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充值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传承网>>藏经楼>>道藏>>正统道藏正一部>>正文内容

三洞群仙录卷之三

三洞群仙录卷之三
  正一道士陈葆光撰集
  明期枫室,素台真绾。
  《真诰》:衡山有学道者冶明期,以魏末入山服食,与张礼正同止严穴,受西城王君丹法已四十三年矣,内外洞彻,日行五百里。今在方诸室为上仙。
  又定录君云:易迁、童初二官是男女之堂馆,凡地下主者之高者便得真仙之馆,今有女真赵素台在易迁官已四百年,不肯迁,云天下无复乐於此处也。
  茅君鹦子,圣姑鹅卵。
  《神仙录》:茅君学道於齐,后道成,治於茅山,有疾病者往请愿,常煮鹞子十枚内帐中,须臾茅君掷子还之。归破之,皆无中黄者,病人当愈,若中有土者,病即不愈,以为常。侯鹞子如故,无破处也。
  《南史》:萧昂为彭城太守,时有女子年二十许,散发黄衣,在武窟山石室中,无所修行,虽不甚食,或出人问饮少酒、鹅卵一枚,呼圣姑。就求子,往往有效,造者充满山谷。昂呼问,无所对,以为妖惑,鞭之三十,疮即痉。后失所在。
  道义驯鹿,君友引犬。
  《高道传》:道士王道义知终南山有尹喜真人登真之所,大和中,自姑射山将门弟子六七人来居楼观。以永平三年师羽化,白云满室,异香盈庭,有白鹿外於庭中,旬日或隐或见,既殡,乃绝。乡人见道义乘白鹿冲天矣。
  《茅亭客话》:遂州小汉县石城镇村民和君友,於云顶山寺遇一道士,布衣鹿情,引一黑犬,令君友携壶杖到青城山,初由荒径,见怪石夹道,细竹桃花,飞泉呜濑,至一观宇,令君友致囊杖于阶上,云:尔有仙表。乃取药一粒,令吞之,曰:九月八日复当来此。乃遣君友归家,了无饥渴之念。至其日是夕,山谷月皎风清,君友如有所待。达旦,云霞相映如有五色,君友仰观蹑空,祥风彩雾郁然而起,遂越巨壑层峦而去,极目乃没。
  干朴识陶,和璞笑管。
  《丹台新录》:尝有人从江外还,忽逢一人乘小小鹿头船子,劣容一人,从浪中直来,便呼其人姓名曰:顾道度下都去,吾欲寄尺书与茅山,陶隐居。正尔作书,垂当见授,忽云:罢,君会不往山中,我寻自下去。此人至都,果忽忽便往广陵。后子良问洪先生,洪云:此人乃中岳仙干朴,其前生经识陶某耳,非今生相识也,岂复来此耶。
  《高道传》:邢和璞,不知何许人,丽居瀛海问。时房管为庐氏宰,待和璞甚善,因携手,不觉行数十里。至夏谷村,有废佛堂,松竹森映,共坐其下。和璞以杖击地,令侍者掘之深数尺,得一瓦瓮,中有娄师德与永公书,和璞笑谓管曰:省此乎。管髡鬃记前世尝为僧名永,和璞复曰:君当为辅相,善自爱也。
  梅姑履水,道华登松。
  《异苑》:秦时丹阳县湖侧有梅姑庙生,时有道衍,能着履行水上,至今庙晦望之日见水雾中暧然有履形。
  《高道传》:侯道华,几所居之观有损处,即持斧斤以茸之,勤苦备历。一日修殿宇,忽於梁问得丹一粒,即吞之。观门前有一松木,道华登松去其枝梢,人责之,答曰:恐碍我上升。人皆以为狂。后七日凌晨,道华升松顶,挥手谢曰:我受玉皇诏,授仙台郎,知上清官善信院,今去矣。复留诗云:帖裹大还丹,多年色不移,前宵盗吃却,今日碧空飞。俄顷云中音乐声,幢幡隐隐,凌空而去。
  令威仙鹤,宋纤人龙。
  《搜神记》:辽束城门华表柱有仙鹤立其上,人不知,欲射之,其鹤飞於空中,自歌云:有乌有乌丁令威,去家千岁今来归,城郭犹是人民非,何不学仙冢景景。后人於华表柱立二鹤,自此始矣。
  《晋逸史》:宋纤有才藻,去官,不与人交游,隐居酒泉,弟子受业者三千人。酒泉太守图其像於阁上,出入祝公,颂曰:为枕何石,为漱何流,形虽可见,名不可求。遂造其门而叹曰:名可闻而身不可见,德可仰而形不可睹,而今而后,知先生乃人中之龙也。
