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充值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传承网>>藏经楼>>道藏>>正统道藏正一部>>正文内容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五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五
  嗣孙四十三代天师宇初编次
  七言律诗
  次御制赐于真人韵
  玉篆金章咏洞真,真中高妙孰能伦。世绿拨去神常静,精食休来饭已尘。
  且为圣明常赞化,未应柄逛便终身。自循多幸因君命,得往琳宫见一人。
  京师夜坐怀浑沦庵有作寄之
  独坐空庐静可知,江城意味岂如斯。君看凤实初成处,自称蟾华欲妙时。
  酒兴愿同云叟乐,风尘无取庆宗诗。山中林壑虚明境,不得归吟有所思。
  次韵答赵尚书
  炎蒸时节别家山,霜雪如今却渐寒。恨我虚名徒涉世,忆君高语共凭栏。
  比因厌客连朝外,长是援琴终夜弹。已得明春归去旨,预惊灵鹤整翎翰。
  送于真人
  仰慕清声实积时,前朝因幸拜彤闱。稍瞻风致频相见,又恨霜天遽告归。
  至德馒劳中下笑,高才须信古来稀。自惭功行亏杨许,安得南真试太微。
  新荷
  败荷已尽小荷圆,昭眼含香尚忍怜。月帝来寻青玉匣,金童立认碧铜钱。
  已凝重露资清气,何幸轻风扫淡姻。远有华峰全美在,花开般捧烂红鲜。
  钱塘
  几万人家水绕城,白云开处见丹青。地连金色三千界,山瑛瑶峰六尺屏。
  晓托阑干披宿露,夜收帘蟆透寒星。制江风物端无赛,半拟蓬莱半洞庭。
  恒甫以新茶战胜因咏歌之
  人言青白胜黄白,子有新芽赛旧芽。龙舌急收金鼎火,羽衣争认雪瓯花。
  蓬瀛高驾应须发,分武微芳不足夸。更重主公能事者,蔡君须入陆生家。
  题皇仙宝积观
  仙去仙人往结庐,我来自喜驻云车。秋阳今日七月九,花蕊长春千载余。
  一孤松前流水出,数行沈约戏题书。围暮注酒妆莲实,聊复有无谈太初。
  京师七夕率赋
  七夕风光岂易阑,一年一度巧相干。不惊高处流星过,尽向今宵仰面看。
  花月有情天阙玲,胭山随分酒杯寒。从兹肃肃秋阴后,却恐衣袁未复单。
  自京还始来龙变轩觅故年幽致闲成长句粗写虚心
  寻得故年香翠团,共将真赏倚阑干。几随白日飞仙变,半为今朝宝黑乾。
  光玲未枯春物笑,影疏来趁月华看。江南秋景犹繁剧,赖此一襟风月寒。
  还山
  长年京国甚羁囚,丘壑归来始自由。流水有声如共语,闲云无迩可同游。
  猿依松影看丹鳌,鹤与芦花入钓舟。如此柄迟良不恶,红尘何事辱呜绉。
  答太守虞察院游仙岩诗
  累年林下意何长,岩谷风霜亦备尝。俗客不曾交得到,达人应未以为狂。
  江亭昔造怀宁海,石屋今居似濑乡。谁拟上饶新太守,却因朝谒到山阳。
  饭月偷然堂
  密林崇岫往留连,十载官非上士班。赤帝御龙行末伏,嫦娥分月入深山。
  关津洞达干戈后,食息将安州里问。今也柳堤真吏隐,清流华薄地宽闲。
  题冲虚堂
  养其冲气以全生,柄息虚堂只数楹。南浦道高坊号美,太微风暖木兰清。
  百章为爱青林密,三体应书老子成。未有紫宸朝觐日,两余几处白云轻。
  〔 赠项先生〕
  琴斋乃予旧居,以琴名斋,五为之也。项先生与诸生居之,谈庄讲老有佳趣。向尝造焉,而忆往事,乃亦有分胜多徕之处。成诗呈项先生者,书其实耳。
  琴斋高致有真风,山合延宾未折中。来问死生非碌碌,为谈庄老肯匆匆。
  喜今可与君还往,惜昨曾留客许同。处士或将方寸比,斯人为不唠焦桐。
  浑沦庵庆成
  高斋忽已庆成功,赤石苍压入眼中。贞节由来拘世业,稚川随处是家风。
