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充值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传承网>>藏经楼>>道藏>>正统道藏正一部>>正文内容

三洞群仙录卷之十

三洞群仙录卷之十
  正一道士陈葆光撰集
  郭无四壁,刘有二困。
  《真境录》:郭文字文举,尝於华阴山石室中得神虎内真紫元丹章,值晋室衰,乃负茨入余杭大涤山,伐木倚林苦覆为舍,不置四壁,葛裘鹿巾,区种菽麦,及探答以贸盐酪。或余食,即施贫者。乾符中,封灵曜真君,山中遗迹甚多。
  《晋逸史》:刘鳞之字子骥,少尚质素,虚退寡欲,不修仪操,人莫知之。好游山泽,志在逐逸。尝探药至衡山,深入忘返,见有一涧水,水南有二石困,一困闭,一困开,深广不得过。欲还,失道,遇伐薪人问径,仅得还家。或说困中皆仙灵方药诸维物,鳞之欲更寻索,终不知处也。
  孝成束带,自然纶巾。
  《丹台新录》:梁谌字孝成。谌好乐仙道,年十七为道士,即持斋诵经,广建功德,济诸苦厄,视地而履,恐伤含气,有乌兽当衢,每下路避之,见人卑恭泊然虚静。一旦谓弟子王子年曰:吾属良友待我於南津,当往彼,尔可知之。乃束带南出。子年随之,惟觉云气郁郁,弦覆林谷。良久,谌忽踊身腾云,倏已不见,遥闻鼓吹之音而已。
  《本朝蒙求》:赵自然,太平州人,梦一人给巾素抱,须发斑白,自云姓阴,引之登山,曰:汝有道气。教以辟谷法,乃出青柏枝令啖?梦中食之,及觉遂不食。
  青巾佳客,白衣老人。
  《神仙传》:陈希夷先生一日谓门人贾升曰:今日有佳客至,速报。少顷一人衣褐青巾如门,贾走报,其人已行。贾逐之,见一老人衣鹿皮,贾问:前老人去远否。老人曰:此是神仙李八百,动则八百里。而鹿皮老人亦不见。先生曰:老人者,乃太清得道白庇先生也,今既不见,鹿皮者又去,吾不可久留。乃返真。
  《汉武传》:武帝出道岱山,通一白衣老人耳耸於顶,发垂於肩,头有数尺之光,帝异而问之,老人曰:予闻禽山有莒蒲一寸九节,服之长生。遂不见。帝曰:此乃岳神也。时王兴闻之,服莒蒲得仙。
  邓丹一斗,群药千缙。
  《续仙传》:处州松阳乃张天师修真之所,邓去奢慕前人之迸,结庵以居,朝夕焚修。山南有一巨石,尝坐其上,感神人告之曰:天师丹剑在此石下,可以取之,师曰:此石天设,非人力可加。神人曰:动修不怠,丹剑可致。师如其言,不三年神人送丹一斗,剑一。,师后施丹治病,功成上升。
  又卖药翁,莫知其姓名,常提一大葫芦卖药,人以疾苦求药,得钱不得钱悉与之,无不神验。或戏问之:有大还丹否。曰!有一粒,厌直千婚。人皆笑之,以为风狂。后於长安卖药,枓擞其葫芦已空,只余一粒安於掌中,曰:百年卖药,无一人买者,深可哀哉,今当自吃。药方入。足下五色云生,腾空而去。
  铜牌志鹿,金盆射鹊。
  《高道传》:明皇狩于咸阳,获大鹿,命庖人欲烹之,张果奏曰:此仙庇也,已满千岁。昔汉武元狩五年,臣曾侍从畋之,于上林获此鹿,乃放之,时以铜牌志於左角。遂命验之,果然有铜牌二寸许,但文字雕暗耳。
  又轩辕集,宣宗尝召入,问长生可政乎,集曰:绝声色,薄滋味,哀乐一致,德施无偏,自然与天地合德,日月齐明,虽尧舜禹汤之道自可致,况长生久视乎。及退,又以金盆覆白鹊试之,时集方休於馆,谓中人曰:皇帝安能更令老夫射覆乎。中人不论其意。上复令速至,集才及玉陛,谓上曰:盆下白鹊宜放之。上大笑。
  李明合丹,伯真采药。