  王鼎物外,乖崖梦中。
  《雅言杂载》:王鼎书歌诗,好神仙,心游物外,时人或谓有所得,问之,终不泄露。诗百余篇,传於人问,如:风落蠹枝惊鹤去,水流山果向人来。赠程明甫云:古县枕前滩,官闲道自安,执杯山乌唱,晒药野猿看。石缝横琴笔,搓头插钓竿。不知陶靖节,早晚入云端。
  《忠定公录》:张乖崖在成都,梦谒紫府真君,接语未久,忽报请到西门黄兼济承事。承事以幅巾道服而趋,真君降阶接之,礼颇隆尽,且揖张公坐黄之下,谕顾详款,似有钦叹之意。公朔旦即遣吏诣西门召黄承事者,戒令具常所衣之服来。比黄即至,果如梦中,公即以所梦告之,问:平日有何阴德,蒙真君厚遇如此。黄曰:无他长,每岁遇米麦熟时,以钱收耀,至明年米麦未熟,小民艰食之际耀之,价直不增,升斗亦无高下。在我者初无所损,而细民得济所急。公曰:此承事所以坐某之上也。乃令史掖而拜之。
  顺兴宿德,少道阴功。
  《丹台新录》:李先生字顺兴,京兆人也。因秋分之夕,忽有飞仙千余骑翔集空中,有二人在庭,谓先生曰:上帝有命,遣仙官於紫阁上石室中相待也。吾二人乃直日之神,奉使来召,宜即展驾。先生与之相随越度峰谷,若乘飞纸,倏然便至。乃见三真人各坐一状,自然有五色云霞罗覆其上,侍从僚属精光璨郁,幢幡羽盖非可名字,先生即稽首请白日内飞之道,真人曰:子有宿德,位阶仙官,而欲形神同举,不足为难也。
  《王氏神仙传》:王少道以阴功救人,积德成仙,常语人曰:功满三千,白日升天,修善有余,坐降云车,弘道无已,自致不死,斯言信哉。而《真诰》云:童初府有王少道,汉时人也。
  杜沙龙飞,马符鼠伏
  《丹台新录》:杜升真人,莫测其年寿,绝粒饮水,如二十许人。能以沙书一龙字,浮於水上,叱之则变为小龙,飞起丈余,隐隐云霞,生呼之即下。
  《神仙传》:马湘遍游名山,人皆不知有道卫。常州太守马公闻之,召以年兄待之,公曰:城中多鼠。湘即书符,令人贴於壁下,长啸一声,而韦鼠奏集,湘乃呼其大者而前曰:尔乃天生微物,天与粒食,何以挠於相公,今不欲杀尔,宜速去。大者回而小者俯伏阶前,成韦而去。
  韩湘蓝关,尹喜函谷。
  《青琐》:韩湘字清夫,文公侄也,落魄不羁,尝醉吟曰:青山云水窟,此地是吾家,后夜流琼液,凌晨咀绛霞。琴弹碧玉调,炉炼白朱砂,宝鼎存金虎,玄田养白鸦。一瓢藏世界,三尺斩妖邪,解造适巡酒,能开顷刻花。有人能学我,同共看仙葩。公问日,.子安能夺造化开花乎。湘曰:此事甚易。取土聚之以盆,俄顷碧莲二朵,类牡丹花,叶有小金字云: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公莫晓句意。后言佛骨,谪潮州,时大雪,涂中遇湘,曰:忆向花上之句乎。询地名,即蓝关也。公方惊悟,乃续其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阳路八千。本为圣明除弊事,敢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深有意,好收吾骨瘴江边。湘后与公俱至沅湘,莫知所之。
  《广记》:函谷关令君喜占风气,逆知当有神人来过,乃扫道四十里,见老子而知是也。老子在中国都未有所授,知喜命应得,乃停关授以道要。
  吁真母部,黄君父属。
  《西山记》:吁真君讳烈,字道微,事母以孝闻。而母亦有志学道,与母同往西山见许真君,叩头求哀。真君念之,使筑室於所居之西,侍母居焉,授以道卫。及许真君上升,道微与母皆受玉皇诏,部分许君家属升天。
