟日广,番民交涉事件日多,旧制殊苦鞭长莫及。如将南路同知移扎卑南、北路改为中路移扎水沙连,各加「抚民」字样,凡有番、民词讼俱归审讯,将来升科等事亦由其经理,似于民、番大有裨益。其南、北路屯饷向由各县征收交该同知散放者,该同知既经移扎,碍难兼顾;改由各县就近自行发给」等因。臣等伏思朝廷因事而设官、任官者即宜顾名而思义;该同知既以理番为名,当以抚番为事。向惟番境未辟,故分驻郡城、鹿港以待招徕。今榛莽日开,蠢顽归化;民熙熙而往,番攘攘而来。杜其猜嫌、均其乐利,咸以官为依附;倘非躬亲坐镇,何以镇抚循之实而期声教之同。合无仰恳天恩,敕部核议。如蒙允准移扎,更请饬铸「台湾南路抚民理番同知」、「台湾中路抚民理番同知」关防各一颗换给,以资信守。除衙署应饬行勘建外,俸廉照旧,毋庸议加』等语。吏部查:该大臣等所奏,系为台湾内山开辟日广、番民交涉事件日多,旧制殊苦鞭长莫及,因时制宜起见。自应准如所请;将台湾南路同知移扎卑南、北路同知改为中路移扎水沙连,各加「抚民」字样。

  凡有民、番词讼俱归审讯,刑部查:该大臣奏称『请将台湾南路同知移扎卑南、北路同知改为中路移扎水沙连,各加「抚民」字样;凡有民番词讼,俱归审讯』等语,系为镇抚民番,各专责成起见。应如所奏办理。吏部查:民番词讼既归同知审讯,如有承审迟延及引律不当,当将该同知查参,由吏部照例议处。

  将来升科等事亦由其经理,南北屯饷向由各县征收交该同知散放,该同知既经移扎、碍难兼顾,应改由各县就近自行发给,俸廉照旧、毋庸议加,户部查:该大臣等奏称『南路同知移扎卑南、北路同知改为中路移扎水沙连,各加「抚民」字样,将来升科等事亦由其经理』等语,系为安抚民番起见。自应准如所请;将卑南水沙连等处升科等事,按照例定则例分别起科,认真经理。其所称『南北路屯饷向由各县征收交该同知散放,该同知既经移扎,应由各县就近发给』等语,亦应准如所请,以免牵掣。至该两路同知俸廉既称毋庸议加,应令循照旧章分别支给。

  请铸「台湾南路抚民理番同知」、「中路抚民理番同知」关防各一颗换给以照信守,礼部查:定例,「文职关防由吏部议准,撰拟字样到部,付铸印局铸造」等语,今福建台湾南路理番同知请改为台湾南路抚民理番同知、北路理番同知请改为中路抚民理番同知既经吏部议准,自应另行铸给关防,以资信守。俟命下之日,由吏部撰拟字样到部,臣部即行铸造颁发。

  衙署应令行勘建,工部查:南、北路同知既经奏请移改驻扎,所有衙署自应另行建盖;应令该大臣等迅委妥员撙节勘估兴修,工竣照例造具详细清册送部核销。

  又,该大臣等奏「请台湾考试归巡抚主政」一折,原奏内称:『据台湾道夏献纶详称:「台地远隔重洋,学政事宜向由巡台汉御史兼理。乾隆十七年御史裁撤,所有岁、科两试改为巡道考校;其达部事件,呈福建学政转咨。今福建巡抚来台,所有台属考试,似应统归巡抚主政;咨达事件,亦经由巡抚办理,以一事权」等因。臣等窃思岁、科两试,国家抡才大典,人文所系、风教攸关;该道所请,具见慎重之意。惟事属更张,臣等未敢擅便;所以本届科试,臣凯泰仍照旧章由道举行,业〔于〕五月间扃试竣事。以后应否以巡抚兼理之处?仰恳天恩饬部议覆!至淡、兰两属道阻且长,不特费巨身劳,每遇淫潦为灾,不免有望洋而返者;甚非所以体恤寒畯。可否请旨于艋舺地方准其捐建考棚,巡抚于阅兵台北时顺便按临考试』等语。礼部查:台湾学政事宜向归台湾道兼管,雍正五年改归巡台御史,乾隆十七年复归台湾道;其达部事件,仍呈福建学政转咨。今福建巡抚移驻台湾,经该大臣等请以巡抚兼理学政等因,系为因时制宜起见;应如所请,将台湾考试统归巡抚主政,咨达事件亦经由巡抚办理,以昭慎重而一事权。至所奏淡、兰两属道阻且长,不特费巨身劳,每逢淫潦为灾,不免有望洋而返者,非所以体恤寒、畯,请于艋舺地方捐建考棚,巡抚于阅兵台北时顺便按临考试等因,亦应如所奏办理。兵部查:台属考试既经礼部议准统归巡抚主政,所有考试武生各事宜,自应一律归巡抚办理而昭划一。

  捐建考棚,户部查:同治七年闰四月间,吉林将军富明阿等奏「亲临两翼满官学课考教习骑射并捐建考棚」等因折内,尚未声请将各捐生给予奖叙,臣部亦未按照银数议奖;此次该大臣所请于艋舺地方捐建考棚之处,与吉林捐建考棚情事相同,应照成案毋庸请奖。至应否准其捐建之处,工部查:捐建考棚,应令该大臣等转饬妥为修建;一俟捐修完竣,照例造册送部查核。

  其余一切未尽事宜,应由该大臣具奏到日,再行核办。

  谨将臣等遵旨会议缘由,理合附片陈明。谨奏。(光绪二年二月初二日京报)

  一六、璞石阁南北道里大略

  查璞石阁之南一百四十里至卑南,其璞石阁与卑南交界处所即成广澳,相距璞石阁约六十里。成广澳至卑南约六十里。璞石阁与北路交界至大吧郎、马大鞍等处,乃璞石阁之北,相距约八十里。查大陂乃璞石阁之南,约相距璞石阁二十里,距平埔大庄约十五里;水尾庄乃璞石阁之北,相距璞石阁约二十里。其北路所开,如系已到马大鞍,相距璞石阁止有八十里。璞石阁距丹埔约十里,丹埔至石牌五里;其现在新开中路,乃璞石阁之西也。奇莱距璞石阁,据土人称说,行五天方到;里数多寡,未得其详。大略录呈,祈为电察!

  ——以上录自抄本「台湾奏稿」。 

台案汇录壬集卷三

  一七、陈土葛被人杀毙现经招认购线严密访拿由(光绪元年六月)

  一八、讯明购获谋财害命凶犯拟照军法从重就近惩办及赏格银两可否入册报销禀(呈、咨、移)请示遵(核覆)办理由(光绪元年七月)

  一九、札委员弁押解葛鱼池一名前赴牛辒辘市曹正法斩枭由(光绪元年八月)

  二○、密饬集集汛外委李腾蛟带同事主来营听候并饬沿途巡查由(光绪元年八月)

  二一、通报葛鱼池经已按照军法拟办并饬弁访拿游心妇到案由(光绪元年八月)

  二二、通报葛鱼池一名业已斩枭示众并严拿游心妇到案讯办由(光绪元年八月)

  二三、讯明续经购获谋财害命首犯拟请亦照军法从重就地枭示及请发赏给网民兵丁银两由(光绪元年九月)

  二四、密饬刘汛官传集事主并将游心妇一犯解往该处定九月二十日就地办理由(光绪元年九月)

  二五、通报首要凶犯游心妇一名业已解往社寮街市曹就地枭示由(光绪元年九月)

  二六、讯明抢夺化番匪犯拟按军法就地惩办由(光绪二年)

  二七、移请发去二犯严加惩办并饬嘉义县侦拿郑基父子暨各匪犯由(光绪二年)

  二八、服阕起用并奉文带勇及蒙恩记名提督亟应遵例造具履历由(光绪二年正月)

  二九、通报拟定三月十八日率带亲兵由营起程赴郡航海北行并饬线鎗营二哨先赴郡城听候带往由(光绪二年三月)

  三○、拟上丁中丞片禀(光绪二年)

  三一、通报现饬线鎗营速即抽调驻防嘉义县同下加冬弁勇二哨克日前往林圯埔驻扎由(光绪二年三月)

  三二、赏番衫裤数目请即发给价银由(光绪二年)

  三三、买建牛辒辘公所一座业经派弁召匠兴工以便驻扎由(光绪二年)

  三四、札委陈日荣坐镇沙汕头任理来往公文以昭妥协由(光绪二年)

  三五、领过军火等件逐一查开清折移送支应局核销由(光绪二年三月)

  三六、据抚垦局来禀民间请垦多在埔里祇缘官军未定罔敢给照转请核覆由(光绪二年四月)

  三七、据情转报丁忧日期并请留营差遣仍俟军务完竣再饬回籍补制由(光绪二年)

  一七、陈土葛被人杀毙现经招认购线严密访拿由

  为禀(呈、咨、移)报察办事。

  窃(为)照现当开辟后山,贸易客商往来者众,诚恐匪徒溷迹,为害行人;当经分饬各哨驻防员弁时常弹压稽查,并定以每逢五、十之期出哨一次,在于前后左右附近地方小心巡逻,以卫行旅而靖道途。

  乃于本年六月二十日突据后路哨弁报称:『由牛辒辘新路巡至半途将近茅埔界口,瞥见路旁坑下有一死尸侧卧草间,身多血迹;似系被人杀死,抛尸于此』等情。不胜骇异!当即派弁勘明,传语各庄招认去后。兹于六月二十三日据沙连保社寮街合发布店呈称:『窃小铺于本月十四日,着一店伙陈土葛往东埔社向讨各营款目,未知银元若干,迨至十八日收回,行至茅埔庄外,被匪截劫杀毙,一伤透腹,立刻绝命,银元洗空。若不根追究偿,血本无归,巨冤莫报。呈乞诣验究偿』等情。同日,并据南投保福兴街居民陈和尚遣其侄妇王氏——即陈土葛之妻抱告,呈同前情。

  各据此,查匪徒截杀劫财,大为地方之害。该店伙陈土葛赴营收账,身藏银两,现查各营所还数目,约有二百元,曾经前途营哨各官嘱派勇丁护送。陈土葛以现有途遇常在该店之挑工两人作伴同行,坚辞不用,致遭杀抢,祸由过于轻信,不自小心;但非地方官衙门,无可诣验。因念时当盛夏、事经六月,未便再延;当即派员先行前往察看。旋据回称:『看得尸身侧卧路旁坑下草中,年约三十余岁。胫边刀伤一处,斜直长约三寸;腹中刀伤一处,长约二寸余。洞透皮裂,血迹狼籍。有无刺断脏腑肠肚以及周身有无他伤,莫从知晓。卧尸处所,相距茅埔营盘约计七里之遥』等语。其为被人用刀扎死,将尸推落坑下草中,已无疑义。天气炎热,自应暂会该店主、眷属等先行寄柩缓钉,一面前赴地方官衙门呈请验办。

  第思陈土葛既有挑工两人同行,且查一人腰间插有利刃一把、一人肩上靠有木柄利刀一枝,沿途足资防范;如果被匪杀抢,不难护卫于临时。否则,亦应飞报来营,以便派勇追拿。何以杳无音耗?询之该铺,亦无到店报知。问其姓氏、里居,据称常在该铺挑运货物多系两人,一名游心妇,住南投新街;一名葛鱼池,住集集街:年纪皆二十余岁等语。复经本职(敝镇)登时选派二弁,各带亲兵数名改扮商贩,立刻分头驰往南投、集集两处,不动声色,严密访拿。嗣据查覆:两人俱未回寓。似此形迹,大属可疑。且询之牛辒辘耆民,咸称:此路少有奸徒劫杀之事;今虽开路、行人杂沓,而沿途俱有时常巡哨,匪类亦不敢来。难保非此二人见财生心,中途乘虚杀抢,分赃逃匿;殊属罪恶贯盈!况当开辟后山、招徕商贾,若不严拿究办,道路何以疏通!