  《茅山记》:李明长官避世不仕,隐句曲郁冈山,合丹丹成而升玄洲,除大卿之任,至今旧迩坛井存焉。
  《真诰》:姜伯真入猛山中行道探药,奄遇仙人,令伯真平倚日中,其影偏,仙人曰:子知道之贵而笃志学之,不知不正为失,君欲使心正,常以日出时错手着两肩上,以日当心,觉腹暖则心正矣,常行之为佳。
  葛氏蛟帐,女娲云幕。
  《祖异志》:九夷山樵者妇诸葛氏,感时疾数日,起白舅姑曰:新妇不唯疾平,复且得仙矣。俄出门,乘云而去。又数日复回,云天上楼观皆碧玉碾成,窗户悉以珠密缀蛟丝帐幔,五色相照,行空明中,燃不死之香。我今暂来相看。俄有五色车驾,双龙力士御之,女童为从,妇乘之冉冉而去。
  《事始》云:女娲氏作云幕,又炼五色石以补天。
  刘安鸡犬,静之龟鹤。
  《续仙传》:刘安即汉高祖之孙也。安好神仙,炼大丹,丹成乃去。时人传云:安临去时有余药在器内,置於庭中,鸡犬舐啄,尽得升天。故人云:鸡呜天上,犬吠云中。
  《列仙传》:萧静之绝粒学道,一日掘地得一物似人手,即时食之,遇一毕人告之曰:子铃饵仙药矣,子所食者肉芝也,得肉芝食者寿齐龟鹤,宜隐山林以期至道。遂遁去。
  德休霹雳,王兴云车。
  《神仙传》:曹德休自言从束海青屿山来,游於江西,人见之三十余年,颜貌不改,有疾者以符药救之无不愈。有一女年二十余,将聘於人,忽有邪物所魅,百方治之益甚。其父诣德休,具陈病状,德休曰:汝家居近山汉有潭穴,汝女春月闲步溪侧,为蛟所窥,以拘摄精魂入其穴矣,可将吾一符投於潭中,少顷有验。投符后,忽见潭水翻涌,水中霹雳声,须臾有一物浮出,长二丈余,形如乌蛇,头若大杓,已劈死矣。女病亦寻愈。
  《王氏神仙传》:王兴,蜀人,昔为蒲江主簿,而境有灵边,兴喜之,遂去官,隐於山中九年。忽见洞中琼花吐艳,金蟾跳跃,遂入洞中,得仙丹服之,即时乘云车上升。今人以洞号主簿治,自此始也。
  浮胡白豹,雷公黄蛇。
  《神仙传》:施存真人号浮胡先生,师黄芦子,得《三皇内文》驱策虎豹之衍,隐衡岳石室山,每跨白豹出入,晋元康间白日腾升。
  《广异记》:武胜之尝於江滩见雷公逐一黄蛇,或以石投之,铿然有声,雷公飞去,得一铜剑,有文云:许旌阳真君斩蛟第三剑。
  无竞怀果,孙锺设瓜。
  《青琐》:李无竞入都调官,至朱迁镇,有丐者喧争於路,一妪曰:我终身乞丐聚得少金,此子贷去不偿。无竞取金如所逍数与丐者,谢曰:吾实逍其钱,君行路人能偿之,又解其国,何以报德,吾家在隆和,曲筠栅青帘乃所居也,子能访我否。无竞异之,即往焉。入门见数丐者拥炉共火,喜见於色,命坐,具小酌。无竞颇疑其人,终不饮,但濡唇而已。时大寒,盘中皆夏果,取小御桃三枚怀归。丐者以诗送曰:君子多疑即多误,世人无信即无诚。吾家路径平如砥,何事夫君不肯行。无竞至邸取桃视之,乃紫金也。后琢其金为酒器,年七十面色红润,岂酒濡唇之力乎。
  《幽冥录》:孙锺少时家贫,种瓜瓜熟,府三人来乞瓜,钟为设瓜,曰:我司命也。化白鹤飞去。
  陵阳沆淦,曼卿流霞。
  《列仙传》:陵阳子春食朝霞,夏食沆淦。是夜半天地玄黄之气也,霞日初出,青黄气即朝霞也。
  《抱朴子》:项曼卿,河东蒲圾人,入山修道,一日有仙人来迎,到天上见紫府金林玉几,仙人饮以流霞一杯,辄不饥渴。忽思家,为帝所斥,遂还河东,呼为斥仙人。
  明皇紫云,元之绛雪。
  《宣室志》:唐明皇梦仙子十余辈御卿云下,列於庭,各执乐器而奏之,其度曲清越,殆非人世也。及乐阕,有一仙子前而言曰:阶下知此乐乎,此神仙紫云曲也,今传授陛下,为唐正始音。明皇甚喜,即传教焉。及寤,以玉笛吹,令习之,尽得其节奏。
