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充值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传承网>>藏经楼>>道藏>>正统道藏正一部>>正文内容

三洞群仙录卷之八

三洞群仙录卷之八
  正一道士陈葆光撰集
  漆园傲吏,烟波钓徒。
  晋郭璞游仙诗曰:漆园有傲史,莱氏有逸妻。注云:庄子尝为漆园史,楚威王使厚币迎,许以为相,庄周笑谓楚使曰:亟去,无污我漆园傲史。
  《渔歌记》:宪.宗求访玄真子《渔歌》,李德裕为润州刺史,乃获之。玄真子,张志和也,自号烟波钓徒,歌曰:西塞山边白乌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着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二曰:钓渔父,褐为裘,两两三三舫艋舟。能纵棹,惯乘流,长江白浪不曾忧。三曰:霄汉湾裹钓鱼仓,舫艋为家西复东,江上雪,浦边风,笑着荷衣不叹穷。四曰:松江蟹舍主人欢,菰饭尊羹亦共准,枫叶落,荻花乾,醉拍渔舟不觉寒。五曰:青草湖中月正圆,巴陵渔父棹歌莲,钓车子,獗头船,乐在风波不用仙。
  苏耽鹤柜,孙真牛车。
  《梆江集》:苏仙君耽忽一日扫洒庭宇,具衣冠,若有所待。俄见西北云鹤翔集,从空而下,君乃入,跪白母曰:太上召补为真官,仪卫已至,不得终养。言讫拜辞,子母戏歌久之,母曰:汝去后,使我何以存养。君因留一柜,肩镍甚固,曰:有所阙乏,可扣柜呼之,所须即至,慎勿开也。自后母但有所阙,叩柜其物立至。母一日心疑其柜,开视之有双鹤飞去,自后虽扣,无复应矣。
  《抱朴子》:孙真事帛和先生得其道,一日告行,先生将一符函与之,云:前有牛车迎汝即乘之,所有供给行厨,食之无疑,切不可开函。真跪受,以行前果有牛车来,问曰:君是孙道士乎,帛君遣制相迎。真上车如飞,每渡水不由桥梁,酒食供给悉备。一日弟子窃开,只见画牛车一乘,即时不知所在。真后亦数与帛和乘车出入。
  弥明赋鼎,陶白携壶。
  《高道传》:道士轩辕弥明往来衡、湘问,与刘师服友善。弥明自衡山过太白,知师服在京,夜抵其居。校书郎侯喜有诗名,与师服拥炉说诗,弥明在座,貌甚陋,喜视之蔑如也,弥明因指炉中石鼎曰:二子能赋此乎。师服虽旧识,不知其有文也,刘先生吟曰:巧匠新山骨,制中事煎烹。次侯曰:直柄未当权,塞届且吞声。弥明哑然笑曰:子诗如是而已。因高吟迭赋十余韵,弥明应之如响,二子思竭不能续,起谢曰:尊师非世人能出也。其辈伏矣。
  《广记》:陶太白公每以探药为业,一日携壶拉友游嵩山,坐於林下,闻松梢有笑语之声,仰视果有二人,公曰:君铃神仙,可能下降而共饮乎。俄见一丈夫、女子,古服而下曰:予乃秦之役夫也,毛女乃秦之官人,与予同脱骊山之祸,乃匿於此。陶曰:今遇真仙,金丹大药可得闻乎。曰:予本几人,但能绝世食木实,乃得凌虚,不觉生之与死、俗之与仙如何耳。遂折松枝叩壶而歌曰:饵柏身轻迭蟑间,是非无意到人寰。冠裳暂备论浮世,一饷云游碧落问。
  子良青简,永叔丹书。
  《真诰》:周子良,陶隐居之弟子,自幼温雅,肃然高迈。天监中,真仙屡降其室曰:周生修功积德,可为不负其志矣。子良曰:枉蒙上真赐降,欣惧交心,无以自措。司命君曰:近往束华,见子之名已上青简保列保晨司矣。