  据呈前情,除分别咨移(禀咨)并批示外,合亟据情禀(呈、咨、移)报。为此具禀(咨呈、合咨、备移),伏乞宪台察夺(察夺),仰道行府饬县克日诣验,立派干役(贵镇、(道)台请祈(烦)查照,迅赐饬营立派干目会同县役(行府饬县克日诣验,立派干役))严密访拿,务获究追,按拟详办,以昭炯戒而重人命。望速切望施行。须至禀(咨呈、咨、移)者。

  一八、讯明购获谋财害命凶犯拟照军法从重就近惩办及赏格银两可否入册报销禀(呈、咨、移)请示遵(核覆)办理由

  为讯明购获谋财害命凶犯,拟请按照军法从重就地惩办,以昭炯戒;及赏格银两,可否入册报销?禀(呈、咨、移)请示遵(核覆)办理事。

  窃(为)照「彰化县属社寮街合发号布店于本年六月十四日遣伙陈土葛前往东埔向讨各营款目,十八日回至茅埔庄外新开旁路,中途被匪杀抢,立刻毙命」一案,当经查明同行之游心妇、葛鱼池两人形迹大属可疑,亟应严拿究办各缘由,分别通请察办在案。发禀(文)后,随经悬赏购线侦拿;一面派拨蓝翎尽先补用守备邓亦胜、军功六品韩从虎各带亲兵数名,分赴嘉、彰辖境严密访缉各去后。

  兹于七月二十八日,经网民七张犁庄陈秋送等在于燕雾汛地方侦拿葛鱼池一名,适值守备邓亦胜访缉到彼,随即率同亲勇于三十日捆送到营。当经本职(敝镇)提犯研讯:缘葛鱼池籍隶彰化县,惟在集集街寡婶吴氏家中寄居,罕有回家,常与未获之游心妇为侣;从前曾犯抢窃,研究不记次数,亦无事主告发。后恐破案,改邪归正,四处代人肩挑,得钱度日。其始亦曾为合发号布店挑送布疋,故与被杀之店伙陈土葛相识;游心妇与陈土葛尤熟。本年六月中旬(不记日期),葛鱼池与游心妇邀同先入内山路上,冀有挑送物件;嗣见无事,回到东埔,遇见陈土葛,询知来营收账,身有银两甚多。是夜,游心妇起意与葛鱼池密谋行抢;葛鱼池旧恶复萌,亦以已存此意。两心相同,满怀欢喜。次日,与陈土葛说伊二人亦要回家,假以护卫为名,约定三人作伴;陈土葛因系素所相识,并不疑虑,应许同行。十八早,陈土葛银两收齐,由东埔一同起身;申刻行至茅埔庄外扒不坑口,游心妇肩挑长刀在前、陈土葛在中、葛鱼池腰塞短刀在后,相离均不过两、三步。陈土葛因天热行路,上身未穿短衫。葛鱼池于不意中,先将短刀由后面向陈土葛右腰旁一刺透腹,陈土葛倒地打滚乱骂;游心妇已经回头,又用长刀杀伤陈土葛小肚、胫边两处。陈土葛血流满地,登时气绝。游心妇、葛鱼池同向陈土葛腰间搜出洋银三包,暂放地下;两人帮手将陈土葛尸身推落该处溪边坑下,藏匿草中;并将陈土葛短衫及采些干草擦去地上血迹,一起丢落坑底;遂各持刀而行。洋银三包,俱系游心妇提着。是时均无路人遇见。同行数里,因思各持凶器,又有银元,恐人盘问;各将长、短刀丢弃深坑,忘记处所。其银实在不知若干,葛鱼池先分三元,又六元,又陆续取用银六、七元,又随时零碎取钱数百文。此外,尚未分开,仍存游中妇处。自杀劫陈土葛之后,是夜在牛辒辘陈发家中住宿一夜,送其洋银十元。次日,到清水沟陈猫井家中住宿一夜,送其洋银十元。第三日,移住黄蒲家中住歇两日,送与洋银十余元。嗣到林圯埔林内庄郑破面昧槟榔店住宿一夜,送其洋银一元。后到他里雾街剃头店住两、三天,又到莿桐巷街游阿立家中住四、五天,又到七张犁庄游心妇之姐夫陈阿彬家中住两日,又到燕雾汛游阿连家中住十余天,一路俱系同行、同止并同食宿。嗣在燕雾汛分手,游心妇曾有告知游阿连,系去彰化游阿母家说话,此二十八日尚未回来。葛鱼池甫由燕雾汛出街,想欲赴彰寻讨游心妇算数分赃,遂被获案。经○○亲身研讯三次,供认前情不讳,究鞫不移。并传合发号布店事主以及尸亲、乡民前来认识,碓系葛鱼池正身。此外,讯无起衅别情,劫后亦无另犯不法,案无遁饰。

  查例载:『谋财害命、得财杀死人命造意首犯,斩决;为从者加功斩决,不加功斩候』等语。此案游心妇、葛鱼池因途遇陈土葛,知有收账银两,虽系游心妇造意谋劫,而葛鱼池亦已蓄意听从,同谋行劫。迨至中途刺杀,乃葛鱼池先行下手,伤系致命。似可不分首从问拟。葛鱼池合依「得劫杀死人命同行加功斩决」例,拟斩决。查无财产,无从断付被杀之家;应毋庸议。但系劫杀案件,□应照例交县审拟,解勘详办;又兼伙犯未获,亦应监候待质。惟是案关谋财害命,情节重大,已属一未便稽诛。若辈凶顽异常,党与必众;长途起解、往返讯拟解勘厅候部覆办理,不但有稽显戮,亦复疏失堪虞。现经○○究诘再三,已无诬枉;似毋庸拘泥旧例,致使残喘苟延。且查该犯怙恶不悛,残忍已极;律止斩决,尚不足以蔽罪。又况新开之路,商旅近已络绎往来;竟敢肆行杀抢,若不严速重办,诚恐效尤渐起,势将荆棘道途。再四筹思,不得不变通办理。是以拟请按照军法斩枭,传首犯事地方悬杆示众,方足以昭炯戒而快人心。据供寄居寡婶家中,此次并未回家;既无族房亲长,即总董两邻地保亦属均不知情:应免置议,以省拖累。合发号布店事主无干,省释。逃犯游心妇现仍派弁带同勇丁、网民严密访拿,获日另办。凶刀据供丢去,无凭查起。尸棺,前经饬令该店主暨眷属等先行寄柩缓订;兹经购获凶犯招认杀毙各伤,应合掩埋,以免暴露。其杀抢之后历赴牛辒辘陈发、清水沟陈猫井、黄蒲、林内庄郑破面昧、他里雾街剃头店、莿桐巷街游阿立、七张犁庄陈阿彬、燕雾汛陈阿连等处住宿,亦有认送银元者;是否均系知情容留?应请转饬照例查究;并访缉游心妇一名,务获讯办。

  此次获犯网民,赏给洋银一百元;又指引网民,赏给洋银五十元:共银一百五十元(六八兑),合库平洋银一百零二两。○○无项可垫,现就开山经费项下暂行借给,拟请入册报销。

  所有讯明购获谋财害命凶犯拟请按照军法从重就地枭首及赏给网民银两可否在于开山经费造销抑应如何办理各缘由,除分别咨移(禀、咨)核覆外,理合(相应)录供具(备)文禀(呈、咨、移)请。为此具禀,(咨呈、合咨)伏乞(备移)宪台察核示遵施行(鉴察核示遵行、贵□请祈查照核覆施行)。须至禀(咨呈、咨、移)者。

  葛鱼池口供

  据葛鱼池供:『小的现年二十五岁,系台湾府彰化县人;并无父母、兄弟、妻子,亦无伯父,向止单身一人寄居集集街寡婶吴氏家中。小的都在外讨食,少有回家。常与游心妇同伴作伙,从前曾有窃抢,不记次数;也都无人告去。小的恐怕破案,不敢再做此事;四处为人挑物,得钱度日。从前也有与合发号布店挑布,故与店伙陈土葛见熟;那游心妇与陈土葛更熟。本年六月半(不记日期),小的与游心妇先到内山开路地方,候看有人雇挑对象。后因无事,回到东埔,遇着陈土葛,问他来营做何事?他话收款;小的们见他身有许多银两。此夜游心妇先与小的说,要抢他银子;小的一时贪心,遂同商量。次日,向陈土葛说,我两人亦要回家,骗以三人同行为伴。陈土葛与小的并游心妇都是相识,故此同行。十七早,陈土葛银收完,就由东埔一同起身。十八日申刻时候,行至茅埔庄外扒不坑口,游心妇肩靠长刀在前、陈土葛在中、小的腰插短刀在后,相离都不过二、三步。陈土葛因行路身热,无穿短衫;小的暗暗拔刀,由后面向陈土葛右便腰边一刺过腹,陈土葛倒地乱滚,口中恶骂。那时游心妇已经回步,又将长刀杀陈土葛小肚同胫边两处。陈土葛流血地下好多,实时杀死。游心妇与小的就将陈土葛身上搜出银三包,放在地下;对手将陈土葛身尸拖落溪边坑下,藏在草中。又将陈土葛短衫并取些干草擦了地下血迹,都丢落坑底,都无人看见。游心妇提银,小的持长短刀同行;洋银三包实系游心妇收在身上。同行几里,又想手执长短刀、又有银两,怕人盘问;两人商量,将长短刀丢去深坑,记不得何处。银子多少,实在不知;小的先分银三元、又再分银五元,后来陆续又用银六、七元,又随时零碎取钱数百文。所剩之银,未曾分开,仍存游心妇身上。小的与游心妇杀了陈土葛后,十八夜歇牛辒辘陈发家一夜,送银十元;第二日歇清水沟陈猫井家一夜,送银十元;第三日往黄蒲家中住二夜,送银十余元;后到林杞埔林内庄郑破面昧槟榔店歇一夜,送银一元;又到他里雾街剃头店歇三日,又到莿桐巷街游阿立家歇四、五日,又到七张犁庄游心妇姐夫陈阿彬家住两日,又到燕务汛游阿连家歇十余日,一路都是同行、同止、同食、同宿。后因游心妇要去彰化,小的就在燕务汛分手。等至二十八日未见回来,小的问游阿连说,云游心妇有说系去彰化游阿母家说话;小的想要彰化寻讨游心妇算数分银,正在出街,就被提到。小的自那日起,并未回家,无做别事,亦无再犯不法。所供是实,叩求开恩就是』。

  光绪元年七月(缺)日(手模)。

  合发号布店事主切结

  具切结,彰化县辖社寮庄合发号布店主□□□、□□□、□□□等。今在统宪大人台下,结得□等具呈「本年六月十八日,店伙陈土葛收回布数银两,中途被匪杀抢」一案,遵照赏格,访拿与葛同行之游心妇、葛鱼池二名。至七月二十八日,据网民陈秋送到店探称,池现匿燕务汛。□等当即会同尸亲陈和尚及网民、营勇到汛获池送案,认识确系正身。蒙讯:该犯供认与妇造意朋谋,诱葛同行;至茅埔庄外,池先下手杀葛,立毙弃尸,得银分用等情不讳。现奉就地正法枭示,情真罪当,并无错误诬枉。合具切结是实。