  又,真君姓黄名仁览,字紫庭,父名辅,字万石,有高行,事亲以孝闻,州郡举孝康。穆帝时,仕至御史。紫庭少使技,有清致,许真君以女妻之。万石事许君,执弟子之礼。及紫庭受玉皇诏,与父母家属升天。今高安县祥符观有丹井存焉,乃其故居也。
  修公化羊,尹澄悯鹿。
  《列仙传》:修羊公隐华山石室中,服黄精。室有石状,公外其上而石尽穿。景帝闻名诏之,公即於状上化为白羊,题其胁曰:羊公谢天子。帝后置石羊於台上,公复化而隐,不知所在。
  《丹台新录》:尹澄有道衍,始皇累诏不起。澄厌喧哗,意以山林为乐,改名尹林子,远遁林谷。时见常鹿有一伤足者踬顿不前,澄悯其苦,用药封其足。复遇大雨,食尽,困於林薮,时韦鹿奄至,饥则吮乳,寒则外怀,相随累月。遇神人授秘诀,乃能生骸护病。年三百四十岁,白日上升。而《真诰》名尹林子者,汉末入茅山,令以为真人矣。
  志真挚虎,子英捕鱼。
  《高道传》:吕志真,广成先生弟子,居石室十余年,善以药石救人。入林谷则虎豹随之,问其道则默无所对。出商山道中,忽失色不前,人皆讶之,且曰:前有剽掠者来。果见兵刀至,志真谓贼曰:此行皆吾弟子,无得干之。其徒敛衽避路,不复敢前。又至一谷口曰:此有害人之物。同行欲见之,遂入林中,以绳繁二虎而出。由是知志真深得广成之道焉。
  《列仙传》:子英者,舒乡人也,善入水捕鱼,得赤鲤鱼,爱其色,持归着池中,数以米谷食之。一年长一丈余,遂生角,有翅翼。子英怖而谢之,鱼曰:我来迎汝尔,可上我背,与汝俱去。须突暴雨,子英乃上其背,腾空而去。
  子先二狗,沉建一驴。
  《列仙传》:子先姓呼,汉时人,卜师,寿百余岁。好饮酒,有一妪待之甚厚,未尝问及酒资。一日忽呼妪曰:急装,当与共行。是夜有神人持二茅狗来,子先与妪共乘之入华阴山,大呼云:子先酒家母在此。
  《仙传拾遗》:沉建有延年却死之衍,一日远行,寄驴一头并犬羊於主人之家,各付药一粒而去,主人曰:此客可怪,寄下十五口,并无一文,当若之何。建出三年乃还,奴婢驴羊如故。建轻举矣,或去或还,如此三、百余年,人皆不晓,后不知所在。
  韩众苣胜,廷瑞莒蒲。
  《总仙记》:乐子长,齐人,少好道,入霍林山,遇韩众授以苣胜赤杯散服之,年可八十岁,色如少女。后升仙,补为修门郎。
  《郡阁雅谈》:沈道士名廷瑞,故吏部彬之子,居玉笋山,每遇深山古洞,终日忘返。一日辞道倡,坐集仙亭上,念人生几何赋毕,乃卒。葬后越二年,有阁皂山曾昭莹於山门数里相遇,其合皂、玉筒相去一百六十里,曾问所往,云暂到庐山寻知己,且留诗一首为别云:南北东西路,人生会不无。早曾依·合皂,又却上元都。云片随天阔,泉声落石孤。何期早相遇,药共煮莒蒲。曾归玉笋话及,方知师尸解矣。
  俱凤阗茸,持满侏儒。
  《北梦琐言》:后唐同光中,有狂生桑俱凤,闯茸垢腻,不近人情,神异不一。至渚官谒南平王,一足草履,一足麻鞋,号为野人。
  《河东记》:唐汝阳王迁能剧饮,衍士叶法能过之,王强以酒,不可,曰:某有生徒,酒量可与王敌,明日使谒王。诘旦有投刺者,日道士常持满。王遽引入,形状侏儒,然神气彩莹,音韵铿然。既坐,善谈胚辉。王命饮,道士听然,王以醇酒写大斛中,沃以巨鱿。王既醺然,而道士风韵高爽。良久忽谓王曰:某止此一杯醉矣。王强之,道士曰:王不知量有限乎,何铃强之。复劝一杯,忽然倒地。视之乃一大酒槛耳,受五斗焉。
  瑶池白橘,沧州碧枣。
  《神仙传》:周穆王会西王母於瑶池,食素蓬、黑枣、碧藕、白橘。
  《桂阳杂编》:隋处士元藏几为海使判官,遇风船坏,破木载至洲,岛人曰:此乃沧洲,去国千万里。花木常如二三月,人多不死,产分蒂瓜,长二尺,碧枣、丹粒皆大如梨,池中有四足金鱼、金莲花,妇人探为首饰,日不载金莲花,不得到仙家。藏几思中国,洲人制凌风舫送之,激水如箭,旬日达东莱。问其国,乃唐也,自大业至贞元,二百年矣。
