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充值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传承网>>藏经楼>>道藏>>正统道藏正一部>>正文内容

三洞群仙录卷之二

三洞群仙录卷之二
  正一道士陈葆光撰集
  杨君司命,子晋侍宸。
  《真语》:杨羲和,句容人,幼而通灵,与二许结神仙友,道成真仙,屡降授以道法。九华真妃告之曰:夫处风尘之休盛者,乃多罪之下鬼、趋死之老质也。夫富贵淫丽是断骨之斤锯,有似载罪之舟车。自后众真屡降,月无虚日。至二十年,杨君乘云鹤,白日升天,补华阳司命真人。《王氏神仙传》:王乔字子晋,周灵王之太子,生而神明,幼而好道。好吹笙作凤呜之音,而白鹤、朱凤翔集。复过浮丘公,授以道要,接上嵩山,不归。一日忽乘鹤驻山巅,而童谣曰:王子乔,好神仙,七月七日上宾天。初补南岳司命侍宸,再补桐相真人。
  谦之师位,道翔仙真。
  《高道传》:道士寇谦之隐嵩阳修炼,感太上道君下降,劲仙伯王初平引谦之而前曰:吾得中岳主表云:自张天师登真之后,而作善之人无所师授,今道士冠谦之行合自然,宜处师位。
  《真诰》:道翔,许长史第三子之字也。君糠枇世务,专修上道,长史君器之。极通真灵,与师契合。今在束华为仙真,授书除侍帝宸。
  俞叟诚魄,夏馥炼魂。
  《宣室志》:唐王公潜节制荆南,有吕氏子穷窘来谒公,公不为礼。寓居逆旅月余,窘甚,奋所乘驴於市中。市门监俞史者召生问其所,由生曰:吾家渭北,家贫亲老,王公乃吾之重表父也,乃不远而来,公不一顾,岂非命也。史曰:我见子有饥色,今夕为子具食,幸宿我宇下。於是延入一陋室,共坐弊席,陶器进脱粟饭而已。夜徐谓生曰:当为子设小衍致归洛之费。因取一小缶合於地上,食顷,举手视之,见一人长五寸许,紫绶金章,俞曰:此王公之魄也。俞诫之曰:吕乃汝之表侄,家贫远来,曾不为礼,岂亲亲之道耶。可厚其资贿,以一马一仆二百缣遗之。紫衣者倪首受教。於是却以缶合於上,有顷视之,亡矣。明日,王公果召生宴游,累月生告去,赠以仆马及二百缣。生归渭北,不敢形言,后数年方告於人。
  《真诰》:司命君曰:夏馥,少好道,入吴造赤须先生,授炼魂之法,再遇桐相真人得道,今在洞中仙矣。
  道荣焚衬,惠宗积薪。
  《高道传》:道士勾道荣,不知何许人,名闻於蜀,与华阳丞吕翼友善,自言去世月日当送我束郊巨松之下,以薪火燎棺为惠。翼与其友章升、常药数十辈共志其日。以俟之前一夕,道荣褊诣知友家,饮酒言笑。至暮,宿於逆旅。翼使密视之,见寝处如常。黎明则已化,而颜色不变。於是为置棺衬,送於巨松之下,致薪次火已发,棺中烈焰,不可近见。道荣出於烟焰上,冉冉淡虚而去。
  又赵惠宗,天宝末忽於郡之东积薪自焚,僚庶往观,惠宗怡然坐火中诵《度人经》,斯须化为瑞云仙鹤。而火尽,其下草犹绿。遗简得二诗,其一曰:生我於虚,置我於无,至精为神,元无为躯。散阳为明,合阴为符,形为灰土,神与仙俱。众垢将毕,万事永除。其二:吾驾时马,日月为卫,洞跃九霄,上谒天帝。明明我众,及我门人,伪道养形,真道养神。懋哉懋哉,余无所陈。
  徐钓涂心,钱朗补脑。
  《续仙传》:徐钓者,不知何许人,自称蓬莱钓者,常腰一葫芦,棹扁舟泛五湖,所得鱼治江博酒,吟咏而归。或见疾病者,取药一粒如麻子许,令人以酒涂心上,皆安。或有问之此药可食否。曰:可食,恐僧饭耳。有好事者吞之,自然绝食,人方信之。一旦遁去。