  光绪元年八月(缺)日,具切结合发号布店主□□□、□□□、□□□(俱花押)。

  民人陈和尚切结

  具切结,彰化县辖南投庄福兴街居民陈和尚。今在统宪大人台下,结得尚具呈「侄土葛向在社寮庄合发号布店为伙,于本年六月十八日收回布数银两,中途被匪杀抢」一案,遵照赏格,访拿与葛同行之游心妇、葛鱼池二名。至七月十八日,据网民陈秋送到店探称,池现匿燕务汛。尚即会同店主吴□□等及网民、营勇到汛获池送案,认识确系正身。蒙讯:该犯供认与妇造意朋谋,诱葛同行;至茅埔庄外,池先下手杀葛,立毙弃尸,得银分用等情不讳。现奉就地正法枭示,情真罪当,并无错误诬枉。合具切结是实。

  光绪元年八月(缺)日,具切结尸亲民人陈和尚(花押)。

  一九、札委员弁押解葛鱼池一名前赴牛辒辘市曹正法斩枭由

  为札委监办事。

  照得前经本镇讯明购获杀抢彰化县属社寮街合发号布店伙陈土葛之谋财害命凶犯葛鱼池一名,供认与在逃之游心妇造意同谋,骗诱陈土葛同行,中途下手刺杀陈土葛立毙弃尸,得银分用等语不讳。缘该犯残忍已极,当经本镇议拟,按照军法从重就地枭示,以昭炯戒;录供分别咨请核覆在案。兹于本年八月十六日,准福建巡抚部院王咨开:『该犯葛鱼池既据供认劫杀陈土葛不讳,实属凶暴已极!际此内山开路招商,应如贵镇来咨按照军法就地枭示,以昭炯戒;咨覆请烦查照办理施行』等因到本镇。准此,现经复提该犯葛鱼池反复研鞫,悉如前情,供认不易,俯首画供,毫无疑义。准咨前因,除札饬集集街汛外委李腾蛟立传具呈之合发号店主及陈土葛妻子暨具呈之眷属陈和尚等自备香蜡、清酒,定限八月二十一日辰刻带到茅埔营盘伺候;并札派千总何祥开率带哨勇押解该犯前至茅埔听候办理,即将该犯首级解到陈土葛坟前,听其妻子、眷属告祭毕,立即解往社藔地方悬杆示众,一面派勇护送陈土葛妻子、眷属回家暨派员赍令赴办外,合行札委会同监办。为此,札仰该员等即便遵照前往监视行刑;定限八月二十一日午刻,即将该犯葛鱼池一名绑赴牛辒辗市曹正法斩枭禀复,勿稍疏忽误延干咎。凛之慎之!切速。特札。

  二○、密饬集集汛外委李腾蛟带同事主来营听候并饬沿途巡查由

  为密饬遵照事。

  照得「本年六月十八日彰化县属社寮合发号布店遣伙陈土葛前往东埔向讨各营数目,回至茅埔庄外新开路旁,中途被匪杀抢,立刻毙命」一案,先经查明同行之游心妇、葛鱼池两人形迹大属可疑,亟应严拿究办;随经悬赏并派弁勇购线严密访缉去后。嗣于七月二十三日获到葛鱼池一名,即经本镇讯据该犯供认与游心妇朋谋起意,骗诱同行,中途先自下手,杀死陈土葛,搜抢洋银三包,分赃使用等情,供认不讳。再三研鞫不移,案无遁饰。当经录供议拟,分别咨请核覆在案。兹于八月十六日,接准福建巡抚部院王咨覆查照办理等因到本镇。准此,合亟密饬。为此,札仰该汛官即便遵照,立传合发号布店主及陈土葛眷属陈和尚等自备香蜡、清酒,定限八月二十一日辰刻,即由该弁带赴茅埔营盘听候办理;一面饬令该队目率同汛兵不动声色在于沿途巡查,均勿率忽误延。懔速切速。特札。

  (前事云云)准此,除饬集集街汛弁立传合发号店主暨陈土葛妻子、眷属自备香蜡、清酒,定限本年本月二十一日带赴茅埔营盘听候办理并派队目、兵丁巡查外,合亟密饬。为此,札仰该汛官即便知照。凛速,切切。特札。

  二一、通报葛鱼池经已按照军法拟办并饬弁访拿游心妇到案由

  为禀(咨)报事。

  窃(为)照台湾现当开辟后山,贸易客商往来者众,诚恐匪徒溷迹,为害行人;当经分饬各哨驻防员弁时常弹压稽查,并定以每逢五、十之期出哨一次,在于前后左右附近地方小心巡逻,以卫行旅而靖道途。乃于本月六月二十日突据后路哨弁报称:『由牛辒辘新路巡至半途将近茅埔界口,瞥见路旁坑下有一死尸侧卧草间,身多血迹;似系被人杀死,抛尸于此』等情。不胜骇异!当即派弁勘明,传语各庄招认去后。兹于六月二十三日据沙连保社寮街合发布店呈称:『窃小铺于本月十四日,着一店伙陈土葛往东埔社向讨各营款目,未知银元若干;迨至十八日收回,行至茅埔庄外,被匪截劫杀毙,一伤透腹,立刻绝命,银元洗空。若不根追究偿,血本无归,巨冤莫报。呈乞诣验究偿』等情。同日,并据南投保福兴街居民陈和尚遣其侄妇王氏——即陈土葛之妻抱告,呈同前情。各据此,查匪徒截杀劫财,大为地方之害。该店伙陈土葛赴营收账,身藏银两,现查各营所还数目,约有二百元,曾经前途营哨各官嘱派勇丁护送。陈土葛以现有途遇常在该店之挑工两人作伴同行,坚辞不用,致遭杀抢,祸由过于轻信,不自小心;但非地方官衙门,无可诣验。因念时当盛夏、事经六月,未便再延;当即派员先行前往察看。旋据回称:『看得尸身侧卧路旁坑下草中,年约三十余岁。胫边刀伤一处,斜直长约三寸;腹中刀伤一处,长约二寸余。洞透皮裂,血迹狼籍。有无刺断脏腑肠肚以及周身有无他伤,莫从知晓。卧尸处所,相距茅埔营盘约计七里之遥』等语。其为被人用刀扎死,将尸推落坑下草中,已无疑义。天气炎热,自应暂会该店主、眷属等先行寄柩缓钉,一面前赴地方官衙门呈请验办。第思陈土葛既有挑工两人同行,且查一人腰间插有利刃一把、一人肩上靠有木柄利刀一枝,沿途足资防范;如果被匪杀抢,不难护卫于临时。否则,亦应飞报来营,以便派勇追拿。何以杳无音耗?询之该铺,亦无到店报知。问其姓氏、里居,据称常在该铺挑运货物多系两人,一名游心妇,往南投新街;一名葛鱼池,住集集街:年纪皆二十余岁等语。复经本职(敝镇)登时选派二弁,各带亲兵数名改扮商贩,立刻分头驰往南投、集集两处,不动声色,严密访拿。嗣据查覆:两人俱未回寓。似此形迹,大属可疑。且询之牛辒辘耆民,咸称:此路少有奸徒劫杀之事;今虽开路、行人杂沓,而沿途俱有时常巡哨,匪类亦不敢来。难保非此二人见财生心,中途乘虚杀抢,分赃逃匿;殊属罪恶贯盈!况当开辟后山、招徕商贾,若不严拿究办,道路何以疏通!当即分别禀咨钦差大臣、巡抚部院暨移台湾镇道(台湾镇道)察办;一面悬赏购线侦拿,并派守备邓亦胜等带勇分赴嘉义辖境严密访缉各去后。嗣于七月二十八日经网民七张犁庄陈秋送等在于燕雾汛地方侦拿葛鱼池一名,适值守备邓亦胜访缉到彼,随即率同亲勇于三十日捆送到营。当经本职(敝镇)提犯研讯:缘葛鱼池籍隶彰化县,惟在集集街寡婶吴氏家中寄居,罕有回家,常与未获之游心妇为侣;从前曾犯抢窃,研究不记次数,亦无事主告发。后恐破案,改邪归正,四处代人肩挑,得钱度日。其始亦曾为合发号布店挑送布疋,故与被杀之店伙陈土葛相识;游心妇与陈土葛尤熟。本年六月中旬(不记日期),葛鱼池与游心妇邀同先入内山路上,冀有挑送物件;嗣见无事,回到东埔,遇见陈土葛,询知来营收账,身有银两甚多。是夜,游心妇起意与葛鱼池密谋行抢;葛鱼池旧恶复萌,亦以已存此意。两心相同,满怀欢喜。次日,与陈土葛说伊二人亦要回家,假以护卫为名,约定三人作伴;陈土葛因系素所相识,并不疑虑,应许同行。十八早,陈土葛银两收齐,由东埔一同起身;申刻行至茅埔庄外扒不坑口,游心妇肩挑长刀在前、陈土葛在中、葛鱼池腰塞短刀在后,相离均不过两、三步。陈土葛因天热行路,上身未穿短衫。葛鱼池于不意中,先将短刀由后面向陈土葛右腰旁一刺透腹,陈土葛倒地打滚乱骂;游心妇已经回头,又用长刀杀伤陈土葛小肚、胫边两处。陈土葛血流满地,登时气绝。游心妇、葛鱼池同向陈土葛腰间搜出洋银三包,暂放地下;两人帮手将陈土葛尸身推落该处溪边坑下,藏匿草中;并将陈土葛短衫及采些干草擦去地上血迹,一起丢落坑底,遂各持刀而行。洋银三包,俱系游心妇提着。是时均无路人遇见。同行数里,因思各持凶器,又有银元,恐人盘问;各将长、短刀丢弃深坑,忘记处所。其银实在不知若干,葛鱼池先分三元,又六元;又陆续取用银六、七元,又随时零碎取钱数百文。此外,尚未分开,仍存游心妇处。自杀劫陈土葛之后,是夜在牛辒辘陈发家中住宿一夜,送其洋银十元。次日,到清水沟陈猫井家中住宿一夜,送其洋银十元。第三日,移住黄蒲家中住歇两日,送与洋银十余元。嗣到林圯埔林内庄郑破面昧槟榔店住宿一夜,送其徉银一元。后到他里雾街剃头店住两、三天,又到莿桐巷街游阿立家中住四、五天,又到七张犁庄游心妇之姐夫陈阿彬家中住两日,又到燕雾汛游阿连家中住十余天,一路俱系同行、同止并同食宿。嗣在燕雾汛分手,游心妇曾有告知游阿连,系去彰化游阿母家说话,此二十八日尚未回来。葛鱼池甫由燕雾汛出街,想欲赴彰寻讨游心妇算数分赃,遂被获案。经○○亲身研讯三次,供认前情不讳,究鞫不移。并传合发号布店事主以及尸亲、乡民前来认识,确系葛鱼池正身。此外,讯无起衅别情,劫后亦无另犯不法,案无遁饰。查例载:『谋财害命、得财杀死人命造意首犯,斩决;为从者加功斩决,不加功斩候』等语。此案游心妇、葛鱼池因途遇陈土葛,知有收账银两,虽系游心妇造意谋劫,而葛鱼池亦已蓄意以从,同谋行劫。迨至中途刺杀,乃葛鱼池先行下手,伤系致命。似可不问首从问拟。葛鱼池合系「得财杀死人命同行加功斩决例」,拟斩决。惟查陈土葛妻少子幼,全赖养活,该犯固知其情;而乃怙恶不悛,实属残忍已极!律止斩决,尚有余罪。又况新开之路,商旅近已络绎往来,竟敢肆行杀抢!若不严速重办,诚恐效尤渐起,势将荆棘道途。再四筹维,不得不变通办理;拟请按照军法,从重斩枭,传首犯事地方悬杆示众,庶可蔽罪。但系劫杀案件,本应照例交县审拟,解勘详办;又兼伙犯未获,亦应监候待质。第案关谋财害命,情节重大,已属未便稽诛。若辈凶悍失常,党与必众;长途起解,往返讯拟解勘,听候部覆办理,不但有稽显戮,亦复疏失堪虞。现经本职(敝镇)究诘再三,已无诬枉。似可毋庸拘泥旧例,致使残喘苟延;并应拟请就地枭首,以昭炯戒而快人心。至据供单身一人寄居寡婶屋内,此次并未回家;既无族房亲长,即总董两邻地保亦属均不知情:应免置议,以省拖累。该犯并无财产,末从断付被杀之家;所分银两,讯已用罄,无可追还:应请均毋庸议。合发号布店事主暨眷属等无干,省释。逃犯游心妇现仍派弁带同勇丁、网民严密访拿,获日另办。凶刀据供丢去,无凭查起。尸棺,前经饬令该店主暨眷属等先行寄柩缓订;兹经购获凶犯招认杀毙各伤,应令掩埋,以免暴露。其杀抢之后历赴牛辒辘陈发、清水沟陈猫井、黄蒲、林内庄郑破面昧、他里雾街剃头店、莿桐巷街游阿立、七张犁庄陈阿彬、燕务汛陈阿连等处住宿,亦有认送银元者;是否均系知情容留?应请转饬照例查究;并访缉游心妇一名,务获讯办。此次获犯网民,赏给洋银一百元;又指引网民,赏给洋银五十元:共银一百五十元(六八兑),合库平洋银一百零二两。○○无项可垫,现就开山经费项下暂行借给。随将「讯明购获谋财害命凶犯拟议按照军法从重就地枭示及赏给网民银两可否于开山经费造销、抑应如何办理」各缘由,录供分别禀请钦差大臣察核示遵,并咨请巡抚部院核覆办理暨移台湾镇道(台湾镇道)查照各在案。