  右英五芝,凤纲百草。
  《真诰》:右英夫人吟曰:有心许斧子,言当探五芝。芝草铃不得,汝亦不能来。
  《广记》:凤纲者,汉阳人。尝探百草花,以水渍泥封之,自正月始,尽九月末,止埋之百日,绞煎丸之,卒死者以此药内口中,皆立生也。纲服药数岁,不老,后入地肺山。
  公成偃逸,宋来洒扫。
  《真诰》:赵公成昔息脚疾,不能步履,心常默拜太上。三十年精专不替,感太上赐药一剂,服之即愈。后得道,今在鹤呜山。行道之时,未尝少忘,此所谓内研太元,偃逸神府者也。
  又,宋来子,楚庄公时为市长,常洒扫於市,见一乞食黄歌於市云:天庭发双华,山源障阴邪,清晨按天马,来诣太真家。歌此乞食於市,人无有识者,独来子知之,遂以师礼事之。积三十年,授来子以中仙之道,今在中岳。方知乞食黄乃西岳真人冯延寿也。注云:手为天马,鼻为山源。
  宫嵩长生,郭延不老。
  《抱朴子》:官嵩有文才,年数百岁,色如童子,遇仙人干吉,得其书,多论阴阳否泰之事。有天道焉,有地道焉,有人道焉。治国者用之以致太平,治身者用之以保长生,此其道也。
  《神仙传》:东郭延者,山阳人,服灵飞散。夜书在冥室中,身皆生光。又能远望,见平地数十里上小物,知其采色。天下当死者,识与不识皆逆知之,如其言。在乡里四五百岁不老,一旦有数十人乘虎豹来迎,比邻尽见之。辞别而去,入昆仑山中。蔡女绣凤,志和雕鸾。
  《广记》:蔡女仙,襄阳人也。.幼而慧巧,善刺绣,邻里称之。一日绣双凤方成,五彩霞焕,忽一老人诣门请观,为安眼。眼成,双凤翔举,而老史同女子各乘凤去,即降襄阳山南之林。后因号襄阳山为凤林山,置凤林关,乃劲其宅为凤林静真观,立女冠像。
  又,韩志和,外国人,入中国为卫士,雕木为鸾鹤乌鹊之形,置机梡于腹中,发之则翔空百步之外。又能作龙御状,履之则牙爪皆动,夭矫如飞。宪宗悦之,甚厚赐。而志和悉散与人,后遁去,不知所之。
  乐巴破庙,谷青发棺。
  《广记》:乐巴时为成都功曹,而太守问曰:功曹有道,可试之乎。曰:唯。即时入壁,冉冉如云气之状,已失巴所在。后除郎官,迁豫章太守。其山有庙甚灵,能使江船分风使帆,巴至,失神所在,巴曰:庙鬼诈矣。遂破其庙。鬼走,化为书生,往齐国,而太守以女妻之。巴往齐国见太守,遂书符长啸,令书生出相见,叱之,化为狸,即斩杀之。
  《列仙传》:谷青,成帝时侍郎也。因病死而尸不玲,入殡不钉,至二年,见青冠情坐於县门上。家人迎之,不下。发棺无尸。后入太白山,人为之立祠,而青时复往来於祠中。
  梁伯求卫,孝惠祠韩。
  《神仙传》:孝帝遣使者梁伯至山中求卫叔卿,不见,但见其子度世。与之俱入太华山寻访,度世望见父与数人博戏於石上,坐白玉状。度世问博者为谁,曰:洪崖先生、许由、巢父、王子晋也。曰:我有仙方,在所居柱下。度世归掘之,得,玉函,封以飞仙之印,乃五色云母也。度世服之仙去。
  《拾遗记》:汉孝惠帝时有道士韩稚,解绝国人,言有泥离国来朝,人长四尺,两角如玺,牙出於唇,处於深穴,其寿不可测。帝使稚问之经见几代,答云:五代事相承,迭生迭死,如飞尘细雨,存没不可论。又记女娲及轩黄以来事,了如在目。稚以闻於帝,帝叹曰:悠哉杳昧,非通神达理,难可语乎斯远矣。稚於斯退,莫知所之。帝使诸方士立仙馆於长安北,名曰:祠韩。
  若山脱屐,任敦弃官。
  《广记》:唐若山,开元中出镇润州,日与僚友宾客三五人整棹浮江。将游金山寺,既及中流,江雾晦冥,咫尺不辨。若山独见老史棹鱼舟,直抵舫侧。若山入鱼舟中,超然而去。几案间得若山诀别之书,又得遗表一纸,其略云:臣运属休明,累叨荣爵,风悟升沉之理,深知止足之规,栖心玄关,早得真诀。黄金可作,信淮南之昔言,白日可延,察真经之妙用。既得之矣,余复何求。是用挥乎红尘,腾神碧落,扶桑在望,蓬岛非遥。遐瞻帝阙,不胜犬马恋轩之至。明皇省表,异之。