  红金柜隐书尤秘,碧玉壶清酒不空。昆闱归期应可展,我来时欲笑歌同。
  仙岩寺
  依然仙迩倚岩开,真馆何年竟草莱。今日梵宫方得到,旧时玄鹤也飞来。
  一条涧水琉璃合,万迭云山紫翠堆。禅客夜深能共坐,满窗明月正徘徊。
  汪精玄降睡有作
  万籁沉沉月满空,一枰初胜瞥玄翁。金壶饮罢前村酒,玉斡闲歌太古风。
  羡我无眠神已爽,笑渠贪睡意何浓。回头为报孤云道,清浊由来自不同。
  和答周提刑
  试於闲处寻闲境,松竹无言绿满秋。方外每烦勤下谕,山隅何幸偶来游。
  一帘芳草庭前长,千载遗书圯上求。得请南还乐居此,清谈深感圣恩优。
  本竹治
  有兴来登最上山,真风长在可跻攀。世问浊质能相信,云外清游岂肯闲。
  怪石欲飞明落落,惊湍直下响潺潺。寻常众目应难见,蕾买真人暗往还。
  蒙秦治
  紫垣佳客有灵踪,独木为桥处处同。一自浑家参太极,更谁连步上青空。
  槛前怪木冬长碧,岩下灵光夜久红。真泽不随时世斩,出尘人世入神功。
  平盖治
  昔人已去附龙鳞,神黑犹存录籍真。洞口记曾三拜日,云问别是一家春。
  钓丝无迩龟鱼静,樵客忘机虎豹驯。金井未经新汲引,已无胸次一纤尘。
  云台治
  汉朝人与道翱翔,是处遗踪属静方。姻外桃花非俗种,风前柏实有余香。
  杖穿翠霭通深官,舟驾洪波入渺茫。千八百年三十代,云台空碧佩琳琅。
  烬口治
  真真相袭养真材,万木深沉一水回。珠逞夜明秋浪定,磬含霜韵晓霞开。
  二仙已远教谁遇,三粒还能待我来。若遣青童验输迹,断姻无影落苍苔。
  后城治
  近枕长河即化坛,拟超坛侧到河干。丹砂在地经冬暖,玉竹成林入夜寒。
  水鹤应思冥象外,山翁愁不到眉端。杖头已指丹霞景,密有尘罗络我难。
  公慕治
  一坛幽古万松阴,意为寻真特地探。翳翳野云披绿岸,时时疏雨洒青林。
  真图未落前朝手,短褐堪求古圣心。鹤辇近过游息处,桃花流水尚堪寻。
  平冈治
  千松万竹荫真祠,多少寻真不记归。枕石池台全似古,穿云溪涧一如飞。
  玄猿夜久呜寥闻,黄鹤风高入太微。直自六天浑屏静,圣功何代不皈依。
  主簿治
  映尽朝阳与暮霞,苦无轩冕送尘沙。旧闻灵草千年种,近有幽人一两家。
  彩凤每来寻竹实,灵禽时复啄仙花。伟哉往昔轻腾客,岂有心贪五马车。
  玉局治
  座隅依约有余香,威丧如存动悚惶。笋石并抽擎天关,金泉一带自汪洋。
  因谈妙有开迷径,直指无何入故乡。季世孰能稽万一,日随诸境愈忙忙。
  北郁治
  满坛明月化宫春,千古依依杨柳津。碧沼不容生俗物,玉毫宁复示俦人。
  幽寻已与三玄约,静乐谁知一点亲。世外清游堪准拟,输蹄无迹辗香尘。
  金丹诗四十八首
  金鼎玄珠夜半功,纷纷五彩满房中。只为日月交加合,却被龟蛇取次攻。
  乍见容仪方恍惚,久看相貌即朦胧。殷葱为报阳人道,此个真空不是空。
  假法人问有万般,君宜求取紫金丹。昆仑山上楼台耸,北海炉中龙虎钻。
  此个药中为贵宝,将来炼就作天官。玉皇数下金玄诏,始信云衢去不难。
  流俗纷纷不悟真,不知求己却求人。只贪世上无穷色,忘却人问有限身。
  鼎内药成堪益寿,水中金尽化轻尘。北郁山下景囊土,总是人间不了民。
  不觉年年捻指过,急如催浪转长河。鼎中日月知人少,世上阴阳识者多。
  尽为资财损真性,皆因女色逐流波。□□半有归泉路,忍把真元乱鬼魔。
  堪笑愚人被色萦,拟将呼吸要留精。神仙清静方为道,男女腥膻本俗情。
  秽浊岂堪充上品,还丹方可保长生。房中之术空传世,迷杀寰中多少人。
  采阴丹法起何时,后汉刘展亦自迷。不免轮回归复道,岂将淫欲益愚痴。
  狗猜行状称为妙,神鬼阴谋不可欺。争似无为清静道,一炉金就养婴儿。
  婴兄头上栽莲花,诈伪迷人乱似麻。不道修行从一鼎,却言般运有三车。