  兹于八月十六日,准巡抚部院王咨开:『查该犯葛鱼池既据供劫杀陈土葛不讳,实属凶暴已极!际此内山开路招商,应如贵镇来咨按照军法就地枭示,以昭炯戒;咨覆查照,办理施行』等因。又准台湾夏道覆同前因,并移送给赏网民洋银一百零二两,请烦查收归款等因到○○。各准此,当将洋银查收归款;复提该犯葛鱼池反复研鞫,悉如前情,供认不易,俯首画供,毫无疑义。当即查明不停刑日期,委令随营差遣之湖北即补知县梁肇熏前往监视行刑,并尽先拔补千总何祥开率带哨勇押解该犯前至茅埔于八月二十一日即将该犯葛鱼池一名,绑赴牛辒辘市曹正法斩枭,传首犯事地方悬竿示众,人心称快。兹据该委员等禀复前来,除分别咨覆、通报并饬一面严催购拿逸犯游心妇一名务获讯办外,理合(相应)录供具(备)文禀(咨)报。为此具禀,伏乞宪台察核(合咨贵□,请烦查照)施行。须至禀(咨)者。

  计缴供折一扣、粘抄供一纸。

  二二、通报葛鱼池一名业已斩枭示众并严拿游心妇到案讯办由

  为禀(呈、咨)报事。

  窃(为)照前经本职(敝镇)具禀(咨呈、备咨)讯明购获杀抢彰化县属社寮街合发号布店伙陈土葛之谋财害命凶犯葛鱼池一名,供认与在逃之游心妇造意同谋骗诱陈土葛同行中途,下手刺杀陈土葛立毙,弃尸得银分用等情不讳,该犯残忍已极,按律尚有余辜,拟请按照军法从重就地枭示以昭炯戒而免解讯勘转迟缓疏虞及赏格银两可否归入开山经费项下列册报销,录供分别禀咨核覆办理各缘由一案,兹于本年八月十六日准福建巡抚部院王(承准本部院、准巡抚部院王)咨开:『查该犯葛鱼池既据供认劫杀陈土葛不讳,实属凶暴已极!际此内山开路招商,应如贵镇来咨,按照军法就地枭示,以昭炯戒。除行台湾道(台湾道)转饬缉拿游心妇一名务获并查陈发、陈猫井、黄蒲等是否知情分赃分别复办暨线费一节如何办理由道核覆外,咨覆查照办理施行』等因到本职(敝镇)。准(承准、准)此,当经复提该犯葛鱼池反复研鞫,悉如前情,供认不易,俯首画供,毫无疑义。当即查明不停刑日期,委令随营差遣之湖北即补知县梁肇熏前往监视行刑,并尽先拔补千总何祥开率带哨勇押解该犯前至茅埔于八月二十一日即将该犯葛鱼池一名绑赴牛辒辘市曹正法斩枭,传首犯事地方悬竿示众,人心称快。兹据该员弁等覆禀前来,除分别咨报(禀咨、禀咨)并一面严催购拿在逃之游心妇一名务获讯办外,理合禀(相应呈、咨)报。为此具禀,伏乞(咨呈、合咨)宪台鉴察(鉴察、贵□请祈(烦)查照)施行。须至禀(咨呈、咨)者。

  二三、讯明续经购获谋财害命首犯拟请亦照军法从重就地枭示及请发赏给网民兵丁银两由

  为讯明续经购获谋财害命首犯,仍拟按照军法从重就地惩办,录供禀(呈、咨、移)请核覆办理,并恳饬发赏给银两(拨给赏格银两)事。

  窃(为)照彰化县属社寮街合发号布店遣伙陈土葛前往东埔收账、回至中途被匪杀抢一案,查明同行之游心妇、葛鱼池两人形迹可疑,先经购获葛鱼池一名,讯认同谋抢杀不讳;当即录供呈禀(咨准)本部院(巡抚部院王)覆准按照军法从重就地枭示等因,并准台湾夏道(台湾道夏、贵道)移送赏格银两前来,业经遵照办理(查照),并即催饬速购眼线侦拿游心妇一犯务获解办,具(备)文通报在案。

  兹据代防林圯埔汛尽先都司刘全督网民同合发号布店主陈绍成等觅购刘矮,访知游心妇踪迹;即经该都司带领精兵十名改扮商人,率同该网民等于八月二十七日在彰辖之阿罩坞地方擒获该犯游心妇一名,二十九日解至集集街,哨弁何祥开、汛弁外委李腾蛟各率兵勇护解,于九月初一日解送到营。当经本职(敝镇)提犯研讯:缘游心妇籍隶彰化县,先在曲尺龟庄堂兄游妙意家中寄居各爨;因不方便,常在南投新街流寓浮居,向无定所。与葛鱼池为伙,或代人肩挑、或为人工作,亦无定业。从前多在合发号布店挑运布疋,故与被害之陈土葛相识尤熟。后因吸鸦,工作、肩挑不敷度日,突起抢窃之心;所犯抢窃,研诘不记次数。恐有人控告,当往内山番社,飘忽其踪;有时回到南投探听。嗣闻开路或挑送物件、粮米,得利较厚;遂于本年六月十二日,在南投新街相邀葛鱼池入山。到八同关,见无挑送物件。十三晚,游心妇伤风患病;十四早,同回东埔。十五日,病愈;是日旁晚,遇见陈土葛,询知来营收款,闻有洋银百余元。游心妇以此来未得分文,心甚着急;是夜,起意与葛鱼池密谋行劫。葛鱼池欢喜听从,同谋定计。次日,以护送为词,与陈土葛订明作伴;陈土葛因系素识,应允同行。十七日早,陈土葛银款收齐,三人即由东埔起程。十八日申刻,行至茅埔庄外扒不坑口,游心妇前行,肩靠长刀并为陈土葛代携营勇退还青布二疋。陈土葛在中;葛鱼池在后,腰间塞有短刀,相离皆止二、三步。陈土葛上身未穿衣服,葛鱼池出其不意,先将短刀向陈土葛后面右腰刺入透腹,陈土葛倒地喊骂;游心妇时已回步,放下青布,用长刀杀伤陈土葛右胫一处,见犹不死,又刺小肚一刀。陈土葛血涌如泉,登时毙俞。游心妇、葛鱼池同向陈土葛腰间取出洋银三包,与青布同放一处;遂将陈土葛尸身扛到坑墘,推落下草中。又拔取干草及陈土葛短衫,对手擦去地上之血;一并丢落坑底,并无路人看见。游心妇持银三包、葛鱼池持长短刀并青布二疋,实时同行。约行数里,恐人盘问,遂将长短刀丢弃深坑,不记处所。旁晚,行至牛辒辘陈发家中,遣葛鱼池先去买菜,游心妇私将按包数过,合共一百七十四元;而葛鱼池未之知也。游心妇祇言起送陈发十元,住宿一夜。次日到清水沟陈猫井家,亦送洋银十元。第三日,移住黄蒲家,止送洋银三元。嗣到林圯埔之林内庄郑破面昧家住宿一夜,换银一元,止送其房钱四百文。又到他里雾街葛鹄家,住两日;又到莿桐巷游阿立家,五、六天:俱止该犯二人出钱买菜,并无另送银钱。又到七张犁庄陈阿彬家,住三、四天;酒菜、杂用去银三元。又到燕雾汛游阿连家,住十一天;又用去银八、九元。一路均同行止、食宿,并未分手。葛鱼池沿途需用,三次共先分去银一十五元、又钱二千数百文;其余拟到彰化觅有定所,再行匀分。青布二疋,已于林圯埔庄途次变卖洋银二元,在游阿连家充作吸鸦用讫。七月十一、二两日,在燕雾汛游玩中元普祭事毕,葛鱼池仍在燕雾汛;游心妇本拟要往彰化游阿母家,闻伊已外出,乃往彰辖之贩子宫十余天。嗣闻葛鱼池已在燕雾汛被获,复由贩子宫到葫芦墩名乞食贤赌场住三夜,方到阿罩雾茅楼,住有十天;遂被获案。研讯三次,供认前情不讳,究鞫不移。核之葛鱼池所供,若合符节。并经传到合发号布店事主暨陈土葛眷属以及在工开路之南投庄民互相认识,确系游心妇正身。此外,讯无起衅别情。事后,并未回到堂兄家中,亦无另犯不法,案无遁饰。查例称:『谋财害命、得财杀死人命造意首犯,斩决』等语。此案游心妇造意谋劫,葛鱼池蓄意听从;中途行杀,虽系葛鱼池先行下手,而游心妇所刺小肚一伤,亦系致命,原应照例办理,惟该犯凶悍异常,残忍已极;且系新开之路,正在招徕商贾之时。本职(敝镇)究诘再三,毫无诬枉。首要凶犯,更属未便稽诛。葛鱼池业奉覆准从重就地枭示,游心妇亦应拟请按照军法从重斩枭,仍行传首犯事地方悬杆示众,以昭炯戒而快人心。至据供前在堂兄寄居各爨,后因不便,常在南投浮居,并无定所;此次亦无回家。所有族房亲长、总董、两邻、地保亦系均不知情,应请概免置议,以省拖累。该犯讯无财产,末从断付被杀之家;所抢银元,讯已用罄,无从追还:应请均毋庸议。合发号布店事主及尸亲等无干,省释。凶刀,亦据供称丢弃,无凭查起;尸棺,前已谕令掩埋:亦毋庸议。其杀抢之后,历赴各处住宿,亦有认送银元者;是否知情容留,应请饬催,照例查究。此次网民指获首要凶犯,赏给洋银一百元;又林圯埔汛精兵十名捦拿出力,赏给洋银五十元:共银一百五十元(六八兑),合库平洋银一百零二两,应请照案发营归款。