  又钱朗,登甲科,累历清显,所治皆有遗爱。后弃官入庐山,遇人得还元补脑之衍,年一百五十岁,其颜如童子。有玄孙数人出仕,皆皓首。朗一日与别云:我处世多年,道为上清所召,今当往矣。遂解化去。
  伯高方台,玄解真岛。
  《真诰》:东卿君曰:龙伯高,汉人也,伏波将军戒其兄子,称此人之佳可法。伯高后从仙人刁道林授胎息之法,托形醉亡,隐处方台。
  《广记》:析玄解老而颜童,宪宗异之,召问曰:先生年高而色不老,何也。答曰:臣海上常食灵芝,故得然也。遂克木作海上三岛,彩绘以珠玉,帝观之曰:若非上仙,无由及此境。玄解曰:三岛咫尺,试为陛下一游。即隐身而入渐觉身小,无复见矣。帝叹异之,因号其山为真岛。
  阴生乞儿,寒昆贫道。
  《列仙传》:阴生者,乃长安之乞兄也,常於市中求乞,市人厌贱,遂以粪泼之,而衣不污,疑以为妖,囚之依前。市人行长安,有歌云:见乞儿,与美酒,庶免坏屋之咎。而刘向云:阴生乞兄,人厌其渎,识真者希,累其囚辱,於我无污,彼灾其屋。
  《广记》:寒昆子隐於天台,好吟诗,多迷山林幽隐之句,桐植真人序而集之,以行於世。咸通问,出谒李褐。褐见其蓝缕,不礼之。次日更衣乘白马而来,待之甚厚,老人曰:子知有寒昆子耶。曰:知。老人曰:贫道即是也。吾谓子为可教,今则未然也,子未知其门。曰:内修其心,外检其身,所以无过,知柔守谦,所以安身,不善归己,所以积德,如是可以冀道之髡鬃遂鞭马而去。
  溪父炼瓜,孟节含枣。
  《列仙传》:溪父居山问,有神人来往卖瓜,常止其家,遂授父以炼瓜子之法,令春分食之。二十余年,升山入水,百余岁,绝居山顶,呼父说事,遂去。
  《西汉逸史》:孟节,西汉人,有道衍,含一枣核,可至十年不饥。又能结气不息,身不动摇,可至一年许。士庶慕之为神仙,后入山不出。
  时荷一食,青精九餐。
  《西山真君传》:时真君名荷,巨鹿人,少时入四明山,遇神人教以丹诀,点化金玉,鲷济困苦,民受其赐。后能驱逐邪魅,役鬼神,事母以孝闻,善胎息,得坐忘法,或百日一食,半年一寝。晋明帝时待之甚厚。及许真君上升,师亦从而升天。
  《神仙传》:青精先生年千岁色如童子,行步日过五百里,能终岁不食,亦能一巳九养。
  天师三境,斓圣九坛。
  本传:张道陵,留侯六代孙也。举贤良方正,虽仕而志在炼形,遂退隐北邓山。章帝以三品印绶起之,不就。入嵩山,遇神人告之曰:石室中藏黄帝丹经琅函玉茨之书,子行铃获矣。师从之,果得其书。於是筑坛朝真以炼九丹,丹成,谓弟子王长曰:服丹当冲天,然吾未有大功,岂敢遽服,宜为国家除害兴利,然后服之,则吾臣事三境亦无愧矣。
  《翎圣传》:本朝建隆初,斓圣真君降谓张守真曰:坛法有九,上三坛为国家设,中三坛为臣僚设,下三坛为百姓设,而九坛各有仪式焉。
  玄甫五藏,叔期三关。
  《真诰》:王玄甫授仙人吞日景之法,积三十四年乃能内见五藏,冥中夜书。道成,太上遣羽车迎玄甫,乘云驾龙,白日登天。今在玄圃台,受化为中岳真人。
  又,赵叔期於王屋山学道,见一卜者曰:欲入天门,诣三关,存朱雀,正昆仑。叔期异之,拜请要诀,卜者授书一卷,曰:三关者,口为天关,足为地关,手为人关。三关调则五藏安,五藏安则举身无病而仙道成矣。
  道君授剑,玉女献环。
  本传:天师功成,太上道君下降,授以雌雄二剑,而剑各有日月星斗之文。道君乃曰:吾悯下元生人执系幽魂,人鬼杂处,今子为五。分别人鬼异位,则子之功无量矣。