  《道学传》:任敦字子尚,永嘉初,天下扰攘,弃官南渡,遂抗志俗外,居於山林。忽有一人长丈许,敦问之,此人自称是阿那窟老君见使来问讯,敦问:老君常在何许。答曰:常在天上,复游世问。又怛经过而去,复有所止,答云:时往大治及仙图中。敦后逆知孙恩之祸,乃尸解於木沼山。
  稚川金阙,公远碧落。
  《本传》:玉皇诏葛真人曰;洪久传心要,善养胎真,演神方治病於生灵,迷先典广行於尘世,阴功济物,密行齐真,名系玉都,身归金阙,可宜於三月三日寅时升车上天者。
  《本传》:语罗真人云:公远能除水怪,救济生灵,诚祟驱邪,召龙致雨,有行药痉病之善,有施符遣疾之功,内修三一,外养四生,名着仙都,身归碧落,可宜於正月十五日午时驾赤龙车归天者。
  沈羲龙虎,公阳鸾鹤。
  《抱朴子》:沈羲,吴人也,学道於蜀,救人利物,德感上帝。一日出行涂中,忽见青龙、白虎车各一乘,从者十数人,皆朱衣,仗节满道,问曰:君见沈道士乎。羲曰:某是也。史曰:子有功於民,黄老君遣仙官来迎子为碧落侍郎。於是升天。
  《西山记》:锺离嘉字公阳,许直君之甥也,好处林峦。许君爱其有授道之质,遂付以秘诀,令密修之。.许君上升,告以冲升之日,紫云自天而下,青鸾白鹤翔舞於庭,仙童玉女下迎公阳白日上升。
  帛公素书,甘君仙药。
  《神仙传》:于君者因病癞数十年,百药不能愈,忽见市中卖药公,姓帛,因往问之,云:可救。以素书二巷授之,曰:不但愈病而已,当得长年。于君再拜受之。于君思得其意,内以治身修性,外以消灾救疾,无不愈者。道成仙去。
  《西山记》:甘真君字伯武,以孝行见推於乡里。仗剑随许真君除妖,其功居多。许君授以秘诀,而君潜匿形影,人莫之测。一日,天际忽闻天乐之声,须臾祥云彩霞晖映,而君升天。
  郑公昆台,子廉魏阁。
  《青琐》:进士牛益出都门,息柳阴之下,梦至高门大第,吏云:此韦玉官也。熟视乃故人吕臻,吕曰:五。掌此官。益见殿上有白玉牌,朱篆,蒙以绛纱,大字云:中州天仙籍。其次皆名氏数千,其中唯识数人吕及夷简、李迪、余靖而已。益问天仙之详,吕曰:自有次序真命,上非子可知。益曰:今世卿相率皆仙乎。曰:十中有七八。益曰:富公弼,国之元老,岂其仙也。曰:富公是昆台真人,寿九十三岁方还昆府。益曰:公今何职。曰:更三百年补地上主者。益曰:王者人是何官。曰:掌五岳四渎、名山大川者也。
  《括异志》:衡岳道士率子康,落魄嗜酒,性犷戾,易辱人以言,人亦少与之接,故以牛呼焉。居山之魏阁,礼部侍郎王公佑守潭州,立夏将命祀祝融,至衡岳,因访所谓魏阁者。及至,则子康方醉寝,王公与语,甚异之,遂载与还郡,日与之饮酒。问辞归山,复止魏阁者。一日忽谓人曰:我将远行,当一别王公。即日扁舟下潭来谒,且曰:将有所适。王公留与之饮,居二日,辞归。至日以书别衡山观主李公,盥浴服饰,焚香秉简而蜕去,闻者惊异,李为买棺厚葬之。殆半岁,有衡岳僧自京师至安上门外,子康来看京师云:即途时,蒙李观主厚有宝行。怀中出一书附僧为谢。李发封,乃真子康书也。人皆叹王公之默识。
  三洞群仙录卷之三竟
标签:

 

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昵称:Ctrl+Enter 快速回复
为您推荐 更多
扫描二维码
mp-265g 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公众号 ICC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