  所有讯明续经购获谋财害命首犯、拟请亦照军法从重就地枭示及请发赏给网民兵丁银两各缘由,除分别咨移(禀咨)查照核覆外,理合(相应)录供具(备)文禀(呈、咨、移)请。为此具禀(咨呈、合咨、备移)伏乞宪台察核示遵(贵□请祈查照、请烦查照)施行。须至禀(咨、移)者。

  (云云,照上叙至「除分别禀咨外」),理合录供具文呈请。为此,咨呈察核,示遵施行。至此案凶犯仅止二名,未经三阅月均经悉获正法。该员弁驻防各汛,保固开山抚番后路,已属着有微劳;此次获犯,亦极奋勉迅速,尤为可嘉!可否俟道路开通之日汇入开山抚番出力案内汇请□奖以示鼓励之处,并乞核示只遵。须至咨呈者。(抚用)

  计呈供折一扣、粘抄供一纸。(供缺)

  二四、密饬刘汛官传集事主并将游心妇一犯解往该处定九月二十日就地办理由

  为密饬遵照事。

  照得案据该都司购获杀抢彰化县属社寮街合发号布店伙陈土葛之谋财害命首犯游心妇一名,于九月初一日解送到营,即经本镇讯据该犯供认起意与葛鱼池同谋,骗诱陈土葛同行,中途下手刺杀陈土葛毙命,弃尸得银分用等情不讳,研鞫不移。核之葛鱼池所供情节相同,案无遁饰。当即录供议拟,分别咨请核覆去后。兹于本月十六日准福建巡抚部院王咨覆,请烦查照办理施行等因,到本镇。准此,合亟密饬。为此,札仰该都司即便遵照,立传具呈之合发号布店事主陈绍成等及陈土葛妻子暨具呈之眷属陈和尚等并率防守该汛之内地精兵,定限九月二十日早辰刻,即由该都司带领伺候,会同本镇委员就地办理;一面饬令该汛队目率同汛兵,不动声色分塞隘口,弹压巡防。切勿率忽误延!凛速,切速。特札。

  一札代防林圯埔汛尽先刘都司全准此。

  为札委押解监办事。

  照得前经本镇讯明购获杀抢彰化县属社寮街合发号布店伙陈土葛之谋财害命首犯游心妇一名,供称起意与葛鱼池同谋骗诱陈土葛同行,中途下手刺杀陈土葛立毙,弃尸得银分用等情不讳,研鞫不移。核之葛鱼池所供情节相同,案无遁饰。缘该犯残忍已极,当经本镇议拟援照葛鱼池成案,亦应按照军法从重就地枭示以昭炯戒,录供分别咨请核覆去后。兹于本年九月十六日准福建巡抚部院王咨开:『查此案先准贵镇咨会拿获葛鱼池一名,经本部院以内山正在开路招商,应如贵镇来咨按照军法就地枭示咨覆在案。现获之游心妇既据供认起意劫杀陈土葛不讳,实属凶暴可恶!亟应按照军法就地枭示,以昭炯戒。咨覆请烦查照办理施行』等因,到本镇。准此,现经复提该犯游心妇反复研鞫,悉如前情,供认不易,俯首画供,毫无疑义。准咨前因,除札饬代防社寮汛刘都司全立传具呈之合发号布店事主陈绍成等及陈土葛妻子、眷属陈和尚等并率领防守该汛精兵,定限九月二十日早辰刻伺候,会同就地办理暨派员賷令赴办外,合行札委会同押解监办。为此,札仰该员等即便遵照,各率亲兵哨勇沿途小心押解该犯前至社寮,会同监视行刑;定限九月二十日辰刻,即将该犯游心妇一名绑赴社寮街市曹正法斩枭,立将首级就地悬竿示众,回营禀复。勿稍疏忽,误延干咎!懔之慎之。切速。特札。

  一札守备谢兆瑚、邓亦胜准此。

  二五、通报首要凶犯游心妇一名业已解往社寮街市曹就地枭示由

  为呈(咨、移)报事。

  窃(为)照敝镇讯明续经购获杀抢彰化县属社寮街合发号布店伙陈土葛之谋财害命首犯游心妇一名,供认起意与已办之葛鱼池同谋骗诱陈土葛同行,中途劫杀陈土葛立毙,弃尸得银分用等情不讳。缘系首要凶犯,残忍已极,按律尚有余罪;兼之新开道路,竟敢肆行杀抢,亟应从重惩办,以儆将来。是以拟请援照葛鱼池成案,亦按军法从重就地枭示,以昭炯戒而快人心,亦免解讯勘转、迟缓疏虞;及赏格银两仍请照案饬局(移局)发营归款,录供分别呈咨核覆办理各缘由一案,兹于本年九月二十日准本部院(福建巡抚部院王)咨开:『查此案先准贵镇咨会拿获葛鱼池一名,经本部院以「内山正在开路招商,应如贵镇来咨,按照军法就地枭示」咨复在案。现获之游心妇既据供认起意劫杀陈土葛不讳,实属凶暴可恶;亟应按照军法就地枭示,以昭炯戒。除札台湾道饬查陈发、陈猫井、黄蒲等是否知情分赃?分别覆办暨将线费银两移局照案支送归款外,咨覆查照办理施行』等因,到敝镇。承准此,当经复提该犯游心妇反复研鞫,悉如前情,供认不易,俯首画供,毫无疑义。当即查明不停刑日期,札委随营差遣之县丞黄廷干前往监视行刑,并派候补守备谢兆瑚、尽先补用守备邓亦胜率带哨勇押解该犯前至社寮暨札饬代防社寮汛尽先补用都司刘全督带汛兵会同办理,于九月二十日即将该犯游心妇一名绑赴市曹正法枭示,传首犯事地方悬竿示众,人心称快。兹据该委员等禀复前来,除通报外,理合(相应)备文呈(咨)报。为此咨呈(合咨)察(贵□请祈查)照施行。须至咨(呈)者。

  二六、讯明抢夺化番匪犯拟按军法就地惩办由

  为讯明抢夺化番匪徒,拟按军法就地惩办,咨请核覆详报移知饬遵事。

  为照本提督于本年正月因公晋郡赴省回台,于二月二十八日抵营;案据大邦社番目宇旺禀称:『窃缘本年正月初五日突有素不相识之匪徒十余人,各挑火药、铅子、刀鎗等物到社,称系已革社丁郑基同子郑老英、郑阿面等雇伊挑来,勒换鹿茸、鹿筋、鹿便、鹿皮、鹿肚石及熊胆、熊皮各项山货甚多,并要令宇旺率领社众将此铅药、器械前去烧杀銮、郡二番;并云「此次开路乃因畏惧红毛拒地制番之意,故使番人仇杀。新开之路,切不可行」等语。宇旺当以已经归化,不敢妄为自招罪戾;且与銮、郡各番今昔皆无仇怨,何可为人所使。先因争执货物口角起衅,嗣因不肯听从焚杀銮、郡二番,力辞不纳。讵料匪徒反忿不合,始则怒气咆哮,继则乘机抢夺。旺子向前喝阻,手背被砍一刀;似虎如狼,莫可向迩。旺家所存乌布、米、谷、活圭(鸡)、猪肉、熟烟各物,多被抢失。时因匪势凶恶,未奉宪谕,不敢追捕。心思不甘,因托社丁黄马机查访匪踪得实,当径酌带番丁十余人,于正月十八日在猪牳劳茅寮擒拿匪犯叶谋、叶言二名,认识实属在场抢夺之人。此外尚有叶炭一名在寮,因年老不能行走,故未并拿。当将所获二名,先于□月□日捆送来营,恳请讯办』等情;并带同伊子请验等情前来。时经在营哨官验明其子右边手背刀伤一处,长一寸三分、深一分零。当将该二犯派勇看守;饬令该番目等先行回社安业,听候讯办。本提督回营,察核前情,恐有不实不尽之事;经印选派委员前赴该社及附近猪牳劳地方详细查访。嗣据该委员回称:『该番目所禀,却系实情。且查得叶言、叶谋二犯本非善良,常有前往番社滋事吵扰』等情。当经本提督提犯研讯,据叶言、叶谋供称:均籍隶嘉义县,在蚊子溪大坪岗地方居住,同姓不宗。叶谋止单身一人;叶言有父名炭、母李氏在家,亦无妻子、兄弟。其父子二人向同叶谋、黄珍等受已革社丁郑基及基子老英、阿面雇在猪牳劳地方烧醶度活,搭寮居住,俱罕回家。本年正月初四日,经郑基父子饬令叶谋、叶言等挑运火药□□觔、大小铅子□□觔、刀□托、枪□杆等物前往大邦社驳换各项山货,并令该社番目字旺即将药铅、器械前去焚杀銮、郡二番,暨以「开路乃畏惧红毛拒地制番之意,故使番人仇杀,切不可行新开之路」遍告番民。又嘱叶谋、叶言,先在张子社等候郑老英尚有伙党十余人同帮前去。其时叶炭、黄珍俱因年老,均未同行。叶谋、叶言即于是日自嘉义北门外郑基家中挑运起程,旁晚行至张子社等候。少顷,果有陈阿锐、陈阿专、陈苍生、陈榜、黄广、田贵等六人到社,俱系郑基伙党;尚有五人,则不识其姓名、里居:同叶谋、叶言共一十三人。初五早,即由张子社一同挑运起身,申时行抵大邦社,送与该番目宇旺勒换各货;并传令焚杀銮、郡二番及「新开道路为拒地制番之意」。该番目因所换各货过多,争执起衅;并因不敢以从焚杀銮、郡二番之事,辞不肯换。该犯等忿怒较闹,叶谋,叶言起意乘机抢夺宇旺家中乌布、米、谷、圭、肉等物;随于初六日黎明分挑各物,一同出社。先将药铅、刀鎗挑还郑基,后即同往猪牳劳茅寮住宿分用,并同煮食。叶谋、叶言仍与叶炭、黄珍同住茅寮,余皆散去。旺子手背一伤,讯系叶谋所杀。至正月十八日,突被该番目等到寮捦获送营等情,供认不讳。余与宇旺所禀及该犯等所供均合。再三研鞫,矢口不移,案无遁饰。自应先行拟办,以儆效尤。查例载:『抢夺刀伤及折伤以上未死,首斩候、从发边远充军』等语。此案叶谋、叶言受人指使,因迫勒不遂,起意抢夺;似可无分首从。惟当此开路抚番、正在固结番心之候,该匪等竟敢入社抢夺;若不从严惩办,诚恐效尤日炽,何以安番庶而靖地方!且据宇旺及各社番民数十人来营喊禀,咸以该二犯常在各社滋扰多次,恳求速办。欲从末减,不特番心不服,自相仇杀不休;而察看该二犯形状,亦属凶恶异常。兼之反侧攸关,似未便拘泥例章,致稽显戮。又况郑基党与既众,往返讯验解勘,亦复疏失堪虞。现经本提督究诘再三,已无诬枉。拟请按照军法「抢夺民间物件」,即予就地正法,庶足以昭炯戒而快人心。余犯,获日另办。叶谋既系单身一人,叶言之父同黄珍并未同行,且已年老无知,拟免并究。茅寮系在空野地方,并无邻舍;大坪岗据供均少回家,张子社番人查不知情:均请毋庸置议。凶刀,据供抛弃,无从查起。惟据供称郑基、郑老英父子既敢以药铅、刀鎗违禁售卖番社,又敢造作谣言煽惑番心,实属意存不善,所关殊非浅少;且复结党为匪,截杀行人,尤为地方大害。同所存军火器械及供犯陈阿锐等,应请饬县会营严拿查起,务获讯辨,以除凶暴而安善良。

