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充值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传承网>>藏经楼>>道藏>>正统道藏正一部>>正文内容

三洞群仙录卷之九

三洞群仙录卷之九
  正一道士陈葆光撰集
  赤脚仙人,黄发老叟。
  《括异志》:乐学士史景德末为西京留台御史,尝梦一人具冠服,称帝命来召,俄见官阙壮丽,因问使者,云:此帝所也。既升陛见帝,谓曰:而主求嗣,吾为择之。少选一人至,帝曰:中原求嗣,汝往勿辞。顿首求免者再三,帝曰:往哉。遂唯而去。傍拱立者曰:此南岳赤脚李仙人也,尝酣於酒。明年果生仁宗皇帝。
  《拾遗记》:李聘衰周之末,居反景日室之山,与世人绝迹,惟有黄发老支五人或乘鸿鹤,或衣羽毛,耳出於顶,瞳子皆方,面色玉洁,手握青筠之杖,与聘共谈天地之数。及聪退迸柱下史,求天下服道之衍,四海名士莫不争至。五老即五方之精也。
  景唐玉案,明星石臼。
  《稽神录》:崔景唐,汝阴人。有道士自言姓梅,来访崔,崔客之数月。景唐市得玉案,将之寿春,以默节度使高审思。为梅曰:先生但居此,吾将诣寿春。旬日而还,使儿侄辈奉事,无所忧也。梅曰:予乃寿春人也,将北访一亲知,亦将还矣,君其先往也。久居于此,思有以奉报君家,有水银乎。曰:有。即以十两奉之,梅乃置鼎中,以火练之,少顷即成银矣。谓景唐曰:赠此为路粮,君至寿春,可於城东访吾家也。由是别去。崔后至城东求访梅氏,数日不得,村人皆曰:此中无姓梅为道士者,唯淮南王庙中有梅真人像,得非此耶。如其言访之,果梅真君矣。自后不复遇。
  《集仙录》:明星玉女者,居华山,服玉浆,白日升天。山顶石毫,其广数亩,高三切,有五石臼,号日玉女洗头盆,其中水色碧泳澄彻,雨不加溢,旱不喊耗,祠内有玉石马一匹焉。
  何姑故人,李升旧友。
  《摭遗》:洪州袁夏秀才侍亲过永州,因见何仙姑曰:吾乡有故人亭,永亦有之,此是则彼非,此非则彼是,幸仙次之也。仙曰:此亭名因选诗而得之也,选诗曰:洞庭值归客,潇湘逢故人。夫洞庭之水与潇湘之流一源耳,今永之境,湘水出其左,潇水会其右,以二水所出,故为永字。今永创此亭得其实也,彼则非也。因赠诗曰:全永从来称旧郡,潇湘源上构轩新。门前自古有流水,亭上如今无故人。风细日斜南楚晚,乌啼花落浙东春。因君问我昔时事,江左亭名不是真。
  《集仙传》:李升字云举,有炼气养形之卫。元棋康察浙东,白居易出牧钱塘,以升旧友,皆慕升之文学道衍,邀致於宾席,问升云:当太平,何不就荣禄而为布衣。先生徐吟曰:生在儒家偶太平,玄熏重滞布衣轻。安能世路趋名利,臣事玉皇归上清。
  成子蛇噬,陈纯鹤呕。
  《真诰》:昔闲成子少好长生,学道四十余年。后入荆山中,积七十余岁,为荆山山神所试,成子谓是真人,拜而求道,而为大蛇所噬,殆至於死,赖悟之速而存太上、想七星以却之,因而得免。