  泥丸有路蒸方透,紫府无涯价莫加。为劝尘中迷路者,好寻元本莫咨嗟。
  火急寻师指水金,依时用火采浮沉。九回照见如来相,一纪方开处士心。
  虚驾辄翻铅易就,龙车推转汞难禁。自从饮着酝酬酒,便觉身居紫府深。
  扰扰浮生一梦间,几人回首锁三关。黄婆压定分全易,白虎飞来投下难。
  朱雀入炉三亩静,黑龟伏鼎一生闲。昭昭妙理余知得,只欲藏机隐旧山。
  莫论仙骨莫求丹,此理玄玄有正门。迷者少能知返本,教人藉此以为根。
  龟蛇大小宜频给,日月精华且总吞。只自明师分剖后,难为荒野作丘坟。
  神仙妙用最难窥,学道多因欲道迷。向此若能明水火,这回方得识束西。
  真铅莫把凡铅杂,真妇休将世妇齐。离坎自交身自泰,怠时方见是夫妻。
  黄芽至宝莫轻论,白雪通玄敢馒言。不是野人藏秘诀,大都仙药俗难吞。
  浮沉卯酉玄分路,变化龟蛇别有门。万万学徒无一二,浪称道友满乾坤。
  存神认取本来身,此理幽玄可学人。无漏实成除有漏,迷津才出是通津。
  浮生难保千年寿,仙世轻翻万劫春。堪叹茫茫迷路者,甘将神作北郁尘。
  学佛回心又学仙,两头扪摸不能专。大都错路生迷惑,便见迷途易变迁。
  得事只烹身上药,痴心莫望火中莲。但能求己兼求命,休说三千与大千。
  黑龙津虎不难分,下手须从神定门。白雪炼多齐日月,黄芽服久出乾坤。
  四神鼎内堪逃死,五色浆中可返魂。世上蚌办能几许,莫将财色败元根。
  急认浮沉水内金,若能烹炼鬼神钦。四神守卫神炉固,九转工夫转色深。
  龙虎翻施双入路,龟蛇腾焰两边侵。但知五色纷纷起,满室荧煌可照心。
  周天火候诳凡人,胎息萦为亦未真。紫府聚金龙火种,昆丘走玉虎泉新。
  三莲折处分神力,一子生时出俗尘。为报忙忙求事者,真铅真汞不离真。
  昆仑宫裹紫金丹,不是仙材不可观。有分得愤延寿命,自然无恋免饥寒。
  虎龙铅汞庚辛鼎,大小龟蛇太乙坛。烹炼一丸飞五彩,上天消息不为难。
  劳生扰扰去知梭,火急修真逐鬼魔。好把浮沉翻北海,莫将梦幻恋南柯。
  甲庚鼎内金非少,卯酉坛中土亦多。只自荧煌光一室,斋心服了脱微愈。
  贪着浮名浮利身,不思光景走频频。只贪眼下红颜好,不觉头中白发新。
  药鼎坚牢延寿命,情思放恣损天真。劝君求取金丹诀,养个婴儿脱俗尘。
  瞥然光景几时休,出入轮回去复收。只为贪痴绿底事,不思清静学真修。
  虎龙便是升天驾,铅汞元为出世舟。多少神仙哀俗辈,故留丹诀救凡流。
  乘龙驾鹤不须惊,此是金丹一粒灵。五色云龙腾海底,九回风虎到天庭。
  琼花合处看壬癸,紫府交时藉丙丁。此理要明非下士,除非名是少微星。
  劳生扰扰疾如风,急杀三彭及五虫。不使狐狸侵药鳌,须教龙虎守真空。
  鼎中宝物时添火,腹内婴儿貌转丰。善女善男寻此语,莫贪花酒堕迷中。
  大都奇怪惑人探,一见邪淫便动心。只是歌倾身内宝,何能坚固水中金。
  天堂有路无人到,地狱无门众却寻。寄语世问男女道,收踪火宅隐山林。
  阿尔多淫上帝慎,罚为狐兽尾随身。只言五百年方变,岂谓三千日化神。
  雷火不知何处用,犬牙同此作教亲。冤魔眷属狐狸肖,变化妖容惑几人。
  刘晨阮肇事多非,今日凭君子细推。馒使仙宫由色欲,却将紫府贮奸欺。
  洞中清争难容杂,穴裹幽冥易变奇。大是世人迷不悟,几人丧命为狐狸。
  子真坛下紫微边,深夜风光俗好传。不道求铅堪益寿,却言药物可延年。
  仙丹未必离身内,人意何须立户前。或是山精迷弄汝,故将杂色等闲看。
  真铅真汞最堪凭,此理昭昭却少行。白虎鼎中成玉液,胜蛇宫裹养金精。
  坎男离女分三位,日月束西合一程。若向此中寻得路,婴儿相貌自然成。
  金丹换骨不相欺,大抵凡流性易迷。若使赤蛇腾海北,自然玉兔走天西。
  哉莲使者行真水,种火龙王启大蹊。好向此中寻捣炼,飞腾只在一刀圭。