  所有讯明抢夺化番匪犯拟按军法就地惩办缘由,除咨明台湾镇查照外,相应录供备文移请。为此备移贵道台,请烦查照核覆,详报移知饬遵施行。须至移者。

  计移送供折一扣。

  叶谋、叶言口供

  据叶谋供:现年二十五岁,系嘉义县蚊子溪大坪岗人。父母俱殁,并无妻室、兄弟。

  据叶言供:现年二十七岁,系嘉义县蚊子溪大坪岗人。父名阿炭,年六十七岁;母李氏,年五十四岁。小的并无娶妻,亦无兄弟;与这叶谋系属同姓不宗。

  据同供:小的等向同叶阿炭、黄珍等受已革社丁郑基及伊子郑老英雇在猪牳劳地方搭寮居住,烧碱度活。本年正月初四日,郑老英雇小的等挑运火药□□觔、铅子□□觔、刀□托、鋡口杆,自嘉起程,要到大邦社驳换山货;并令小的等在张子社等候,尚有十余人作帮。是日旁晚,到张子社歇住,果有十一人行到;内惟陈阿锐、陈亚专、陈苍生、黄广、田贵等六人俱系相识,是郑基父子雇的,但不知是何住止;其余皆不知其姓名。黄珍、叶炭俱因年老,都未同行。初五日申时到大邦社,将所运各物向番目议换鹿茸、鹿筋、鹿鞭、鹿肚石及熊胆、熊皮各货;又将郑基父子所嘱「开路乃拒地制番之意,故使番人仇杀,不可行新开之路」并嘱令该番即去烧杀銮、郡二番各语告知番目。后因番目不肯换货这多,又不听、不收。小的们触怒起意,即于是日旁晚,乘机即在番目家中抢得乌布八弓(每弓约五、六尺),又米二斗零,谷四斗零,小米四、五挑,圭四、五只,熟烟一礶,猪肉四、五觔。小的等即于初六日黎明分挑各物,一起出社。先将火药、铅子、刀枪挑还郑基后,同往猪牳劳过去大路头之郑基烧碱茅寮住宿;分用布、谷,并同煮同食。后惟叶炭、黄珍仍是同住寮中,余皆散去。当抢夺之时,番人喝阻,小的叶谋有杀他左边手背一刀;其刀经已抛弃。十八日,在茅寮闲坐,突被番目率带番丁十余人到寮拿获送案。是日,黄珍适已回家;叶炭因番人看其年老,既拿、又放了。那郑基系住嘉义县北门外城边,〔又在〕离城三十余里之甘子溪地方,结党为匪;闻经嘉义县于正月初间往拿未获,烧了茅屋。余党甚多,仍在甘子溪出入,截抢行人。小的等亦知退悔,不该乘机抢夺;但求开恩就是。

  此案原拟咨请按照军法就地惩办,缘复细揣其中恐必尚有别情;而罪魁乃郑基父子,该二犯罪当不至立决;且郑基父子未经获案,无可质证。是以商请居停,改为发交嘉义县拘集讯办如左。此姑录存,以为程序。

  二七、移请发去二犯严加惩办并饬嘉义县侦拿郑基父子暨各匪犯由

  为移请核办事。

  为照本提督于本年正月因公晋郡赴省回台,于二月二十八日抵营;据通事杨庇、社丁黄马机同大邦社番目宇旺等回称:『缘本年正月初五日,有素不相识之棍徒十余人,各挑火药、铅子、刀枪等物到大邦社,称系已革社丁郑基同子郑老英、郑阿面等雇伊挑来,要令宇旺率领社众将令铅药、器械前去烧杀銮、郡二番;并云「此次开路乃因畏惧红毛拒地制番之意,故使番人仇杀。新开之路,切不可行」等语。宇旺当以已经归化,不敢妄为自招罪戾;且与銮、郡各番今昔皆无仇怨,何可为人所使。因此,不肯听从,力辞不纳。讵料棍等忿怒,乘机抢夺宇旺家中之乌布、米谷、活鸡、猪肉、熟烟各物。时因未奉宪谕,不敢追捕。心思不甘,因托社丁黄马机查访匪踪得实,当经酌带番丁十余人,于正月十八日在猪牳劳茅寮擒拿匪犯叶谋、叶言二名,认识实属在场抢夺之人。此外尚有叶炭一名在寮,因年老不能行走,故未并拿。当将所获二名,先于□月□日捆送来营,恳请讯办』等情。将该二犯派勇看守,饬令该番目等先行回社安业,听候讯办。本提督回营察核前情,当经提犯讯据叶谋、叶言供称:均籍隶嘉义县,在蚊子溪大坪冈地方居住,同姓不宗。叶谋止单身一人;叶言有父名炭、母李氏在家,亦无妻子、兄弟。其父子二人向同叶谋、黄珍等受已革社丁郑基及基子老英、阿面雇在猪牳劳地方烧醶度活,搭寮居住,俱罕回家。本年正且初四日,经郑基父子饬令叶谋、叶言等挑运火药□□觔、大小铅子□□觔,刀□托、鎗□杆等物前往大邦社驳换各项山货,并令该社番目宇旺即将药铅、器械前去焚杀銮、郡二番,暨以「开路乃畏惧红毛拒地制番之意,故使番人仇杀,切不可行新开之路」遍告番民。又嘱叶谋、叶言,先在张子社等候郑老英尚有伙党十余人同帮前去。其时叶炭、黄珍俱因年老,均未同行。叶谋、叶言即于是日自嘉义北门外郑基家中挑运起程,旁晚行至张子社等候。少顷,果有陈阿锐、陈阿专、陈苍生、陈榜、黄广、田贵等六人到社,俱系郑基伙党;尚有五人,则不识其姓名、里居:同叶谋、叶言共一十三人,初五早,即由张子社一同挑运起身,申时行抵大邦社,送与该番目宇旺,并传述郑基父子所嘱之言。该番目不听、不收,该犯等忿怒较闹,叶谋起意乘机抢夺宇旺家中乌布八弓(每弓约五尺),米二斗零,谷四斗零,小米四、五挑,圭四、五只,猪肉四、五觔,熟烟一礶;火药二觔零、铅子二斤零,其鸟枪四杆亦被宇旺夺去。伊等随于初六日黎明分挑各物,一同出社。先将药铅、刀鎗挑还郑基后,即同往猪牳劳茅寮居住分用,并同煮食。叶谋、叶言仍与叶炭、黄珍同住茅寮,余皆散去。至正月十八日,突被该番目等到寮捦获送营。是日,黄珍适已回家;叶炭因年老,番人既拿又放等情,供认不讳。又据供称:郑基父子系在嘉义县北门外城边住家,又在离家三十余里之甘子溪地方结党为匪。本年正月,曾经嘉义县会营前往拿办未获,仅将贼屋烧去。现在郑基父子、余党仍在甘子溪出入,截抢行人等语。余与宇旺所称,大略相同。查现当开路抚番、正在固结番心之候,岂容匪类诱惑,抢夺肆行;即药铅、刀鎗等项,不准售卖番人,久经示禁在案。郑基父子竟敢违禁,雇人挑送该社,而使其焚杀銮、郡二番,致有乘机抢夺番物之事!且据所供「开路为畏惧红毛拒地制番」等语,如果属实,则系有意摇惑番心,而使之互相仇杀;殊不知其作何居心?大局攸关,非同浅鲜。又况胆敢结党为匪、截抢行人,尤为地方大害。若不严密围拿、起赃讯办,何以除凶暴而安善良!即叶谋、叶言二犯为人挑送禁物,藉端抢夺,亦属罪无可逭;均应监候质讯究办。

  除札饬敝军左营官吴参将立贵派拨弁勇即将叶谋、叶言二犯小心解交嘉义县收监,查起各项禁物,严拿郑基、郑老英、郑阿面及供犯陈阿锐、陈阿专、陈苍生、陈榜、黄广、田贵等并各匪党,务获讯拟详办,暨咨台湾镇查照外,相应备文移请。为此备移贵道台,请烦查照饬遵旅行。须至移者。(云云,照上叙至暨咨请台湾道查照饬遵办理外),相应咨达。为此合咨贵镇台,请祈查照饬遵施行。须至咨者。

  为饬遵事。

  照得本提督于本年正月(云云,照上叙至除咨移台湾镇道查照饬遵办理外),合行札饬。为此,扎仰该将即便遵照,克日派拨弁勇迅将发去叶谋、叶言二犯,备文小心移解嘉义县收监,查起各项禁物,严拿各犯质讯,按拟详办;仍将派拨弁勇衔名,同起解到县交收各日期具报查考。均勿疏忽玩延!懔慎。特札。

  计发犯人二名:叶谋、叶言。

  二八、服阕起用并奉文带勇及蒙恩记名提督亟应遵例造具履历由

  为呈送履历事。

  窃照本职(本提督)前于同治十一年二月十四日在实授闽粤南澳镇总兵任内,闻讣丁父忧,遵例解任回籍守制;报奉禀明在案。计至同治十三年五月十四日,二十七个月期满服阕;正在英德县原籍请文起服间,适值台湾有事,六月十五日承准钦差大臣沈奏调,募勇前赴台湾防剿。八月初九日,行抵广东省城,承准两广总督部堂瑞照会,委署南澳镇总兵篆务。时因东事孔殷,先行统师东渡;于八月十七日到台。九月,进扎中路,统领军勇办理开山抚番事务。嗣缘未能兼顾赴任,请准另行委员署理。光绪二年正月,承准两江总督部堂沈咨开:『遵保剿服番社并开山出力案内,汇案请奖;光绪元年十月六日钦奉上谕:「吴○○着以记名提督,请旨简放。钦此」』。钦遵在案。复查迭次奉文各省军务案内:保举记名提、镇,应由各路统兵大臣或该省督、抚取造出身履历出考,分咨军机处各衙门注册该办』等因,遵照在案。○○系实授闽粤南澳镇总兵服阕起用之际,适值奉文带勇东渡,节因军需关重,是以未及造送履历。兹复蒙恩以提督记名简放,亟应遵例办理。除造具出身履历分送两江、两广总督部堂、福建巡抚部院察照外,理合具文呈送。为此,咨呈宪台鉴察,俯赐核咨军机处注册暨咨兵部、兵科查照,并祈示覆施行。再,本职现用木质关防,文曰「统领飞虎营全军之关防」,系奉钦差大臣沈在于台湾大营颁给,业将启用日期呈报在案;惟军机处、部、科各衙门未经通报。○○现仍统军深入内山办理开山抚番事务,无从借印;履历册内自应盖用木质关防,合并声明。须至咨呈者。

  计呈送履历三本。

  (云云,照叙至遵例办理),除将出身履历具文咨呈闽浙总督部堂李察核咨送军机处注册并请分咨部、科察照暨径送□□察核外,理合具(备)文呈送。为此,咨呈宪台(贵部院)察核施行。须至咨呈者。