  《青琐》:陈纯至桃源,爱其汉山秀绝,裹粮沿汉寻胜,几九日,至万仞绝壁下,夜闻壁问人语,纯粮尽困外,忽闻美香,有巨花十余片流出,因取食之。复见青衣探苹岸下,乃诂之,曰:此即三源夫人之地,中秋夕三仙将会於此。俄三夫人邀入,见碧窗朱户,非.世所有,宴会乐作,与纯酬唱极洽,仍戒曰:君慎无往南轩。纯潜往轩中,见案问有一玉笛,试取吹之,忽见故乡人物山川俨然,妻儿聚会笑语,久之不见。纯,不觉呕一卯堕地,化鹤飞去。仙责曰:不听吾戒,莫非命也,后三十年复当来此。乃以舟送纯归。
  四明宾友,九宫仙嫔。
  《真诰》:魏武帝为北君太傅,孙策,汉高祖、晋武帝、苟或为四明宾友。《女仙传》:帝高辛时,蜀地未立君长,无所统摄,递相吞噬。蚕女之父为邻所掠,唯所乘马犹在。女念其父殆废饮食,其母慰抚之,因誓於众曰:有得父还者,以此女妻之。然无能得父归者。一旦其马绝绊而去,载其父归,自此马嘶呜不肯饮喷,父曰:誓於人,马配人而偶非类可乎。父怒,射杀之,曝其皮於庭。女过其皮,忽起巷女飞去。旬日皮复栖於桑,女化为蚕,食桑吐丝成茧,衣被人问。父母念之不已,忽见蚕女乘云驾此马自天而下,谓父母曰:太上以我孝,授以九官仙嫔,无复忧念也。冲云而去。蜀之风俗,官观皆塑女子披以马皮,谓之马头娘子,以析蚕桑焉。
  郁夷金雾,苍梧珠尘。
  《拾遗记》:蓬菜东有郁夷国,时有金雾,常浮转低昂,有如山架楼室,常向明以开户牖。及雾灭歇,户皆向北。又岱舆山南平沙千里,色如金,若粉屑,靡靡常流,乌兽行则没足,风吹沙起如雾,亦名金雾。
  又舜时有乌如雀,自丹洲而来,吐五色之气,氤氲如云,名日凭霄。雀能常飞,街青沙珠,轻细风吹尘起,名日珠尘。今苍梧之外,山人探药时得青石圆结如珠,服之不死,带之身轻。故仙人方因游南岳七言赞曰:珠尘圆静轻且明,有道服之得长生。
  马明救病,峭嵓拯贫。
  《列仙传》:马明生者,少为县史,为贼所杀,垂死,遇神人以药救之即活,方知长生之衍有验,遂随之负药茨,至庐山以受道要。马明合后周进天下,劳苦辛动,愿合药以救人病,不愿升天,每居人问,人多不知其神仙也。
  《高道传》:谭峭岩者,茅山道士,宝历中游天台江浙问,貌如二十许人,人亦不知其有道。务以阴功救物,常遗金於涂以拯贫乏。或报之,殊不认,问其故,则曰:阴真君化土为金以赈不足,吾恨未能。且无用之物以遗人,亦何怪。久而知其有神丹化金。
  于章剪祟,元泽笞神。
  《高道传》:法师于章字长文,开皇问受黄化丈人太极真公六十甲子及五帝五岳符印凡百三十六首,并论天地原流、符之本末、置坛法式,乃录受符日月及真仙语诀次第记之。由是知师通冥之心与日俱进,故除妖剪祟,其神变不可量,而流俗沾惠日益多矣。
  又,左元泽,温州青障观有土地,里人常以血食祀之,苟祀之不至,则为祟,元泽以杖笞神背三下,翌日有大狸死於庭,背有杖痕者三。里人复梦神告曰:托附吾者为仙官杖死,慎勿以血食祭我也。
  禹钧五枝,季卿一叶。
  《窦练议录》:窦禹钧尝梦祖考告以无子及寿数不永,后十年复梦其祖考告之曰:汝三十年前实无子分,又寿促,我私告汝,今汝自数年以来名挂天曹阴府,以汝有阴德,延算三纪,赐五子,皆荣显,仍以福寿而终,死后当留洞天充真人位。故冯道赠禹道钧诗曰:燕山窦十郎,教子以义方。灵桩一株老,仙桂五枝芳。盖谓此也。
