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充值 收藏本站
您现在的位置:传承网>>藏经楼>>道藏>>正统道藏正一部>>正文内容

三洞群仙录卷之十一

三洞群仙录卷之十一
  正一道士陈葆光撰集
  处回旌节,元卿琅圩。
  《野人闲话》:王处回侍中延接布素之士,一日有道士於竹叶上大书道士朱桃枝奉谒,公出见,从容致酒,谈论登登,雍容可观。处回曰:久存志於道,常欲於青城山致一道院以遂闲适。道士曰:未也。即於囊中取花子二粒种之,以盆覆於上,远巡去盆,花已生矣,顷刻长四五尺,层层生花。道士曰:此仙家旌节花。后公果建节两镇。
  《广记》:谢元卿过神仙,见丹柯碧叶,微风时扣五音相节,云此琅吁木也。
  炭妇许逊,木仙鲁般。
  《西山记》:许真君逊门下学者数百人,一日欲以事试之,因化炭为妇人,散诣诸弟子,其不为所染才十人耳,即他日上升诸真君是也。今有炭妇市、炭妇坊,在建昌县界。
  《酉阳杂俎》:鲁般,炖煌人,莫详年代,功伴造化,於冻州造浮图,作木鸢,每击楔三下,乘之以归。无何,其妻有妊,父母诂之,妻具说其故。其父后因得鸢,击楔十余下,乘之遂至吴会。吴人以为妖,遂杀之。般又为木鸢乘之,遂获父尸。怨吴人杀其父,於肃州城南作一木仙人,举手指东南,吴地大旱三年。后知般所作也,斋物具牛谢之,般为断其两手,其月吴中大雨。国初,昊人尚析祷其木仙。
  法善宝函,王乔玉棺。
  《集异记》:叶法善字道元,尝於洪州西山养神修道,一日括苍三神人降传太上之命:汝当辅我睿宗及开元圣帝,未可隐迹山岩以旷委任。言讫而去。时二帝未立,而庙号、年号皆已先知,其后果有命诏入京。后乃平韦后,立相王睿宗,明皇承祚继统,师於上京左右圣主,几吉凶动静铃预奏闻。会土蕃遣使进宝,函封曰:请陛下自开,无令他人知机密。朝廷默然,唯法善曰:此是凶函,令蕃使自开。上从之。及令蕃使自开,及函中弩发中蕃使死,果如法善言。
  《王氏神仙传》:王乔,后汉显宗时为叶县令。一日天降玉棺,乔曰:天帝召我耶。乃沐浴入棺,遂葬於城束,土自成坟。其夕县中牛马皆流汗喘乏,人莫知之。后人为立庙,号叶君祠。
  王母灵凤,文妻彩鸾。
  《唐隐逸传》:道士王远知,梁扬州刺史昙选之子。母丁氏尝昼寝梦灵凤集其身,因而有娠,又闻腹中啼声,沙门宝志谓昙选曰:生子当为神仙之宗伯。炀帝为晋王时,亦遣使召之,远知来谒,见斯须而须发变白,王惧而遣之。
  《仙传拾遗》:文萧寓洪州许真君宅游帷观,八月十五上升之辰,士女云集,连袂踏歌,谓之酬愿。忽见一妓歌词潜合其名姓,复是神仙之语,词曰:若能相伴陆仙坛,应得文萧驾彩鸾。自有绣懦并甲帐,琼台不怕雪霜寒。萧异之,歌罢,萧徐行随入大松径中,所居肃然,侍卫环列,有几案簿书若官府,亦有案牍断割,多为江湖没溺之事。肃再三诂之,乃曰:此不可轻泄,吾当为子受祸矣。果有黄衣使曰:吴彩鸾为私欲泄天机,谪为民妻一纪。乃与萧归金陵仪居,其后乘虎俱入越王山,不知所之。
  刘照青华,穆敬黄竹。
  《仙传拾遗》:刘向,成帝之末校书於天禄阁,夜遇一老人,黄衣,植青草杖叩门而进,问姓名,我即太一之精,天帝闻卯金之子有博学之才,而下观之。遂出怀中所牒,有天文地图之书,授向而去。