  计呈送履历册一本。

  二九、通报拟定三月十八日率带亲兵由营起程赴郡航海北行并饬线鎗营二哨先赴郡城听候带往由

  为呈报(咨报、移知)事。

  本年三月十四日,准营务处台澎夏道(营务处台澎道夏、贵营务处)函开:『三月十一日,彭军门乘坐「济安」轮船来台,云已奉两院奏请会同贵军门查办台北各事。并奉抚宪函示,已请贵军门酌带一营或数哨,就近带往北路;又恐贵部仅有两营不敷分扎,即以林副将福寿所带线鎗一营拨归统辖等因。惟思彭军门仅带亲兵数十名前来,似觉太少;若候贵军门调勇同往,又恐缓不济急。现由敝处派拨两哨,即日先随彭军门前赴苏澳。但查「福星」轮船不日可到,贵军门是否酌带所部仍由郡城乘坐「福星」轮船续往苏澳?抑由中路取道璞石阁、秀姑峦而达新城,再请彭军门亦赴新城与贵军门会办?诸候酌裁!其撤勇一事,彭军门抵苏澳后,拟即先办;并祈迅赐函覆为盼』等因,到本职(本提督)。准此,查中路修理工程,夏初定可完竣。○○(○○○)原以营中应办公事不日即可清厘,拟定本月二十日亲赴后山及各海口,沿途履勘,顺抚番黎;业经具(备)文通报在案。兹既奉宪台(贵部院、两院)会奏,请即会同彭提督(军门)前赴北路查办各事,并准营务处台澎道夏函开「福星轮船不日可到」,兼之苏澳一带亦有应办事宜,自应取道郡城,乘坐轮船前赴苏澳会商办理。即由苏澳沿途履勘直抵后山,较为妥速;且得与夏道(台澎道夏、贵道台)面商一切。所有后山路工,或由北路秀姑峦海口绕转璞石阁勘验回营、或俟北路事竣回营再行定期前往,届时察看而行。至敝部飞虎军勇分扎沿途要隘,抽调较难。当查嘉义原有营、县驻防,毋庸另扎哨勇。现已飞饬林副将福寿即将所部线枪营中哨弁勇一百名亲率前赴林圯埔先行择地驻扎巡防;原派移扎林圯埔之线鎗营二哨配足军火、器械、粮饷,飞饬哨弁克日带赴郡城,听候带往北路遣用,通报查考;仍俟事竣撤回中路,再行分拨驻防。现将营中应办事宜赶紧清理,拟定三月十八日率带亲兵数十名由营起程赴郡,航海北行。

  缘准前因,除分别呈咨查照并饬遵办外,理合具(相应备)文通报。为此咨呈(合咨、备移)宪台察照(贵□,请祈(烦)、烦为查照)施行。须至咨呈(咨、移)者。

  三○、拟上丁中丞片禀

  敬禀者:窃亮本隶仁帡,饫叨至教。故自帅师以至筮仕,洁清自矢,断不敢稍存私意,图无名苟且之财;以致日上债台,抱亏綦重。

  缘自前年五月奉文募勇一千名来台防海,其时心殷投效者拥跻不开;然皆勇于打仗、勤于办事旧人,不得不带同东渡,共计逾二百七、八十名之多。时闻台湾军务重大,多带二百余人,自无不可安置之处。迨抵台以后,禀求至再,概不准行;思必负累不了矣。幸遇唐副将守赞募勇前赴北路尚未成军,因得拨去一百名,以足该军之数;其余多系旧部保有官阶员弁,不愿往投别军,祇得垫给口粮,带随差遣。嗣后沥情,再三禀恳。至是年十一月十五日,幸蒙沈宪准补亲兵一百五十名,每名月给薪水银四两二钱;尚有二、三十人,在营候遣。因念远涉重洋,情殷报效,不得不公同吃饭,并各给亲民口粮一名以示体恤。计自同治十三年七月二十由粤启程起、至十一月十四日止将近四阅月,已垫去银二千余两;又垫来台时船价五百余两。迨奉文督办中路开、抚事务,自移扎内山以来,如垫给番人来营饭食酒菜,不下千余两;又买备二营半药材,亦将一千两;又垫给员弁、通事、社丁人等入山查探、招抚及编造番册等事用费未报销者,亦约有一千两;又查淮军及北路罗提督两处文武随员俱有支食薪水,卑营文武随员在营出力办事者约有四、五十员以及文案书手均未给领得项,亦垫二千余两。旧腊核数,业已亏累七千余两之巨,人所共知。后因深入内山,勇额不敷派扎;请将原拨唐副将之勇一百名调回,议准另开一哨,以资分扎。原□每营营官,按月应给公费银一百五十两;卑营亲兵一百五十名,并添开一哨,合成半营,月亦应支公费银七十五两,以资添补旗帜、号衣、医药、纸张、文案、书手一切费用。却因○○公事纷繁,忘未请领,计垫一千两有奇。其三节节赏,却系发给二营半之数。惟垫给至于如此深重,勇足数实,术乏补苴。○○统领是军,乃起服候补之员,非张镇、罗提督之有俸廉可垫者比,不免东挪西扯;至于今,已属告贷无门矣。乃薪水既无支食,而公费亦无丝毫;时恐愈累愈深,再四禀咨。无如沈宪度量宽宏,自不作主;致任唇焦颖秃,均不准行。竟至王中丞到台后,洞察负累情形,函称「致使阁下赔垫,弟等于心何安!容与支应局相商,再行回报」等语。候至旧年十月,方蒙议准按二营半自前年八月十七到台起,每月补给统费银一百两。杯水车薪,终属无济。即今按月支领,亦祇敷油盐、柴炭之需。然非王中丞见谅用情,亦断难有也。辰下抱亏弥巨,诚有不得了之势;较之南北路情事,不啻天渊。缘沐垂青,用敢上渎。

  至于勇□并亲兵共一千二百五十名,除亲兵一百五十名必须随护卑营以资出入后山差遣并防护营盘外,实勇一千一百名分扎三百余里,实形单薄;若非幸得攻心之法、番人悦服,众寡之势,何堪设想!缘恐小人谗说,是以未敢请添。并此禀明,统祈钧察!

  肃具芜禀,敬请崇安!伏希慈鉴。□□□□谨禀。

  三一、通报现饬线鎗营速即抽调驻防嘉义县同下加冬弁勇二哨克日前往林圯埔驻扎由

  为呈报(咨报、移知)事。

  光绪二年三月十二日,东埔营次准营务处台澎夏道(总理营务处台澎道夏、贵营务处)咨,以林副将福寿所部线鎗营于上年十一月间调赴嘉义驻防,经报下加冬、他里雾、北港地方均关紧要,分派三哨扼扎,自带亲勇及后哨驻县城,随时会同营、县巡缉;当经核覆照办。兹查林圯埔为内山往返必由之路,该处商贾辐辏、良莠不齐,必须派勇分驻弹压;嘉义县城及下加冬两处,现可不扎。即饬督带两哨前往林圯埔驻防;该营统归贵军门就近节制调遣。除禀报移行外,备咨查照等因,到本职(本提督)。准此,经饬林副将速即遵办,抽调驻防嘉义县城弁勇一哨同下加冬弁勇一哨,克日前往林圯埔择地驻扎,严密巡缉;仍将遵办缘由并移扎日期,通报查考。

  惟查后山地方辽阔,倘有应行变通或遇紧要,自当随时察看,就近调遣,再行饬遵具报。

  兹准前因,除通报饬知外,理合具文呈报(相应备文咨报、合就备文移知)。为此咨呈(合咨、备移)宪台察照(贵部院察照、贵□请祈(烦)查照)施行。须至咨呈(咨、移)者。

  三二、赏番衫裤数目请即发给价银由

  为呈报(咨报、移知)赏番衫裤数目(领状),请饬发给价银(给价银)以资归款事。

  窃(为)照前因归顺番民裸体无衣、求赏衫裤,业经○○(○○○)酌拟:除未来者不必往赏,凡有来营剃发投诚并帮同开路工作者,无论男妇、大小求赏衣衫而必不得已者,各给粗布短衫裤一套、白布红边背身一件以示区别而顺夷情,约计拟造四、五千身可资赏给一案,禀奉钦差大臣沈批开:『……』等因,由营务处(贵营务处)移请查照前来,遵经依弁前赴鹿港、南投各处先行购制二千身,陆续运回备赏;业将办理缘由,呈咨在案。

  嗣据差弁禀复:拟定俱用大青粗布,每衫裤一套实用工料库平价银八钱六分;其背身一项,布值虽属无难而制工倍贵,未敢购办,请示前来。当饬背身一项,毋庸办造;赶将衫裤速制去后。旋据陆续制便解送到营;凡遇调集开路并帮同负米、运石、伐木、拔茅以及来营归化之番民番妇赤体无衣,再三求赏者,均经给予衫裤一套。或由通事、社丁填缴领状,或着各番丁雇人代写领状,并取指摹缴收。该番等络绎求赏,踊跃领穿。

  嗣因不敷应赏,并据后山各员弁恳请酌给前来,复经添制三百余套。计自上年七月起、至本年正月止,合共赏给粗布衫裤二千三百零二套,每套工料库平价银八钱六分,共银二千零二十五两七钱六分;另粗布裤二十二条,每条库平价银三钱八分,共银八两三钱六分:合共库平银二千零三十四两一钱二分。此项系向各店铺先行赊欠,应即请领归款。

  除将据领、额状并备印领移支应局(支应总局)核明发交差弁即日承领解营以便清还归款暨移营务处(总理营务处台澎道夏)查照外,理合具(相应备)文呈报(咨报、移知)。为此咨呈(合咨、备移)贵部院(营务处),请祈察核(查照),饬发施行。须至咨呈(咨)者(贵总局,请烦查照,希将前项银两核明,迅赐发交差弁□□□承领解营归款;并希见覆施行。须至移者)。

  三三、买建牛辒辘公所一座业经派弁召匠兴工以便驻扎由

  为呈报(咨报、移知)事。

  窃(为)照中路道途既辟,市镇未开;应于来往适中之地建盖公所、腰站,以便官军行旅住宿。其间经将前山牛辒辘地方应建公所一座,于造报塘坊、桥梁册内,随册声明在案。

  缘查牛辒辘为南北投、集集、林圯埔、社寮庄及埔里社前进茅埔、东埔适中快捷方式,越浊水溪东北逾大山,则系水沙连等社后路;其西北则由水里坑越土地公坑而达田头、水里、猫里、审鹿、埔里、眉里等社,登高俯瞰,路程俱在目中:非但为来往中途,且复前后山运粮必经之处。将来开辟埔、眉六社,亦须驻军于此,藉以联络声威。惟是旷土难寻民居,田亩之外,余地甚少。现经本提督亲临选择,勘得附近庄外右边适有民人陈荣瑞倒屋空地一所,横、直各长一十四丈。询据陈荣瑞声称:系伊契买之地,情愿转售。当经委弁觅中查明属实,三面议定,业已发给地价洋银六十元(七二兑),合库平洋银四十三两二钱;立契呈缴,插界收管。

  除将契券移送支应(贵总)局查收存案,一面派弁召匠购料兴工,建盖公所,及所需地价工料银两,工竣仍归经费册内报销暨分别呈咨移行外,理合(相应、合就)具(备)文呈报(咨、移知)。为此咨呈(合咨、备移)贵部院(营务处、总局)请祈察(烦察、烦为查)照施行。须至咨呈(咨、移)者。

  三四、札委陈日荣坐镇沙汕头任理来往公文以昭妥协由

  为札委事。

  照得本军门督办台湾中路开山抚番事务,所有粤东各衙门来往公文以及购办一切器具,必须委员坐镇中途任理转运,以昭妥协。沙汕头地方为闽、粤适中之地,应即派员前往承办。兹查有预保守备前任南澳左营千总、降补外委陈日荣熟悉该处地方,办事勤慎,堪以委办。除移营查照外,合行札委。为此,札仰该弁即便遵照,克日驰往沙汕头赁住,常川坐守。遇有粤东来往公文,务须登号包封,分别妥寄投递;要需各项器具,购到之日,立即商搭妥船运赴鹿港转运来营:均勿疏忽迟延,有负委任。凛之。特札。