  《仙传拾遗》:陈季卿因游长安青龙僧合,会一老黄与季卿拥炉以坐,见壁上有寰海华夷图,季卿叹曰:十年辞家,辛苦万里,何由泳淮泛洛至于家山耶。翁笑日.□此不难政。命侍童折谐前一竹叶置於图中渭水之上,注目於此舟,可如向来之愿矣。。季卿瞪目,觉渭水波动,竹叶已成巨舟,恍然舟泛,遂及於家。见兄弟妻子听喜迎拜,复辞家登舟,至渭滨,欢然如梦,坐在画图之前,仙翁拥炉如旧。季卿谢之,因问翁姓名,翁卤:吾不欢姓右示於人问,但居终南山已七百年矣,子有道骨,故相值尔。
  冯俊负囊,王遥担筐。
  《原化记》广陵冯俊以佣赁资生,常遇一道士於市买药,置一囊可重百余斤,售俊负之,至六合,乃登小舟,顷之忽抵庐山星子湾也,见平湖渺然,山岭迭秀。道士上岸行约五六里,至一山下,有大石方数丈,道士以石扣之,石遂开,有二小童出於石问,洞中有数道士奕棋戏笑,道士曰:担#1人甚饥#2。乃与胡麻饭食之,谓俊曰:劳汝远来,授与钱一千文。俊辞归,乃指一石若虎形状,令使乘之。道士鞭石,其去如飞,不觉已在广陵门外。比至家,昏暝方始,举烛解腰下,皆金钱也。
  《神仙传》:王遥遇雨,使弟子以九节杖担筐,不沾湿。
  卢生叱贼,刘冯止劫。
  《酉阳维姐》:卢生者,因到复州,与数人闲行,途遇六七人,盛服,俱带酒气逆鼻,卢生忽叱之曰:汝等所为不恢,性命无几。其人悉罗拜尘中,俯伏听命。其倡讶之,卢曰:此辈劫江贼也。其异如此。
  《神仙传》:刘冯者,沛人也,有军功,学道。时长安诸贾客随冯行杂货万金,忽山中逢劫贼数百人,仗白刃,张弓四面,冯语贼曰:汝辈居官食禄,我夫佃妇织,云何断道,危人利已。於是贼愈怒,冯大声曰:天兵先打。贼一时反手自缚,口中血出欲死,余者尚能语,乃乞活改恶为善,冯曰:本欲尽杀汝。冯敕天兵放贼,皆立起也。
  野夫一拐,子芝二磕。
  《冷斋液话》:刘野夫跛足,拄一拐,每岁铃至洛中看花,为人谈噱有味,尝作长短句曰:跛子年来,形容何似,俨然一部髭须。世间许大。拐上有工夫,选甚南州北县,逢着处,酒满葫芦醺醺醉。不知来日何处度,朝哺洛阳花看了,归来帝里,一事全无。与瓠羹转托,再作门徒。蓦地思量,下水轻船上,芦席横铺。呵呵笑,睢阳门外,有个好西湖。
  《神仙感过传》:王子芝字仙苗,常游京洛问。蒲帅琅琊公重盈作镇之初年,仙苗居於紫极官,王待之甚厚。又闻其嗜酒,日以二柜饷之。仙苗自云是河南维氏族,状貌常如四十许人,好养气,然莫知其甲子也。
  李钓不饵,陶琴无弦。
  《高道传》:道士李道盛与郑遨、罗隐之为友,遨种田,隐之货药以自给,道盛有钓鱼衍.’钓而不饵。又能化石为金,遨尝验之,信而不求。俱好酒能诗,善弈棋长啸。有大瓢,云可辟寒暑,置酒於其中,经时味不坏,日担就花木水石问,一觞一咏。尝因酒酣联句,郑曰:一壶天上有名物,两个世问无事人。罗曰:醉却隐之云支后,不知何物是天真。
  《晋隐逸传》:陶港字元亮,性不解音,唯蓄无弦琴一张,每因朋酒之会,则抚而和之,但识琴中趣,何劳弦上声。