  又,天师至仁寿县,遇十二天游玉女,各献玉环一只,愿事天师。师合而为一环,谓之曰:吾投於地中,先得之者纳焉。玉女争取,愈取愈深,即禁之不出,因化为盐井,公私取之以为利。其邑因为陵郡,自道陵始也。
  圣母穿云,周生取月。
  《广记》:圣母,海陵人,适杜氏为母。遇人,能易形变化,而夫不之信,反以为妖,告官下狱。而母自窗中飞出,人见穿云去。时留履一缅於窗下,海陵人为之立祠,号日圣母祠。
  《宣室志》:周生有道衍,游吴、楚,人多敬之。时抵广陵坐中秋夜会,月色明莹,众人谈及明皇游月官之事,周生笑曰:吾常学於师,亦可以取之。因取数百筋绳而架之,曰:我将此梯取月。乃闭户久之,客步庭中俟焉,忽天地瞟黑,仰视又无纤云,俄闻生呼曰:某至矣。手举其衣出月半寸许,一室尽明,寒入肌骨,食顷如初。
  商唱阳春,张吟白雪。
  《诗史》:商七七有异衍,过润州与客饮云:某有一艺为欢。即顾屏上画妇人,曰:可歌阳春曲。妇人应声遂歌,其音清亮,似从屏中出。歌曰:愁见唱阳春,令人离肠结,郎去未归家,柳自飘香雪。如此者十余曲。
  《悟真篇·序》:天台张伯端字平叔,尝罄所得,吟成律诗九九八十一首,号日《悟真篇》,文多不录。其《九转金液还丹》诗一篇云:黄芽白雪卒难寻,达者须凭德行深。四象五行全籍土,三元八卦岂离壬。炼成灵质人难识,消尽阴魔鬼莫侵。欲向人问留秘诀,未逢一个是知音。
  张睹楼台,逢升宫阙。
  《北梦琐言》:张建章好经史,每以清冷为念。时往渤海,遇风,见一青衣人相引登山。至岛上,睹见楼台归然,中有仙女,处处侍卫甚盛。留饮少顷,曰:子不欺暗室,可谓古之君子矣。遂令青童送还。
  《广记》:逢女幼而不食,心慕清虚,父母以为虚言。忽一日见神仙在空中,自南至北,将逾千里,涌出金城玉楼於山顶,一人招女升官阙,众仙罗列,仪仗肃然。曰:汝有骨录,当为上真,太上命我授汝以灵宝真文,按而行之,飞升有期。后果及期升虚矣。
  栖昆洞室,徐姑掘穴。
  《传记》:许栖昆举进士第,而志在修炼。时因入蜀,登危栈,忽与马俱坠栈下,进退不能,即随马而行至一洞室,见诸仙罗列,皆喜曰:此乃长史公之孙也,有仙相矣。众真命坐,赐饮,且曰:此石髓也,汝得之矣,无输泄,无荒淫.,后复来相见。遂以所乘之马送行曰:此吾洞之龙也,因责出负荷,子有仙骨,故得遇之。若到人问,放之,任其所适。后栖昆适巡到故居,而马化为龙飞举。
  《广记》:徐仙姑年数百岁而貌若二十许人,多游名山,或时止宿於林峦窟穴之中。往来江表,吴人见之三四十年,颜色不改,行步如飞。咸通间,至刻县谓人曰:我先君仕於北齐,有阴功而后及於我,已得延年。后人以此详之,方知姑即丞相徐之才之女也。
  德玄五岳,伟道九疑。
  《真语》:东卿君云:宋德玄,周宣王时人也,服灵飞六甲符得道,日行三千里,变形易质。今在嵩山,游行五岳。
  又,韩伟道,不知何许人,随宋德玄出入以师事之,而德玄授以道法。今道成,常出入九疑山。
  徐福白鹿,处士黄鹏。
  《广记》:秦始皇遣徐福并童男童女三千人往东海取长生不死之草,不归。及沈羲得道,黄老君遣徐福乘白鹿车来迎沈真人,方知徐福之得道。
  又,元藏几自号元处士,隋大业中奉使过海,遇神人,留外国,遍历仙境。一日思归,即时津遣,不旬日至东莱。问其国,乃皇唐也,寻其子孙,皆无人,唯有二乌类黄鹏随处士出入,每翔空中,呼之即下,能传口中言语。
  裴谌佳会,兰香玄期。