  《穆天子传》:天子南游黄台之丘,以观夏启之所居猎平泽,大寒雨雪,作诗三章以哀民曰:我祖黄竹,口员闽寒,帝牧九行,嗟我公侯,百辟冢卿,皇我万民,旦夕勿忘。
  赤松明囊白云仙录。
  《齐谐志》:邓绍八月旦入华山,见童子执五色囊,盛相叶上露,曰:赤松先生取以明目。今人八月日一作明囊是也。
  《列仙传》:刘白云,江都人也,多阴德,遇乐子长曰:子有仙籍天骨而流浪尘土中,何也。因授以录,且告之曰:子先得变化而后可授道。白云依而行之,变化万端,日行七百里。再过子长,服丹千日上升。
  侯楷同尘,幽栖混俗。
  《高道传》:侯楷字法先,十四,师正懿先生学道,先生曰:汝束心励节,於道不懈,苟非栖隐山樊,不易得也。楷曰:道在方寸,何又山樊。先生曰:吾固知之,然神仙多托岩薮,及成真之后,出而同尘。
  又薛幽栖,开元中登进士第,勇退不仕,入鹤呜山访汉天师治所,修行仅一纪,道气愈充。天宝初,游南岳,卜栖真之地,游心於自得之场,旷然无所系,而能和光混俗,毁方瓦合。於三洞经教,靡不该览,故幽人逸客,向风禀受。尝进《元微论》及注解《度人经》,行於世。
  王生桑田,麻姑陵陆。
  《宣室志》:王先生有道卫,晦迹乌江,人皆不识之。洪农史晦之闻其名,谒之。。抵暮,先生以杖划庭下,则雷霆震动,岩谷重迭,湖水极目,先生曰:陵陆遽迁而有桑田之变。坐客惶恐,先生曰:所以为娱耳。即以帚扫庭,寂静如故。
  《神仙传》:麻姑时降蔡经之家,入见王方平,遂拜之,姑曰:自接待以来,见束海三为桑田,向见蓬莱又浅於往时,至复还为陵陆乎。方平笑曰:圣人皆云海中复扬尘也。
  玉坛风玲,瑶台露清。
  《稽神录》:建邺市有卜者,忽於紫微官题壁云:昨日朝天过紫微,玉坛风玲杏花稀。碧桃泥我传消息,何事人问更不归。自是绝迹,人皆言其上升。
  《逸史》:唐开成初进士许涯游河中,忽得重病,不知人,至三日蹶然而起,取笔大书於壁曰:晓入瑶台露气清,坐中唯有许飞琼。尘心未悟俗缘在,十里下山空月明。书讫复寐。及明旦,又惊起,改其第二句曰:天风吹下步虚声。吉讫,兀然如醉,醒不复寐矣。良久渐言曰:昨梦到瑶台,有女仙三百余人,内一人云是许飞琼,遣赋诗。及成,复令改,曰:不欲世问人知有我也。既毕,甚被赏,令诸仙皆和,日:君终当至此,且归,若有人导引者,遂得回耳。
  李贺楼记,方朔瓮铭。
  《书法苑》:李贺将死时,有徘衣人驾赤此,持一板书若太古篆,如霹雳古文,云召贺。了不能读,下榻叩头,言阿弥老且病,不愿去,徘衣人曰:帝成白玉楼,立召为记,天上差乐不苦也。少顷气绝。贺学语时,呼太夫人为阿弥。
  《拾遗记》:'黄帝时码瑙瓮,至尧时犹存,甘露尚在其中,盈而不竭,谓之宝露,以班赐群臣。至舜时,露渐喊,随世之污隆,时淳则露满,时浇则露竭。秦始皇通汨罗之流,掘地得赤玉瓮,可容八斗,置於舜庙。汉束方朔识之,乃作瓮铭曰:宝云生於露坛,祥风起於月馆。望三壶如盈尺,视八鸿如萦带。
  李通丹台,子微赤城。
  《六帖》:紫阳真人周季通入蒙山中,遇寓门子,再拜乞长生诀,寓门子曰:名在丹台玉室中,何忧不仙。
  《神仙传》:司马天师名承祯,宇子微。女真谢自然泛海诣蓬莱求师,至一山,见道士谓曰:天台司马承祯名在丹台,身居赤城,真良师也。自然遂还,求之得度,有弟子七十余人。一旦曰:吾於玉霄峰束望蓬莱,常有真仙降驾,今为青童君所召,须往矣。俄顷蜕去,诏赠银青光禄大夫,镒正一先生,帝亲文其碑,有集行于世。