  炎皇钻火,封子随烟。
  《仙传拾遗》:燕昭王即位,好神仙之道,仙人甘需事之。王行道既久,谷将子乘虚而集,告於王曰:西王母将降观尔之所修,示尔以灵元之要。后一年,王母果至,与王游燧林之下,说炎皇钻火之衍,燃绿桂膏以照夜,忽有飞蛾衔火集王之宫,得员丘沙珠,结而为佩,登握日之台,得神乌所街洞光之珠以消烦暑。自是王母三降於燕官,而昭王徇於攻取,不能遵甘需澄清之旨,王母亦不复至。《列仙传》:宵封子者,黄帝时人也,世传为黄帝陶正,有人过之,为其掌火,能出入五色烟。久则以教封子,封子积火自烧,而随烟气上下。
  伯仁西补,庚生东迁。
  《真语》:定录君云:近见周伯也补为西明公中都护,中都护如世闲太傅之官也。
  又庾生者,晋庾亮太尉也,大帝补为吴越鬼神之司王事靡盐,斯亦劳矣。元子云:庾生今迁为东海侯。
  昌龄策杖,世云乘船。
  《西清诗话》:颖阳石唐山,一峰雄秀,上有石室,即邢和璞算心处也。治平中,许昌龄安世蚤得神仙衍,策杖来居,天下倾焉。后游太清官,时欧阳文忠公守亳社,公生平不道释,闻之,邀致州舍与语,豁然有悟,赠之诗云:绿发青瞳瘦骨轻,飘然乘鹤去吹笙,郡斋坐觉风生竹,疑是孙登长啸声。公又尝书昌龄:南庄相对北庄居,更卜深山十里余。幽径每寻樵径上,真情还与世情疏。云山犬吠流星过,天外鸡呜晓日初。昨日有人相问讯,旋将落叶写回书。读此想见其人矣。
  《西山记》:吴猛字世云,尝乘铁船於庐山之顶,俄有赤龙负之而游於海。
  越溪道士,少室仙伯。
  《摭遗》:秦川城北山绝顶之上有魄嚣官,官之壮丽,莫得状之,门限皆琢青玉为之,莹彻如增璃。蜀中道士云:古仙人有诗在限下土际。求之果尔,其诗曰:越汉道士人不识,上天下天鹤一只。洞门深锁玉窗寒,滴露研朱点《周易》。
  《王氏神仙传》:王仙君以天复初自上党云游,经北邓维氏,入嵩山,放志林谷,迷其所之。岁余,门人道士与其弟侄自壶关大行,南游嵩少,历问所经官观物色,求之乃於嵩山西北绝崖中见之,仙君端居严窦之内,宴坐凝然,门人等皆灶香瞻礼,不忍拾去,君曰:太上以我夙有微功,召为少室仙伯。仙凡路隔,勿复悲恋。言讫,腾空而去。
  毕灵引艘,仙柯拔宅。
  《晋史》:毕灵,建昌人也,性少言,与小人拿居,多见侵辱而无愠色,邑里号之痴。时顺阳樊长宾为建昌令,发百姓作官船於建城山中,船成当下水,以二百人引一艘,不能动,方请益人,灵曰:此以过足,但部分未至耳。灵请自牵之,惟用数人,而去如流,众大惊怪,咸称其神。
  《北梦琐言》:唐仪凤中青城县横源翠围山下有民王仙柯,服道士所遗灵丹,拔宅上升,已具《仙传拾遗》。
  瞿生捶遁,罗郁罪谪。
  《广记》:道士瞿生被师捶,急遁入一室穴中,顷时持一棋子出,曰:适遇秦人下棋,留饮,此棋子乃秦之物也。师视棋子,状如小龟光润如玉。
  《真语》:萼绿华,女仙之真也,於晋升平问降于羊权之家云:我本九疑山得道神仙罗郁是也,以罪谪暂降混浊之世,以偿其过。乃谓权曰:无思无虑,无责无求,无事无为,行人所不能行,学人所不能学,恬淡苦勤内行,故我行之已九百年矣,今授汝以尸解之诀。权亦得道,今在湘山不出。