  《广记》:裴谌昔与王敬伯、梁芳为方外友,入山学道。梁芳死,敬伯下山调官,至正元中,奉使淮南,邂逅裴谌,维舟慰问:汝何所须。谌曰:吾侪野人,心近云鹤,广陵之西即吾宅也。倏然鼓棹而去。敬伯诣宅,见谌衣冠伟然,设宴就座,谌酒酣,谓左右曰:此人乃吾昔山中之友,道心不固,以明自贼,将浮沈於生死海中,求崖未得。今日之嘉会,诚难得也,子其往矣。
  又有渔父於湘江岸侧闻小兑啼声,四顾无人,唯有一女子三岁许,父抱归养之十余岁,天姿奇伟。忽一日,见一青童自空而下,携女子而去,谓其父曰:我仙女杜兰香,有过谪於人间,玄期有限,今往矣。
  谪仙呼鼠,祝公养鸡。
  《广记》:永明中,锺山有隐者蔡生,每养老鼠数十枚,呼之即来,令之即去,语言怪异,时人谓之谪仙。
  《列仙传》:祝公,洛人也,居北山,好养鸡百余年,鸡千只,皆有名字,暮栖木上,日放散去,呼名即至。积钱千万,置钱去吴开池养鱼,登吴山,有白鹤、孔雀数百,常止其旁。
  李珏贩耀,安公伏冷。
  《续仙传》:李珏世居广陵城市,以贩耀为业。年十五,父传业而珏受之,升斗俾之自量,不计时之贵贱,衣食丰足。年八十,不政其业。适会李珏相公出镇淮南,而珏改名宽。一夕,李公梦入洞府,有金书李珏名,视之甚喜。忽见二仙童自石壁出,珏问曰:此何所。二童曰:此华阳洞天也,此名非相公也。公曰;非我何人。童曰;公之部民也。珏悟,遍寻问於里巷,得李宽之名,迎入府,拜为年兄。问以道衍,宽曰:不知所修。具以贩耀事对。公曰:此常人之难事,阴功不可及。后宽尸解蝉蜕。
  《列仙传》:陶安公,铸冶师也,数行火,火一旦散上,紫色冲天。安公伏冶下求哀,须臾朱雀止冶上曰:安公安公,冶与天通,七月七日,当迎尔以赤龙。至其日赤龙果至,安公骑之上升而去。
  马湘纸猾,章震泥马。
  《续仙传》:马湘字自然,钱塘人,幼好文学,有道卫。一日过菜圃,见萝卜甚盛,因丐之,园史弗与,湘於筐中取纸裂为一祸子,又裂一鹭鸶,飞走园中,而祸子赶趁之,菜践踏俱碎。园史知是异人,乃析谢之。於是取纸祸及鹭鸶致筐中,视菜如故,略无所损。
  《抱朴子》:章震在周幽王时,屡召不起,.师长桑子得其衍,能分形化影,折草化为龙虎,喷水为珠玉。一日与弟子行,即以泥圆化为马乘之,日行千里。后入崆峒山,白日上升。
  程妻致缣,苏母思鲜。
  《神仙传》:期门郎程伟妻者,能神通变化。伟当从驾出行而服饰不备,甚以为忧,妻曰:出而阙衣,何愁之有。妻即为致两缣,忽然自至前。伟复作黄白衍,连作不成,妻乃出其囊中药少许,投汞银中煎之,须臾成银。欲从求方,终不可得,云伟骨未应得之。逼不已,妻尸解而去。
  《苏仙传》:仙君姓苏名耽,桂阳郡梆邑人也,生於前汉,幼丁父忧,奉母潘氏以孝闻,温清定省礼无违者,晨羞夕膳,人莫及焉。常感神仙授以道衍,能隐形变化。一旦侍朝冷於母,母曰:吾思鲜,汝可政之。曰:唯。即拾七饬辍食,担金而去,须臾持饰而至。母食未毕,得祚甚喜,母曰:此去市甚远,何处得之其速如此。答曰:便县市中买来。母曰:便县山路危险,去一百二十里,如此之速,汝诳我也。答曰:买鲜之时见舅在便市,语耽日明日来此,请待舅来,以验虚实。翌日,舅果至,乃首说市中相见之事,母始知其非常,乃潜察之。见常持一青竹杖,众疑之为神杖也。
  道人两口,先生画踝。
  《王氏见闻录》:梁况之居鄂州,忽一道士至况之与对饮,道人求绵夸遂与,即卷投衣袖中。将投,语曰:入袖中。再入,几投十数次,皆不能入,道人咨嗟曰:不免为寇莱公矣。道人遂引去,约当再来。后月余复至,门人欲入白,即曰:不须见侍郎,但报先去也。俟到彼相见,况之贬化州。久之,一道人两口,腹上亦一口,既至厅舍,索酒一斗,引而尽,见况之言曰:记得鄂州相见否。音声虽同,形貌非矣。索钱二十七文而去。出门以檐穿腹中,口鼓铁笛,取渔舟独立其上,风引渡江而去。后二十七日,况之谢世。