  彭蛇盘跸,王鹤飞腾。
  《丹台新录》:彭宗字法先,年二十服业於杜冲真人,深蒙赏接,柄真味道,精贯神人。山中有毒蛇猛虎,宗每以气禁之,潜伏盘辫,虽摩触终不得动,宗解之方去。
  《王氏神仙传》:丞相王徽女幼年慕道,持经抚琴,尝曰:洞官有召命,当补仙职。题诗曰:骯水登山无足时,诸仙频下听琴诗。此心不恋居人世,唯见天边双鹤飞。是夕奄然而卒。及明,有双鹤飞腾於庭木,音乐异香满野。举形就木,空衣而已。
  空洞灵瓜,嫌洲甜雪。
  《拾遣记》:后汉明帝阴贵人梦食瓜甚美,帝使求诸方国,时炖煌献异瓜种,怛山献巨桃核瓜,名穹隆,长三尺,而形屈曲,味美如饴,昔道士从蓬莱山得此瓜,云是空洞灵瓜,四劫一实,西王母遗於此地,世代遐绝,其实颇在。又说巨桃霜下结花,隆暑方熟,亦云仙人所食。
  又,穆王束进大骑之谷,指春霄官,集诸方士仙衍之要。西王母乘翠凤之笔而来,前导以文虎文豹,后列雕麟紫磨,曳丹玉之屦,敷碧蒲之席,黄管之荐共玉帐高会,荐清澄瑰瑛之膏以为酒,又进洞渊红荡、嫌洲甜雪。
  伯微金洵,仁本玉屑。
  《丹台新录》:庄伯微少好道,常以日入时正西北向,闭目握固,想见昆仑,积二十一年。后服食入山学道,犹存此法,当复十许年。后闭目乃奄见昆仑,存之不止,遂见仙人授以金汹之方,因而得道。犹是精感道应使之然也,非此衍之妙矣。
  《酉阳杂俎》:郑仁本与其中表游山迷路,见一人枕一朴物而坐,问之,乃云:君知有七宝城乎,常有八万二千户修之,我其一也。因开朴视之,有斤斧数事,玉屑饭两裹,分遗郑曰:食此可以毕世无病矣。
  李封道德,严议优劣。
  《高道传》:道士李含光者,晋陵人,年十三笃好道学,虽处暗室,如对君父,人见之情色皆敛。明皇召见问理化,对曰:《道德经》者,君王师也,昔汉文行而跻民於仁寿。又问金鼎,曰:道德者公也,轻举者公中之私也,虽时见其私,亦圣人存教尔。若求生徇欲,类於系风,不亦难乎。帝甚嘉之。
  又,严达者,字道通。始髻乱已有方外志,周武建德中,诏法师於便殿,是时已沙汰浮屠氏,又下议公卿复歌去道家流,上问法师道与释孰优,曰:主优而客劣。上曰:主客奚辫。曰:释出西方,得非客乎。道出中夏,得非主乎。上曰:客既西归,主无送耶。曰:客归则有益胡土,主在则无损中华,去者不追,居者自保,又何送乎。上嘉其对。
  葛呼钱飞,宋指灯灭。
  《丹台新录》:葛仙翁尝取钱使人投於井中,公往井上以器呼钱,人见其钱一一飞从井中出,入公器中。
  《续仙传》:宋知白为道士,眉目如昼,言谈秀丽。夏则衣绵,冬则迹於雪中,去身一丈余周匝气如蒸出,而雪不凝。又指灯即灭,指人则如隙风所吹。或食竞肉五斤,蒜蓬一盆,骗了二斗,到处住则以金帛求置一付编一美女,行则拾之,人以为得补脑还,元之卫。后之抚州南城县,白日上升。
  陶挂朝服,夏悬辟书。
  《丹台新录》:陶隐居除奉朝请,颇快怏,与从兄书曰:昔仕宦意以体中打断,铃期四十左右作尚书郎,出为浙东一好古县,粗得山水便投簪高迈。宿昔之志,谓言指掌,今年三十六矣,方除奉朝请,不如早去,无自劳辱。欲脱朝服挂神虎门,袭鹿巾,径出东亭。因与王晏别,语及此事,晏曰:主上性存严治,不许人作高奇事,脱政件旨,便恐违卿高志,如何。先生嘿思良久曰:吾本为身非为名,若有此虑,亦奚如此。於是不诣省,直表辞而已。