  千韶天书,王褒神策。
  《续仙传》:叶千韶事西山道士,学十二真君之衍,隐居深山,遇神将带剑佩龙虎符,有黄衣、绿衣二人,执簿书前拜曰:天命授君此簿,神将吏兵充备役使,以救世人。千韶授天书,阅之若人问之兵籍也,有事呼召即至。自后凡有邪崇,闻千韶之名自愈,得符者终身不病,人皆以为神。
  《王氏神仙传》:王褒入华山,一夕忽闻箫鼓之音,千乘万骑浮空而下,见一神人曰:吾乃太极真人,闻子劬劳山林,未该真要,良可愍也。后命郭灵盖授君神茉玉玺,拜为清虚真人,理小有洞天事。
  自东击虺、赵昱斩蛟。
  《传奇》:韦自东遇一道士曰:吾合龙虎丹,信宿将成,多有妖魔,须得勇夫烈士仗剑拦截,药成当分惠。自东从道士之高峰石洞烧丹之室,道士曰:五更初仗剑立洞门,见精怪击之无惧也。俄有巨虺来,自东以剑击之而去。
  《异人录》:赵昱从道士李珏隐青城山,随炀帝知其贤,起为嘉州太守。时健为潭中有老蛟为害,昱淮政五月,没舟船七百艘。昱大怒,率甲士千人,夹江鼓噪,声振天地。昱持刀没水,有顷江水尽赤,石崖倾吼如雷。昱左手执蛟头,右手持刀,奋波而出。
  韦见断笔曹视东茆。
  《广记》:唐西川探访使韦行武有侄日子威,有部卒丁约者,执役於部下,一日别去,不可留,曰:五十年近京相见。子威自后寻访,绝亡踪迹,子威后调官,道由骊山旅含,闻通衢谊甚,出视之,则兵仗严卫桂桔景景,其中一人乃约也。子威惊认之际,丁笑密谓威曰:尚记临耶别否,一瞬五十年矣。威问:何为而致此耶。约曰:吾言之久矣,何逃哉。威问所须,云须笔,威搜囊中以进。临刑之日,之威往观,丁亦目子威微笑。及挥刃之际,子威独见断笔霜锋倏及之次,而丁囚已跃出,谓威曰:自此遐遁矣,勉於奉道,犹隔两尘,当候於昆仑石室。言讫而去。道谓之尘,释谓之劫,俗谓之世也。
  《丹台新录》:左慈字元放,能变化衍。曹操求之,不与,曹公欲杀之,褊令逐捕人见慈即当杀之。数日,或有见慈者,辄便就斩,持其头以白曹公,公大喜,就视之,乃一东茆耳。
  左蛟蹙缩,陈虎咆哮。
  《高道传》:左元泽居一岩室,左右有大竹十本,前池於曲渚中有碧芙蓉数十朵,文禽数十只,类鸿鹌,游泳其问。嘉其趣,因宿室中。至夜有物环其身,既觉,唯暝目坐,忽达旦方解去。视其布褐,唯闻腥涎。是夕复坐室中,布纲步以伺之,果一物自池出,长数丈,两目光射人,若绞璃状。甫岩呵喻,徐而蹙缩入池,因戒曰:后学辈无衍,慎勿独栖岩穴也。
  又,正懿先生姓陈名宝炽,诵《大洞经》通感,故珍禽异兽常来侍卫。每朝老子祠及八节投龙简,则白虎驯饶左右,导从往来,人或有恶意,则咆哮震奋,触观左之槐,使彼恶者惊畏自匿,因号日考虎木。
  公防遗鼠,忠恕称猫。
  《仙传拾遗》:唐公防师李八百,得其神丹,遂举家技宅升天,难犬皆去。唯鼠空中自堕肠出,一月三易其肠。今山下有拖肠鼠,束广微所谓唐鼠也。