  《青琐》:欧阳永叔与梅圣俞游嵩山,醉望西峰崖上有丹书四大字云神清之洞,永叔指示圣俞问无所见,公乃不言。洎乞身告世,作诗曰:四字丹书万仞崖,神清之洞镍楼台。烟霞极目无人到,鸾鹤今应待我来。后数日公薨。
  元化湔肠,黄眉洗髓。
  《后汉》:华陀字元化,仙人也。沛相陈珪举孝康,太尉黄瑰辟,皆不就。精於方药,处剂不过数种。若疾发结於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先令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制破肠背,抽割积聚。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则愈,一月之问皆平复。
  《汉武故事》:东方朔生三日而父母俱亡、或得之而不知其姓,以见时东方始明,因以为姓。既长,常空中独语。后游鸿蒙之泽,有老母探桑,自言朔母,一黄眉肴至,指朔曰:此吾兄也,吾却食服气三千年一反骨洗髓,二千年一剥皮伐毛,吾生已三洗髓、五伐毛矣。
  郝姑挑蔬,许仆市米。
  《女仙传》:郝姑祠在莫州莫县西北,俗传云:郝姑者字女君,魏青龙中与邻女於愍演水边挑蔬,忽二青童至前曰:东海公娶女君为妇。言讫,敷连捆褥於水上,行坐往来,有若陆地。童子侍侧,泌流而下。邻女走告其家,家人往看,莫能得也。女君遥语曰:幸凭水仙,愿勿忧怖。后立柯水际,祠前忽生青白石一纵一横,阔可三尺,高二尺余,有旧题云:此姑夫上马石。至今存焉。
  《皇朝类苑》:洪州西山有许大夫妇,出入山中,相传许旌阳仆也。方与妻市米於西岭,及归而许君已拔宅上升矣。许大有诗云:自从明府归仙后,出入尘寰直至今。不是藏客混时俗,卖柴沽酒要安心。许君乃授以地仙之卫,改姓干大,至今人多见之。
  戏臣鼓吻,狂士掩耳。
  《酉阳杂俎》:邢和璞尝延一客,鼓髯大笑,吻角侵耳,与邢剧谈而去。或问之,曰:上帝戏臣也。
  《神仙传》:和州南门外见一舰缕狂士卖胡芦子云:一二年问,甚有用处。卒无人晓其理。或时两手掩耳急走,言风水声何太甚邪。孩童随之,时人呼为掩耳先生。来年秋,江水涨泛,淹没数百家,众人皆见狂士在水上坐一大瓢,两手掩耳,大呼风水声何太甚,泛江而去。
  北海挂冠,南阳遗履。
  《后汉逸史》:逢前字子康,北海都昌人也。家贫给事县为亭长,时尉行过亭,萌侯迎拜谒,既而掷循叹曰:大丈夫安能为人役哉。即解冠挂东都城门,归将家属浮海,客於辽东,后之琅琊劳山,养志修道,人皆化其德。
  《集仙传》:汉南阳公主出降王咸。属王莽秉政,公主夙慕清虚,尚崇至道,每追文、景之为理,又知武帝之世累降神仙,谓咸曰:国祚如此,非女子可以扶持,但当自保恬和,退身修道,稍远骂竞,铃可延生。若碌碌随时,恐不可免於支离之息。遂入华山,结庐精思,真灵屡降,道成乘云飞升而去,但於岭上遗朱履一双,前取之,已化为石,因谓之公主峰。
  王卿白兔,吕公青蛇。
  《原化记》:王卿为天师守丹电,窃发其封而窥一白兔跃出,众皆曰:丹已去矣。一道士化为鹤飞去,须突擒兔来复投莆中。