  三五、领过军火等件逐一查开清折移送支应局核销由

  为查明开折移覆事。

  本年四月初□日,在□□营次接据营包封,本年三月二十五日准贵总局咨开前事,请烦查照,希将同治十三年筹办海防以后自何月日起、至本年二月止借领过某项军火若干,逐一查明开折覆局。其自三月起,并祈备具正副印收同送:望切施行等因,到本提督。准此,查敝部飞虎军勇两营自同治十三年八月十七日到营起、至光绪二年二月止,先后□次赴局领到洋火药三千斤、土火药三千斤、铅码三千斤、铅条三千斤,又由台澎总镇张移拨到火绳二千盘、土火药三百五十斤,又拨到刘都司所存土火药二百一十一斤、铅子九百八十四斤,均有备办印领随文移送,并分别呈咨、移请查照在案。嗣据领到前项火药所用无多,当经拨出一千斤转向台澎总镇张行营换到土火药一千斤,以资演练、打靶等需,亦经移知又在案。

  兹准前因,除自本年三月以后自应查照来咨办理外,合就查明,开列清折,备文移覆。为此,备移贵总局,烦为查照施行。须至移者。

  计移送清折一本。

  三六、据抚垦局来禀民间请垦多在埔里祇缘官军未定罔敢给照转请核覆由

  为据情转请核覆饬遵事。

  本年四月□日,在□□营次接到营包封,本年三月二十七日据中路抚垦局委员何令銮、从九品张秉钧等联衔禀称:『本年三月二十一日,奉臬道宪夏札开:「本年三月十七日,奉巡抚部院丁批开:……批示施行』等情,到本提督。据此,查此案先准营务处台湾夏道(贵营务处)咨请查照,业经转行查覆在案。惟是中路所开沿途荒地,前山较少;是以民间罕有愿开,将来似应经与附近社番分垦耕种。此外,平原旷野可垦为田之地,多在后山;无如相隔二、三百里之遥,前山之民诸形不便。且未建城设官,董率其事;民人无所凭依,故亦观望不前,认垦尤鲜。至于埔、眉六社土腴地广,固人人久所垂涎者。旧年春间,曾经本提督揽揆情形,详陈利害;即质之在事文武,亦咸以开辟道路、建城设官之举为宜先。业经钦差大臣沈会议奏准,以鹿港海防同知改为理番抚民同知,移驻埔里,以资治理;钦遵在案。兹该委员等以埔里认垦者多,官军尚未举办,罔敢给照。所设招垦局可否暂行停撤?禀请转咨贵部院察夺饬遵。本提督揣度情形,计自设局以来,办理颇有功效。今之纷纷请垦者既多着意埔里,自应以开辟六社之迟速决去留也。该委员等拟请暂停,系为撙节经费起见。如举办在迩,所省亦属无多;且免旋撤旋开,转形周折。又况城池未建,新官移驻尚□需时。一旦兴工,则认垦者势必接踵而来;鹿港相距尚遥,一时似亦难于承办,仍弗如设局为宜。据禀前情,除移营务处查照并批饬「候示遵行」外,相应据情转请。为此备咨贵部院,请祈察核饬遵示覆施行。须至咨者。

  为据情转请查照事。

  (云云)据奏前情,除咨请巡抚部院丁察夺饬遵并批示外,合就据情咨达。为此备咨贵营务处,请祈查照施行。须至咨者。

  批(副禀)

  查此案先准营务处来咨,业经转行查覆在案。兹据禀称民间请垦既在埔里者多,祇缘官军尚未举办,罔敢给照;所有中路招垦分局,应以开辟埔社之迟速决去留也。现已据情转请抚部院察夺饬遵,仰即查照办理;仍候营务处批示录报。此缴。折存。

  三七、据情转报丁忧日期并请留营差遣仍俟军务完竣再饬回籍补制由

  为据情转报丁忧日期,并请留营差遣事。

  光绪二年三月初五日,据随营委员试用未入流吴炳勋禀称:『窃卑职于同治十三年七月二十日随军来台,当奉赏派办理支应事务。嗣缘开山抚番,复奉委采办粮食、器具,并先后会同员弁深入番社编造户口,劝抚番黎。光绪元年二月给假旋粤,报捐未入流,指分福建试用,随即晋京验看。五月初十日,领凭出京。时因风雨阻滞,沿途耽延,盘川缺乏,顺抵台湾措资;经奉委赴艋舺采办粮米,运赴后山接济。至十月差竣,并措便资斧,即由东埔军营起程,驰往台郡附搭轮船赴省。于十一月二十八日禀到,缴凭候补。光绪二年正月二十日,复奉宪台饬调,来营差遣。二月十三日,蒙抚宪传写履历,核对笔迹,即日禀辞东渡,于是月二十六日到营;业将到营日期,禀请转报在案。旋奉宪札,仍委办粮食差使。不料于三月初四日接到家书,卑职亲父显仁亡年五十五岁,于光绪元年十一月十九日感冒风寒,时经□□亲弟成章等在家医治罔效,于十一月二十九日在广东韶州府英德县本籍身故。□□系亲生长子,例应丁忧;计自光绪二年三月初四闻讣之日起,不计闰,扣至光绪四年六月初四日止,二十七个月期满服阕。伏念卑职随军来营,重洋远隔,既未侍奉汤药,复未亲视含殓,呼吁无地,抱恨终天。合无仰恳恩施,俯赐给假回籍治丧守制,稍尽乌私。所有闻讣丁忧及请假回籍守制缘由,理合具文禀报。为此具禀,伏乞宪台核示转报核咨施行』等情,到本职(本提督)。据此,查从前军营差遣人员凡遇丁忧,适有经理要件、一时未能更易者,请准留营,历有成案。该员采办粮米已经熟悉,军食关重一时,未便更易;自应援案留营,以资熟手。仍俟军务完竣,再行饬其回籍补行守制,以符定章。除批饬遵照暨咨移查照外,理合呈(相应、合就)呈(咨)报。为此咨呈(备咨)宪台鉴察施行(贵部院请祈鉴察核咨大部注册仍祈赐覆施行、贵营务处(司)请烦查照施行)。须至咨呈(咨)者。

  批

  查从前军营差遣人员凡遇丁忧,适有经理要件、一时未能更易者,请准留营,历有成案。该员采办粮米已经熟悉,军食关重一时,未便更易;自应援集留营,以资熟手。务须勉抑哀忱,墨缞就理;仍俟军务完竣,再饬回籍守制。除咨请福建巡抚部院核咨大部注册暨咨移查照外,仰即遵照。缴。

  ——以上录自抄本「台湾中路开山抚番案稿」。 
台案汇录壬集卷四

  三八、闽浙总督何璟、福建巡抚张兆栋拟请添设移改疏(光绪十年)

  三九、垦照(光绪十一年二月)

  四○、中路理番同知蔡谕编新港社各番下姓字郡名堂名(光绪十二年十二月)

  三八、闽浙总督何璟、福建巡抚张兆栋拟请添设移改疏(光绪十年)

  窃臣兆栋前因渡台巡阅,条陈应办事宜,拟请在水沙连另设通判,将罗汉门巡检改移澎湖;奉批旨:『知道了。所有应办事宜,即着该署抚督饬属员详细查明,妥为筹议,会同何璟奏明办理。钦此』。当经恭录转行钦遵。兹催据台湾道刘璈议详,批由藩、泉两司会同善后局司道核明请奏前来。

  臣等伏查台湾水沙连在中路之后山,未经开垦。以先祇为荒埔,近以田园日辟,渐成要区;其界内之埔里社地势坦平,民番杂处,尤为后山中权扼要。前议鹿港同知改为中路,移扎水沙连,曾于埔里地方建设土城、官廨。今鹿港同知未能改移,亟应另设通判一员,驻扎埔里办理抚番开垦事宜,名为埔里社抚民通判;凡有民番词讼,俱归审讯。将来升科等事,亦由其经理;如遇命、盗等案,仿照澎湖通判之式,由该通判勘验查缉,移归彰化县招解。仍先由海防经费项下酌给津贴办公,一俟田园垦升,将养廉、役食等项次第筹给。其与彰化县如何划界,容新设通判到任后会勘定议。至于澎湖岛屿纵横,文职祇一通判,控驭难周;是以有罗汉门巡检改移妈祖官之议。现经刘璈覆加查勘,距澎湖厅治九十里之八罩地方,较妈祖宫更为紧要。该处居民以渔为业,良莠不齐,每有海船搁浅,乘危抢夺情事;厅员既鞭长莫及,汛弁、把总又不足以资镇压。拟将台湾县罗汉门巡检移扎八罩地方,归澎湖通判管辖;附近将军澳等屿,即归该巡检分管:因地制宜,洵于海疆有益。巡检俸廉、役食,悉仍其旧。应需衙署,委员勘估,就海防经费拨款妥办。

  除咨部查外,合无仰恳天恩,俯准添设台湾埔里社通判一员;将罗汉门巡检改为澎湖巡检,移扎八罩,以资治理而重巡防。如蒙俞充,并请敕铸「埔里社抚民通判关防」、「澎湖八罩巡检印信」各一颗,颁给领换,俾资信守。罗汉门巡检旧印,俟新印颁到,镌字缴销。以上二缺,照台地向例,均作为调缺。俟准部覆,分别办理。

  三九、垦照

  署理南雅理番总捕分府、稽查台北脑务兼带隘勇左营宋,为给照管业事。

  案据该土目夏矮底、经理张有卯等禀称:伊于上年四月间禀蒙前总办孙给出竹南保新藤坪荒地一段,现已招田开垦,尚未成田。惟该地四至亦已委员勘明:东至大仑顶透落十四份界石钱打劳毗连为界,西至地名朱角山陈阿连毗连分水透狮头山顶至崁水流入藤坪为界,南至堵凹口翁阿福毗连透上大仑顶分水为界,北至石涧仔杨屋店周增舍毗连分水为界。入处界址丈数之额:东南角大仑顶分水流出西北角旧藤坪水涧蔡进兰毗连丈数,有五里六远;西南角地名朱角山陈阿连毗连分水横丈过东北角朱加礼、周增舍二人毗连石涧头分水丈数,有四里六远。四至分明,垦换印照等情到厅。

  据此,查案先据该土目等赴局具禀,当经孙前总办委员勘明给发垦单在案。据禀前情,所有该处埔地将来开辟成田、勘丈升科,应得垦照换给印带、请领司单,以资永远管业。除禀批示外,合先给发垦照。为此,照仰该土目即便收执,永远管业。一俟开辟成田,务速赴厅禀报,以凭勘丈,按则升科;毋虞争执!须至垦照者。

  右照给土目夏矮底收执,

  光绪十一年二月初七日给。

  四○、中路理番同知蔡谕编新港社各番下姓字郡名堂名

  中路理番分府蔡谕土目新日升悉:兹将编定新港社各番丁姓字郡名、堂名,开列于后。仰饬各番一体遵照,毋违!特谕。

  计开:

  致(新亨堂)、雨(新隆堂)、露(新吉堂)、结(新泽堂)、为(新宠堂)、霜(新父堂)、金新(新怀堂)、生(新庆堂)、丽(新笏堂)、水(新附堂)、玉(新辉堂)、出(新采堂)、昆(新绩堂)、冈(新猷堂)、剑(新谟堂)、号(新勋堂)、巨(新麻堂)、阙新(新禧堂)、珠(新范堂)、称(新锦堂)、新(宝港堂)、蔡新(宝石堂)、咏(兴国堂)、朝(方山堂)、瑴(宝心堂)。

  其有袭用唐人之姓及以「潘」字为姓者,均于姓下添一「新」字为双姓,以「新」字为堂名。其袭用唐人之姓者,或加作金、玉、邑三部内所有之字亦可。

  光绪十二年十二月十三日给。

  ——以上录自抄本「台湾理蕃古文书」。 

标签:

 

您可以通过这里浏览到上下篇章:
  • 上一篇:没有了!
< >
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昵称:Ctrl+Enter 快速回复
为您推荐 更多
扫描二维码
mp-265g 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公众号 ICC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