  《仙传拾遗》:申元之,不知何许人,开元中诏至上都开元观,恩渥愈厚。明皇与论道,动移晷刻。尝命赵云容侍元之茶药,意甚恭恪。乘闲乞药少许以延其生,元之曰:我无所惜,但尔不久处世耳。愈切恳告,乃与绛雪丹一粒,曰:服此丹死叉不坏,但能大其棺,广其穴,含以珠玉,疏而有风,魂不荡空,魄不沦翳,百年外可以复生。此为太阴炼形之道。后云容从幸东洛,病於兰官,得以此事白於贵妃,如其所谓。
  道元观灯,知微阮月。
  《仙传拾遣》:叶法善天师字道元,开元初正月望夜,明皇移仗上阳宫以观灯焉,尚方匠毛顺心结彩楼三十余问,金翠珠玉问河其内,楼高百五十尺,微风所动,铿然成韵。以灯为龙凤璃豹腾掷之状,似非人力。上见大悦,师曰:影灯之盛固无比矣,然西京今夕之灯亦以如此,适自彼来。上异其语:今欲一往,得乎。曰:此易尔。於是令上闭目,俄而至焉。上称其盛者,久之请回,复闭目,顷之已在楼下,而歌舞之曲未终。上於冻州以铁如意贯酒,翌日命中使托以他事求如意以还,验之非谬。
  《三水小牍》:道士赵知微有道卫,中秋积阴不解,众惜良辰,知微曰:可备酒肴登天柱峰骯月。既出门,天色开晴,及登峰,月如昼,至月落方归,下山则妻风苦雨,阴晦如前。
  御寇剖心,道君剪舌。
  《云汉友议》:列御寇墓在郑郊,有胡生者家贫,少为洗鉴钱钉之业,号胡钉铰。有美酒茶果辄祭御寇祠,以求聪明。梦一人刀划其腹,以一巷书致于心腑,及觉,乃能诗。尝赠韩少府云:忽闻梅福来相访,笑着荷衣出草堂。兄童不惯见车马,争入芦花深处藏。
  《广毕记》:夔州有道士王洪明,舌长,呼字不正,乃曰:诵《道德经》。忽梦道君为剪其舌,既觉,语遂正。
  灰袋佯狂,麻懦卓越。
  《神仙传》:蜀有道士佯狂,俗号为灰袋,翟天师之弟子也。翟每戒其徒勿轻此人,吾所不及。尝大雪中布衣褐入青城山,暮投兰若求宿,僧曰:贫僧一纳而已矣,天寒如此,奈何。灰袋曰:一状足矣。夜半,风雪益甚,僧意其卒,往视之,去状数尺,气如蒸炊,流汗袒寝。未晓,不辞而去。曾病口疮数月,状若将死,村人素神之,因为设斋。斋散,忽谓众曰:试窥吾口中何物。乃张口如箕,五脏悉露,莫不惊异,后不知所终。
  《晋逸史》:麻懦者莫得其姓名,石季龙时在魏乞丐,常着麻懦布衣,故时人谓之麻懦。言语卓越,状如狂者,乞得米谷,不食辄散之,颇显神异。与高僧图澄极为交友。
  苏驴虫流,王尸泉涌。
  《神仙传》:蓟子训尝驾驴车与诸生俱诣许下,道过荣阳,止主人舍,而所驾之驴忽然卒僵,蛆虫流出,主遽白之,子训曰:乃尔乎。方安坐饭食毕,徐出以杖扣之,驴应声奋起,行步如初。
  《茆亭客话》:王客者,失其名及乡里,常搀竿挈篮,引一斑犬往来叩,英问,以探药为事。天禧戊午岁游,青城山,回临叩。宰师仲冉召之与语,曰:吾野人也,久居城市,颇思归乡,诚有奉托。宰亦莫谕其意,一日独担茨往国宁寺,於寺门下坐卒。乡耆闻官,痉之道左。师宰闻之曰:曩所言,斯之谓乎。遣史往彼焚之,发其尸,颜貌如生,四肢皆软,若熟寐焉。顷之,尸下清泉涌出,浮尸而起,遂就更衣,沐浴以殓之。
  方远辩慧,道华愚懵。
  《高道传》:问丘方远字大方,幼辫慧,通经史。昭宗累诏不起,就锡命服,赐号玄同先生。罗隐每诣受书,先生辄闭目授之,曰:隐才高识下,盖正容悟物。故隐卒保终吉。先生一日忽沐浴焚香,端坐返真,颜色不变,异香三日不散。时钱武肃梦先生骑鹤访别,明日讣至,及就圹,但空棺而已。