  《道学传》:简寂先生陆修静字元德,吴兴束迁人,吴丞相凯之后也。母姚氏怀之,有一老姥告之曰:生子当为人天师。及生,足有雯踝,掌有大字。家本奥室,早涉婚宦,尝谓同僚曰:时难再得。乃遗弃妻子,脱落营务,专精教法,不拾寤寐。卜居庐岳,召赴金陵。一日一谓门人曰:吾将还旧隐。俄偃然解化,肤色晖映,异香芬馥。山中诸徒悉见先生还山,仪服鲜华,众皆惊异,俄失其所。
  樊英嘤水,朱伦驾烟。
  《汉书》:樊英者,济南人也。善图经纬,洞达幽微,隐於壶山之阳,辟召不应。尝有暴风从西方来,英谓生徒曰:城都市火甚盛。因含水西向叹之,辄记其时日。后有客从蜀郡来者,云是日大火,须臾有黑云从东起,大雨灭矣。英尝云:浮丘公与我游天坛之上。一日遂去。
  《丹台新录》:朱伦字德元,凝心抱一不替,感太上下降,开琼蕴,给丹符,与之曰:尔能精修上道,守之能坚,保尔升度,淡虚驾烟。遵则福降,慢则祸缠。子能行之,慎勿轻传。伦道成,景王时太上授书除中岳仙官。
  抱一龙杖,清虚蛇鞭。
  《高道传》:赵抱一年十二,因牧牛,遇一老人问之:子饥否。先生但点头而已。老人探手囊中,取食与之,其状如萝卜而味甘,又与柱杖一条,瓢子一枚,中有药,乃豌豆也。谕之令人服食,於是沈疠新疾服者无不愈。先生自食萝赞,不复思烟火食。忽之一日信步抵京城之西巴楼院,过涅盘堂,闻有呻吟声,先生问何人若此,僧曰:数童行时疫方甚。先生自瓢中取豌豆,以新水令咽之,即时汗如新沐,人经夕皆愈。后请药者如市,传于裹外。时真宗东封未还,丞相向公留守京师,阴遣人察其实,飞奏诣行在。迨;车驾还,召见,真宗欣然扮其背曰:子乃朕之姓也。封御,披度为道士。未几,求归,赐金镀龙头杖、铜朱记痿木枉香药等,差中使张茂先、道士胡太易送至石门山,特与建真寂观,以为登真之所。
  《仙传拾遗》:廖冲字清虚,连山郡人也,以才德见称,为本郡主簿。后辞其印绶,游探道要,於衡岳遇太平真人授道。后归乡里,常乘一虎,执蛇为鞭。先天二年,风云晦冥,腾举而失所在。
  刘邦宾友,虔子高仙。
  《真诰》:刘邦,沛人,起自布衣,破秦平项,创汉之基,於汉有功,上帝补为南明公宾友,而茅君云:先世有阴德者,径补仙官。或入南官受化,不拘职位之高下,例皆速诣南官受化。
  又,华阴山中有学道尹虔子,武帝时人,遇异人服丹霞之道,行之五十年,色如童子。今太一君遣迎,乘云升天,在元州为高仙矣。
  彭铿出处,仲伦留连。
  《真诰》:彭铿即彭祖也,年八百岁而不作尸解之绝。南岳夫人云:诸公自欲出处语默,肥遁山林,以游仙为乐,以升虚为灭,非不能登天也,不为耳。
  《王氏神仙传》:王仲伦时居鹤呜山,石自响,田宣见而问之曰:彼何人也。曰:我神仙王仲伦也,爱此石之奇响,故留连而听之耳。
  三洞群仙录卷之二竟
标签:

 

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昵称:Ctrl+Enter 快速回复
为您推荐 更多
扫描二维码
mp-265g 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公众号 ICC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