  幸得修真趣理深,勤勤烹炼水中金。若知紫府莲堪种,始信昆仑路可寻。
  日月合来光上下,白青交后彩浮沉。自从得此真消息,荣辱人问忽不侵。
  少年何事学诗书,争似求真保玉壶。更不劳神游赤水,只知存性养玄珠。
  鼎中日月何人有,炉内丹砂世所无。人笑此中多寂寞,此中寂寞与人殊。
  既悟今生与后生,何须苦苦强谈禅。华池水号升天药,金鼎莲为出世荃。
  下乎始知探妙妙,功成方见理玄玄。自从一得明师指,始信云车出俗郾。
  三情门户出无猜,自是凡夫不肯来。月魄日魂为道路,虎泉蛇火作梯媒。
  三田勤固元精种,一鼎坚牢后却开。无质自然生有质,真胎能解结灵胎。
  绛桥行气总为非,自是凡夫着相迷。北海鼎炉分造化,南瞑宫殿合天倪。
  虚无只就还丹力,恍惚身成妙道齐。若向浮生能见得,浮生只可比酝鹦。
  尘寰道友万千人,几个虚名几个真。不悟汞铅为至宝,却将炉鳌学烧银。
  内中采药方端的,外裹求丹馒苦辛。何况迷途有迷者,不为自误误他人。
  九真山下有华池,此水延年世不知。金橘生成光色透,弹丸小大彩霞飞。
  送归北海深藏密,般上南俱事怪奇。只候此中功力就,黄云片片拥婴儿。
  九真山上接楼台,日月浮生紫气堆。北海下生金芍药,南俱宫产玉玫瑰。
  三清门户三田奥,九转工夫九辙回。当此炼成无价宝,从教人笑我痴驮。
  扰扰寻师苦苦忙,但求神水是仙乡。荧煌一鼎镕金汁,灿烂三田湛玉浆。
  夜半只知真火蜿,房中不觉彩霞光。超凡一粒真堪重,始信蓬莱去路长。
  鼎中大药世难知,日月双投娠不迷。未必妙光方火枣,始思玄理号交梨。
  溶溶朱粉飞云远,湛湛神辉满室齐。一纪烹煎才得了,便乘鸾辖上天梯。
  隐迹人问数十年,不令众觉种丹田。五行聚会生俄尔,一颗圆明出自然。
  湛湛神炉开白雪,依依铅鼎泻红莲。近来不觉浮名起,多被人来叩妙玄。
  金丹饵了骨毛轻,便觉蓬莱去有程。澄湛药炉分玉粉,凄冻气海彻三清。
  昆仑宫殿年年耸,紫府楼台日日成。只此便乘云鹤驾,笑人笑我学长生。
  学道多多少悟真,真成便见自家身。三田有路纵横去,万类无绿变换因。
  土内养金金色重,鼎中进火火功新。若於财色全无动,便是蓬莱洞裹人。
  忍辱多多日苦辛,闭门又被鬼偷精。不知牢锁丹田固,争奈魂狂紫府倾。
  阳气旋衰难保寿,阴邪浸长易消兵。劝君火急寻师去,莫为冤魔破道情。
  只见神炉当子夜,岂知火力散阴邪。忽於金鼎凝寒玉,修尔真身现彩霞。
  沆蓝露中分白雪,华池水内养黄芽。此中便见真消息,莫浪驱驰觅鹿车。
  人有金丹可返魂,常流迷道不知吞。朱禽若启岩前地,白鹿须投海底门。
  欲得必先调气马,由来宜急锁心猿。善男善女寻真诀,莫把形容化土坟。
  静坐焚香念念中,念中须见已形容。生成本籍铅中汞,变化端由火裹龙。
  二八莫辞频采造,一三还用苦交冲。此中有路通天去,可把尘踪继赤松。
  莫嫌野客漏机微,要接仁人至上蹊。悟者便从言下悟,迷途终是意中迷。
  甲庚一判龙归左,卯酉双投虎在西。若见玄玄玄裹事,不离真个是夫妻。
  我身我命与天齐,只得金丹便出迷。灵质长来居玉殿,圣胎生就步云梯。
  蚌蚶世界何须恋,蛉炼衣裳不必携。烹炼虽然劳日月,出尘宜假一刀圭。
  三十代天师虚靖真君语录卷之五竟
标签:

 

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昵称:Ctrl+Enter 快速回复
为您推荐 更多
扫描二维码
mp-265g 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公众号 ICC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