  《青琐》:贾师雄郎中有古铁镒,甚宝之,久欲淬磨,有回处士言善磨镒,笋中取药堆鉴上、曰:药少顷归取之。既去,久不至,遣人询其宿止,乃在寺中,题诗寺门上:手内青蛇凌白日,洞中仙果艳长春。须知物外烟霞客,不是尘中磨镜人。公视镒上,药已飞去,一点表裹光明。又赠张洎云:朝游南越暮苍梧,袖裹青蛇胆气粗。三入岳阳人不识,高吟飞过洞庭湖。
  钱真飞练,女褒洗纱。
  《茅山记》:女真钱氏二姊妹依止茅山隐陶居诵《黄庭经》,积三十年,一日告别,先生曰:何之。答曰:上宾金阙。先生以诗赠之云:道士送仙客,送到大茅束。太华十万里,远望杳冥鸿。真人答诗曰:师住好师住,劳师远相送。仙籍有仙名,名在蓬莱洞。即时飞练入洞,及女弟至,则洞已肩矣,即今燕洞是也,有紫莒蒲、碧桃焉,故田霖有诗云:燕洞龙泓气象清,钱真此处有遗灵。仙兄去后师犹在,女弟回时洞已肩。云片尚如披白练,泉声长似说《黄庭》。碧桃花发莒薄紫,留与人间作画屏。
  《仙传拾遗》:褒女者,汉中人也,居泸、沔二水之闲,幼慕冲寂,既升,因洗纱於水际,云雨晦冥,若有所感而孕。父母责之,忧患而疾,临终谓其母曰:死后当以牛车载送西山之上,即所愿也。言讫而终。父母置之於车中,未及驾牛,而车自行,瑜汉、烬二水横流而渡,直上平原山岭。家人追之,但见五云如盖,天乐震空,幢节导从其女升天,视车中,空棺而已。
  张白饮酒,樵青煎茶。
  《括异志》:张白字虚白,自称白云子,好沉静,博学能文,两举不第,每沉湎於酒,会亲丧,乃泣曰:禄以养亲,今亲不逮,干禄何为。遂辟谷养气全神为事,因脱去儒服为道士。入郾中,多行诟马,切中人微隐之事。风雪苦寒叉破冰深入水中安坐,气如蒸炊,指顾之问,悉以乾燥。居常饮崔氏酒肆,尝题其壁云:武陵溪畔崔家酒,地上应无天上有,南来道士饮一斗,醉外白云深洞口。其后解去。
  《腔说》:张志和有奴日渔童,婢日樵青,或问其故,曰:奴使捧钓取纶,芦中鼓松,婢使樵兰薪桂,竹裹煎茶。
  王老打麦,张泊破瓜。
  《神仙传》:王老,房州宜君县人也,居於村野,颇好道爱客。一旦有缢缕道士造门,王老与妻延礼之,居月余,道士俄遍身恶疮,王老为求医看疗益勤,道士言不烦以几药,但得美酒数斛,浸之自愈。王老乃为造酒,及熟,道士命贮以大瓮,自加药浸之,遂入瓮,二日方出,须鬓俱黑,颜复少年,肌若凝脂焉。仍令王老饮之,王老时方打麦,与其妻子并打麦人共饮,皆大醉,道士亦饮,云:可上天去否。於是祥风忽起,彩云如蒸,全家人物鸡犬一时飞去,空中犹闻打麦之声。今宜君县西有升仙村存焉。
  《杨文公谈苑》:张洎家居城外,有一隐士乃吕仙翁姓名,洎倒展见之,索纸笔,八分书七言诗一章留与洎,颇言将相鼎鼎之意,其未句云:功成当在破瓜年。俗以破瓜字为二八,洎果得六十八,乃其识也。
  巫山云雨,姑射冰雪。
  《集仙录》:云华夫人,王母第二十三女,名瑶姬,尝游束海,还过江上,有巫山焉,峰昆挺技,林壑幽丽,巨石如坛,留连久之。时大禹理水驻於山下,大风卒至,崖谷振陨,力不可制,因与瑶姬相值,拜而求助,即敕侍女授禹策召鬼神,因命其神助禹斩石疏波,次塞道阮,以存其流。禹尝诣之於崇嗽,顾陌之际化而为石,或倏然飞腾,散为轻云,或悠然而止,聚为夕雨,或为飞龙,或为翔鹤,千态万状,不可亲也。其后楚大夫宋玉以其事言於襄王,王不能访其道要以求长生,筑台於高唐之馆,作场台之官以祀之。宋玉作《神女赋》以寓情荒淫,托辞秽芜,高真上仙岂可诬而降之也。