  又,侯道华常如风狂人,人多侮之,未尝有愠色。好读丹经子史,或问诵此奚为,曰:天上无愚懵神仙。
  杨雄墟墓,周畅义冢。
  《仙传拾遣》:杨雄字子云,口吃,善属文。王莽篡位,闻理狱使者欲来收雄,雄恐不免,时校书於天禄阁上,自投几死。天凤中,辞疾还蜀,卒於家。乾符中,进士赵郁外疾於嘉州开元观,稍愈,於殿上见一少年弊盖鹑衣白洁,与郁并坐,郁因言此观巨功制作,国力兴创,何乃俯逼殿后而有墟墓也,尝问郡人,皆不知。少年笑曰:此汉相留侯之后,辟强之孙,天师之祖也,为南安太守,投於郡而葬於此。乃说两汉魏晋问事,皆若目击。郁问以姓氏,答曰:一子云,姓杨。乃强力随之,遂出门而去。至今往往有见者。
  《真诰》:周畅好行倏德,功不在觉。时岁大旱,客死者数万,而畅收骸骨万余,具立义冢,时或祭祀之,应时大雨。今在洞中为明晨侍郎。
  自然雷呜,法乐霞拥。
  《云茨七签》:马湘字自然,状若风狂,能治病。有告之者,湘无药,但以竹杖打病处,或以竹杖指之。吹杖头如雷吗便愈。或游官观岩洞,多留诗句,其登抗州秦望山诗曰:太一初分何处寻,空留历数变人心。九天日月移朝夕,万里山川换古今。风动水光舍远娇,雨添岚气没高林。秦皇设作骚山计,江海茫茫转更深。
  《高道传》:道士张法乐居耿谷之西,抱元守一,凡三十余年。云生梁栋,霞拥窗扉,自号为云居观。久而道成,猛虎驯伏侍侧。后尸解蝉蜕焉。
  李预餐玉,王捷烧金。
  《感应录》:后魏李预得古人养玉法,乃探访蓝田,躬往攻掘,得若环璧杂器形者大小百余枚,预乃椎七十枚为屑食之。及疾万,谓妻曰:吾死,体叉当有异,勿速殡,令后人知养服之妙。时七月中旬,长安毒热,预停之四宿未殓,而体色不变。其妻常氏以玉珠二枚含之,口闭,妻谓曰:君自云养玉有神验,何不受珠。言讫,启齿纳珠。因嘘其。都无秽气。举殓,尸不倾委。
  《渑水燕谈》:江州王捷少商江、淮问,咸平中通一人於南康逆旅,衣道士服,仪状甚伟,授捷黄金衍,仍付以神剑,且戒之曰:非遇人君,不可妄泄。后佯狂叫呼上饶市中,配流岭南,逃归京师,挝登闻鼓自陈,宋真宗皇帝召与语,悦之,更名中正。寓居中官刘承珪家,数闻中正与人语,声如童子,云:我司命君也,尝以药金银默上以助国,世谓之烧金王先生。
  贺场女筮,秋夫鬼针。
  《南史》:贺场字伯祖,道养工卜筮经,遇工歌女子病死,为筮之,曰:此非死也,天帝召之歌耳。乃土块加心上,俄顷而苏。
  《感应录》:宋徐文伯,东海人,濮阳太守熙曾孙也。好黄老,阴居秦望山,遇道士过求饮,留一瓠瓢与之曰:君子孙宜以道卫救世,当得二千石。熙开之,乃扁鹊《鉴经》一卷,因精学之,遂名震海内。其后秋夫弥攻其卫,仕至社阳令。尝夜有鬼呻吟声恤凄,秋夫问何人,顷答曰:某东阳人,息腰痛死,为鬼犹难忍,请疗之。秋夫曰:云何措法。曰:请为刍人按穴针之。秋夫如言,乃为灸针,设祭埋之。明日见一人来谢,忽然不见,当世伏其通灵。
  虑度应鹿,龟年辨禽。
  《贤己集》,卢度有道衍,少时阻淮水,不得渡过,心誓曰:若得免死,从今不复杀生。须突见两循流来接之,得渡。后隐居卢陵西昌三顾山,鸟兽随之,夜有鹿触其壁,度曰:汝壤我壁。鹿应声去。屋前有池养鱼,皆名呼之,次第来饮食而去。
  《翰府名谈》:白龟年乃白居易之孙,於嵩山遇李太白,招之与语曰:吾自水解之后,放遁山水问,因思故乡,西归嵩峰。中帝飞章上奏,见辟掌栈奏,於此今已百年矣。近过潼关,有词曰:曾宴桃源深洞,一曲歌鸾舞凤,常记欲别时,明月落,花烟重,如梦如梦,和泪出门相送。乃出书一巷遗之曰:读此可辨九天大地禽兽语言,汝更修阴德,可作地仙也。