  《志林》:郭恕字忠恕,周广顺中为《周易》博士,贬乾州司户,秩满遂不复仕,多进岐、雍、京、洛问。纵酒,逢人无贵贱,常口称描。遇山水佳处,辄绝粮不食。盛夏曝日中,体不沾汗。穷冬大寒,凿河冰而浴,傍冰皆释。复卒,葬於道傍。及改葬,视之空空如蝉蜕焉。
  赵熙救惠,董奉活燮。
  《真诰》:赵熙汉时为幽州刺史,能济贫人,於河中救王惠等於诛族数十事,其身得诣朱陵,而子孙并在洞天中。
  《神仙传》:董奉字君异。时杜燮为交州刺史,得毒病死三日,奉时在南方,往以三圆药纳。中。食顷,燮开目动手足,颜色还故,半日能起坐,遂活人。问其故,曰:初见赤衣史追云:董真君有命。遂得回耳。
  合公观像,曹王出猎。
  《广记》:杜那公综幼时尝至昭应县,与常儿戏於野外,有一道士独呼综,以手摩掌曰:郎君动读书,勿与诸儿戏。指其观曰:吾居此,颇能相访否。既去,综即诣之,见荒村古观,锋然一殿存焉,内有老君像。初,道士半面紫黑色,至是详观,颇类向者所见之道士也,乃半面为漏雨所淋也。
  《原化记》:唐曹王贬衡州,时有张山人,仗衍之士也,王尝出猎,得鹿十头,围已合,失之,不知其处。召山人问之,山人曰:此是衍者所隐耳。遂索水以衍禁之,俄於水中见一道士,长才及寸,负囊杖而行,王问山人曰:可追否。曰:可。王令追之,道士笑而来。王问鹿何在,道士曰:向见鹿即死,故哀而隐之,今在山侧。王遣人视之,皆隐於小坡而不动,王笑而遣之。
  童子回舟,老爷负岌。
  《稽神录》:姿源公山二洞有穴如井,咸通末有郑道士以绳锤下百余丈,傍有光,往视之,路穷阻水,膈岸有花木,二道士对棋。使一童子刺舟而至,问欲渡否,答曰:当还。童子回舟而去,郑复锤而出。明日井中有石苟塞其口,自是无入者。
  《幽怪录》:侯通剑门外见四黄石,大如斗,收之皆化为金,适货财百万,市美妾百余人,大第良田甚多。忽一老翁负茨曰:吾来求君偿债,将我金去,不记忆乎。尽取适仗妄投於茨,亦不觉窄,须突已失所在。后数年,见老翁携侠行,问之,者笑不言,逼之,又失所在。
  子阳桃皮,田鸾柏叶。
  《真诰》:黄子阳,魏人也,少知长生之妙,入博落山中学道九十余年,但食桃皮,饮石中黄水。后遇司马季主,遂得度世。
  《广记》:田鸾入华山,遇异人指柏木示之曰:此长生药也,何求於远。鸾归服柏叶数年,自觉身轻。一夕梦神仙持节相引入洞,众仙皆曰:服柏仙人来,勒名上清玉策金字。复告之曰:尔且止於人问,候有位即召。遂悟。自后隐於嵩阳,百二十三岁少容。
  三洞群仙录卷之九竟
  #1『担』字原作『檐』,据《重刊道藏辑要》(下简称《辑要》本)改。
  #2『饥』字原作『肌』,据《辑要》本改。
标签:

 

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昵称:Ctrl+Enter 快速回复
为您推荐 更多
扫描二维码
mp-265g 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公众号 ICCW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