  《庄子》:藐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掉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元嘉六举,素卿三绝。
  《朝野会载》:唐元嘉少聪俊,左手画圆,右手画方,口诵经史,目数韦羊,兼成四十字诗,一时而就,足书一绝,六事齐举,时号神仙童子。
  《实宾录》五代蜀道士张素卿画献神仙十二轴,欧阳炯为赞,水部员外郎皇居东八分题之,号三绝。
  乐巴斩狸,长房诃鳌。
  《神仙传》:乐巴闻庐山庙有神与人语於帐中,巴未到十数日,庙中神不复作声,遂逃,不知所在。巴自行逐·捕鬼,乃化为书生到齐,齐太守见其姿容妖丽,又有才辩,乃峡女妻之,生一男。巴到齐,谒太守:闻卿有好女,婿明於五经,可得见否。太守遂令婿出,婿拒辞不出,巴求之不已,婿告妇曰:今日出叉死,如之何。女怪之。巴知其不出,乃以符付太守,婿得符涕泣而去,巴厉声诃之,为狸,遂斩其头。子亦化狸,并杀之矣。
  又,费长房为市橡,遇壶公得道,能治鬼。汝南郡中常岁鬼怪每来,时导从威仪如太守入府,打鼓周行,及去甚悲。后长房诣府而正值此鬼,长房厉声呼使捉来,鬼乃下车叩头,乞得自改,长房呵曰:不念温良,无故导从唐突郡守,复汝真形。须突成一大氅,长房令持符送与葛陕君,流涕而去。使人追视之,至陂鳌死矣。
  雷剑冲斗,尧查贯月。
  《晋书》:斗牛之问有紫气,雷焕曰:宝剑之精,上彻於天。云在豫章丰城,乃掘狱屋基,入地四丈,得石函中有双剑,一日龙泉,二日太阿。焕得剑,送一与张华,一自佩。及华诛,失剑所在。及焕卒,其子众持剑行经延平津,忽於腰下跃出堕.水,使人入水,见两龙盘合光照水而去。焕曾云:灵异之物终当化去。果然。
  《仙传拾遗》:尧登位三十年,有巨查浮於西海,查上有光,夜明昼灭。海人望其光乍大乍小,若星月之出入矣。查常浮绕四海,十二年一周天,周而复始,名日贯月查。
  张哥呼蝶,初平叱羊。
  《散仙传》:庆历间有张九哥者,在京师,有道卫。燕王一日登楼上,命呼之,尝赐以酒,九哥曰:某有小侠,欲以悦王可乎。王曰:何仗也。九哥曰:借王帛一疋并金剪一柄。王悉与之。取罗碎剪为蜂蝶状,随剪皆飞去,莫知其数,或集王衣,或聚美人钗锻上,王惊顾大喜,九哥曰:恐失王之帛。乃呼之,一一皆来,复为罗。一端罗中间一缺似一蝶之痕,乃一蝶为官人所捕也。王曰:此一蝶可复归乎。曰:不可也,若随呼而来即可,既久即已亦留此为异也。乃别去。
  《神仙传》:黄初平家使牧羊,有道士将入金华山不归,兄初起求之不得,后於市中见一道士,问之,道士曰:金华山下一牧羊小兄非是耶。初起随道士往见其弟,问羊何在,初平曰:羊在山束。起往视之,但见白石,初平叱之,白石皆化为羊。
  顺兴辟戎,进贤骂羌。
  《丹台新录》:李顺兴年十一与道士籍,一日有飞仙千数集空中,神光照室,命侍经仙郎开九色流霞之蕴,出经二卷以授之。魏文帝尝召入都城,朝野钦信,称为李炼师。年三十八,大统六年,托疾告终。葬日,有侄遇於骊山道中,谓曰:若天子尚未忘我,则可於此作吾像,北向居之,当为国家辟北戎之淫俗也。侄还家,方知已化,遂以实奏。遣使发视,则空棺而已,乃立祠於沙苑,号李圣。