  上鳌延颈,老夫正心。
  《括异志》:郭上电天禧中尝佣於东京州桥,涤器于茶肆,有青巾布袍者,神彩凛然,疑其吕公也,即走拜于前曰:际遇先生,愿为仆厮。先生曰:若真欲事我,可受吾一剑。郭唯唯延颈以俟,引剑将击,郭大呼,已失公矣。郭后尸解,视其棺,败絮而已。
  《广记》:唐末有一老人携壶卖药於益州,得钱则散与贫者,常谓人曰:夫欲人之无病,叉先正其心,心无乱求,无狂思,无嗜欲,无迷惑,则心无病而内之六腑,虽有病,不难治也。老夫卖药,尝以此告人矣。一日诣锦江沐浴,探囊取丹吞之,遂化白鹤飞去。
  金阙帝君,玉仙圣母。
  《三洞珠囊》云:金阙帝君上相青童乘碧霞九云流景云舆飞青羽盖,上诣太上灵都官,朝三天灵录之文也。
  《玉仙传》:圣母生於炎帝之代,推其乡里,即武阳郡人也,有绝世之容,其亲所配琅琊家,将以适矣,闻邻人曰:琅琊好惑之士也。圣母闻之,遂泣而辞亲,登一小舟,恣泛於大淇,任风所送。至仙都山,在高丽国中也,其山上有峰日玉仙峰,中有洞日玉仙洞,下有溪曰玉仙汉,圣母泊於此山,守志固节,后半年,遇女华圣母口传飞神入鼎之道、中源主神之法、丹火养神之衍,得之而成道。玉仙号者,盖因山洞而赐名。玉仙祠前有方池,尝取玉仙汉水贮之,后人投纸以占灾福。
  张忠安车,董京环堵。
  《晋逸史》:道士张忠永嘉之初隐于泰山,服气食芝,穴地窟为室,弟.子亦穴居,其教以形不以言。朝廷累召,所赐不受,上曰:欲屈先生仕尚父可乎。忠曰:昔避地与乌兽为倡,年衰志谢,不堪展效,乞还故山。从之。以安车送还,谧安道先生。
  又,董京时至洛阳,披发而行,逍遥吟咏。尝宿於社中,乞索於市,结网自覆。'或有所与,金帛不肯受。时太守就社与语曰:方今尧舜之时,胡为怀道迷邦耶。答曰;万物皆贱,惟人为贵,动以九州为狭,静以环堵为大。遂遁去,不知所在。
  冲素精素,道全勤苦。
  《真境录》:精思院盖冲素先生郑元章所居,先生常斋居危坐,纤介不入,南华所谓用志不分乃凝於神者。其所以感动天上仙人时降芝·耕,属云霁月白之夕,惟弟子阁闱得听其论,则世莫得闻也。精思院在杭州洞霄官。
  《神仙传》:尹道全真人隐於衡岳,感上真降谓之曰:白日升腾者,当有其材而复成其道,汝受其一事而有冲举之望,斯乃动苦所得,尔宿分所值矣。遂授以《五岳真形图》。取其山之向背,泉液之所出,金宝之所藏,通而为之图,告曰:汝能自修奉而获感应,乃知文始之裔、太和之族,世有神仙矣,言讫而去。道全於晋永嘉中上升。
  贫士抱龙,稚川除虎。
  《野人闲话》:灌。白沙有秦山府君庙,每至春三月,蜀人耕集。忽一人鹑衣百结,颜貌憔悴,亦往废所,众人轻之。行次江际,乃坐於石上,远巡谓人曰:此水中有睡龙。众不之应。遂解衣入水,抱一龙出,腥秽颇甚,深闭两目,而爪牙鳞角悉备。云雾旋合,风起水涌,众皆惊走,贫士亦瞥然不见。
  《神仙传》:葛洪字稚川。洪尝养牛,数为虎所慕,乃书符劾之。见一人自称高山君,白洪曰:虎狼为害,当已除之矣。
  三洞群仙录卷之十竟
标签:

 

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昵称:Ctrl+Enter 快速回复
为您推荐 更多
扫描二维码
mp-265g 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公众号 ICC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