  《真诰》:王衍为晋武帝尚书令,其女字进贤,为愍怀太子妃。洛阳陷,刘曜、石勒掠进贤渡孟津,於河中欲妻之,进贤骂曰:我皇太子妇,司徒公之女,而胡羌小子,敢干我乎。言毕即投河中,其侍婢名六出,复言曰:大既有之,小亦宜然。复投河中。时遇嵩高女真韩西华出游而愍之,抚接二人,遂获内救,外示死形,体实密济,便将入嵩高山,令在华阳官洞中易迁之官。六出时年二十二三,体貌亦整善,有心节,本姓田,渔阳人,魏故浚仪令田讽之孙。讽曾有阴德之行,以及六出耳。
  孟钦风旋,丘林云翔。
  《晋逸史》:孟钦得左慈、刘根之法,百姓归向之。时符坚恶其惑众,欲诛之。俄而钦至,坚留之。饮酒酣,令左右执之,钦化为旋风而去。有告在城东,忽前汉水不能渡。
  《真诰》:范丘林在华阳官为保命丞,善长啸,如百鸟之杂呜,或如风激众林,或如伐鼓之音,须臾云翔其上,冲气动林。
  休复妓侮,徐姑僧僵。
  《仙传拾遗》:陈休复者,号陈七子,尝於巴南太守筵中为酒妓所侮,休复笑视其面,须突妓者髯长数尺,泣诉於守。守为析谢,休复呢一枉酒使饮之,良久如旧。
  《广记》:徐仙姑者,北齐仆射徐之才之女也,年数百岁,状貌常如二十四五岁。善禁呢之卫,名山胜景无不周游,多宿岩麓之中。寓止僧院,忽为豪僧数辈微辞巧言侮之,姑马之,韦僧激怒,色愈悖,姑笑曰:我女子也,而能弃家云水,不避蛟龙虎狼,岂惧汝鼠辈乎。姑即解衣而外,遽彻其烛。僧喜,以为得志。泊明,姑理策出山,诸僧一夕皆僵立尸坐,口不能言。姑去数里,僧乃如故。
  淮南八公,田谷十老。
  《神仙传》:淮南王刘安折节下士,有八公者诣其门,门吏曰:王上欲延寿命以期长生不老之道,今公皆老矣。公曰:若王叉欲见少年谓之有道,谨以少矣。言讫皆化为童子,色如桃花。
  《高导传》:法师.严达字道通,幼有方外志,与王延、苏道标、程法明、周化生、王真微、史道乐、于长文、张法成、伏道崇等十人以道衍相忌,同於出处,世号十老。
  赵升取桃,田师降枣。
  《神仙传》:汉天师将诸弟子登云台绝岩之上,下有桃一株,如人臂傍,生石壁下,临不测之渊,桃大有实,天师谓诸弟子曰:有人能得此桃实,当告以道要。於时伏而窥者二百余人,股战流汗,无敢久临视者,莫不却退而还,谢不能得。升乃从上投掷木上,足不蹉跌,取桃实满怀。天师乃分赐诸弟子。后授以至一道,白日上升。
  《高道传》:田法师者名仕文,古郎人也,授三洞经法,服饵炼气,斋戒修奉,未尝少辍。每与人析福及救疾,无不通感,即获平愈。陈纲尝请作醮,忽神降枣数颗在坛,食之则非人间所有者。
  梦昌戴花,子韦被草。
  《郡阁雅谈》:伊梦昌,不知何许人,因梦两日,遂立其名。唐末不仕,披羽褐游山水散逸,爱载花。又《青琐后集》:梦昌尝题攸县司空观仙坛云:唯有青松空弄日,更无云鹤暗迷人。题黄蜀葵云:露凝金盏滴残酒,檀点佳人喷异香。梦昌后尸解,人发其棺,无尸。
  《太平广记》:宋景公之世有善星文者,许以上大夫之位。处层楼延阁之上,以望气象,设以珍食,施以宝衣。忽有野人被草负茨叩门而进,请见景公,公延之崇堂,语则及未来之兆,及已往之事,万不失一。夜则观星气,昼则执算披图,不服宝衣,不甘奇食,景公谢曰:今国丧乱微君何以辅之。曰:德之不均,乱将及矣。修德以来人,则天条之祥,人美其化。景公称善,遂赐姓日子,名之韦,即子韦也。
  万传八音,韦赠三宝。
  《仙传拾遗》:万宝常者,不知何许人也,幼达音律,因於郊中遇十许人,车服鲜丽,麾幢森列,召之上帝以子天授音律之性,将传八音於季世,故将坏之乐然正始之音,子未备知也。命坐,乃教以历代之乐,治乱之音,靡不周迷。宝常毕记之,由是韦仙凌空而去。宝常自此人问之乐无不精究。
  《神仙感应传》:韦拿字景昭,因下第,游蜀至郑氏园亭,见仙子数十,左右侍卫,华裙丽服,非世所赌,谓予有新曲,名日紫云,今天子奉尚神仙之道,吾欲以此乐授与吾子而贡於圣唐之君,以此相托可乎。食某儒生耳,素非知音,固不可为也。美人既不能,余当寓梦以授於天子也。然子已至此,亦道分使然,愿以三宝为赠,其售之可以毕世而富。命侍者出一杯,谓之碧瑶杯,又出一枕,似玉而粟其纹,又出一紫玉函,皆光彩莹彻,俱受於拿,拜而谢之,即别去。回顾,失向亭台矣。
  叔隐仙伯,周颛鬼官。
  《丹台新录》:秦叔隐今在华山为仙伯。
  《真语》:周颤为鬼官司帅。注云:周颠字伯仁,汝南安城人,仕晋,过江,位至尚书仆射。元帝永昌元年,王敦南下,遣收於石头南门被害,年五十四岁,追赠光禄开府,镒康侯。
  贾耽偷书,神通窃丹。
  《逸史》:贾就一日令健卒入枯井中取文书,果得数轴,皆道书也。遂遣十余人写才毕,有道士突入,呼贾公姓名叫骂争敢偷书。耽逊谢,道士复持去。
  《高道传》:辅神通幼孤贫,为人牧牛以自给,每於牧所见一道士往来,久而稔熟,谓神通能为弟子乎。日:可。乃引入水。汝宜随之,无惮。既入,见所居严洁,有药囊、丹电,使神通看火,兼教黄白衍。经三年,神通辄思人问,会道士出,乃窃丹别贮之。既归,问丹所在,则隐而不言,道士叹息吾本与汝道要,今若是,曷足授教,虽备解诸法,然无益长生。遂引去。
  廖冲鹤骨,平阿玉颜。
  《宝宾录》:唐蒋防为连州静福山廖先生碑冲,先生名也,清灵,先生字也,静福,先生家也。先生之名,玉堂金简之名矣。先生之家,红霞外景之家矣。至於鹤骨松貌,味淳含虚,寓形人间,天地无累,与夫扶桑公、陶隐居、张天师为师友矣。
  《神仙传》:刘平阿不示名字,汉末为九江平阿长,因以为号。行医救人,见人之病如己之病,后遇神人授以隐存之道,服日月精气,居主台馆,其颜色如玉。
  守真三剑,杨宝四环。
  《斓圣传》:建隆初,黑杀降谓张守真汝乃贞洁之士,可以驱邪。吾先授汝剑法,为民除妖。然剑法有三,以铜铁暖为利刃,吾目一视便可用之,有疾者但挥之,邪气自释。地祇作孽,水族生妖,以上剑治之。山泽怪异,以中剑治之。魍魉害人,以下剑治之。
  《续齐谐志》:杨宝见一黄雀为鸦所搏,宝取置粱上,啖以黄花。毛羽成,朝去暮来,夜有黄衣童子曰:我王母使者,昔使蓬莱,为鸦所搏,承君见救。以四环与宝曰:令君子孙洁白,位登三公,事如此环。宝生震,四世名公。
  三洞群仙录卷之八竟
标签:

 

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昵称:Ctrl+Enter 快速回复
为您推荐 更多
扫描二维码
mp-265g 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公众号 ICC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