  《真语》:明晨侍郎夏馥字子治,陈留人也,服木饵和云母。少时被公府辟召,悬辟书着桑树乃去,其用怀高适如此。
  月支献兽,麻村射猜。
  《列仙传》:汉武帝幸安定、月支国,遣使默香四两,大如雀卯,黑如桑档,又默猛兽一头,形如狸,其毛黄色,帝曰:此小物,何谓猛兽?使者对云:夫威於百禽者,不秘计其大小,是以神麟为巨象之王,凤风为大鹏之宗,亦不在其巨细也。臣国去此三千万里,常占东风入律,青云干吕,谓中国将有好道之君,故以二物来献,岂图陛下乃不知真乎。帝恨使者言不逊,欲罪之,明日遂失使者、猛兽所在。
  《广记》:麻阳村人见一野褚,射之,至一石室中,见一老人曰:此非真褚,速宜出去。童子送出门,村人曰:老人谁耶。曰:河上公也,上帝令为诸仙讲《易》。又问童子:汝谁耶。日,.我王辅嗣也,未能精通於《易》,被罚守门。童子以石塞门,四顾茫然,不知所在。
  扬君问龙,葛公借鱼。
  《真诰》:杨羲梦登高山,四面皆大水,见一白龙身长数丈,束向飞行,空中光彩耀天。又见白衣女子入口中,须臾三入三出乃止。又还羲右边而立,又觉羲左边有一老公,着绣裳芙蓉冠,柱赤九节杖而立,俱视白龙,某问:何等女子径入龙口耶。公对曰:此太素玉女萧子夫取龙气以炼形也。又问:公何人来登此宇。公答曰:我蓬莱仙公洛广休,此蓬莱山吾治此立府君故来乃得相见我耳。某又问:此龙可乘否。答曰:此龙真人张诱世、石庆安、许玉斧、丁璋宁也。又问:一龙而四人乘耶。公曰:此侍晨官龙,如世之轻车。
  《神仙传》:葛仙公出行,於路见人卖鱼,谓鱼主曰:欲借此鱼到河伯所,可乎。主曰:鱼已死。公即书符内鱼口中,投之於水,鱼即跳起。
  袭祖轻举,自真升虚。
  《高道传》:道士双袭祖柄白马岩,诵《黄庭经》,功成,闭室七日不出,弟子惊异,视之忽然轻举而升,遗仙被於木杪及昆中,外席后百余年皆不坏。
  又,道士贺自真有学,趣向高迈,居嵩山修道。一日云鹤音乐杂满空际,自真遂升虚而去。处士陈陶与洛人赡之,因赋诗曰:子晋鸾飞古洛川,金桃再熟贺郎仙。三清乐奏嵩山下,五色云屯御苑前。朱顶舞迎低绛节,青袭歌引驻香耕。谁能白书相悲泣,太极光阴亿万年。
  刘栩阴德,韩崇仁政。
  《真诰》:刘翔家巨富,周给困穷,好行阴德,累迁悚留太守,损已分人。遇马皇先生告之曰:子仁感天地,德动鬼神,太上嘉子之用情,使我来携子以长生。吾仙官尔,能随吾去否。翔从之而行,遂授以服五星之华法。今在华阳洞中为右理监。
  又韩崇,毗陵人,遇神人王伟元授以流珠丹元法,语之曰:子行此道,可以仕宦,功成之日,无妨仙举。崇初为宛陵令,行七政以抚民,蝗不集界。后迁太守,视民如伤,政化洽普。复遇伟元,再授隐遁解形法,遂入大霍山以度世。今在华阳为左理监。
  萧文补履,负肩靡镜。
  《神仙传》:萧文常在市中为人补履十数年,人皆不知其神仙也,只见其不老。好事者钦之,就求道卫,不能得之,惟梁母得其作火之法。一日上三亮山,与梁母相别,列数大火而升。
  《列仙传》:有一磨镜史常负一镒肩於市中,不识姓名,皆不知其神仙,只以负肩呼之。或时货药,服之者皆愈。
  顾和执盖,淳于典柄。
  《真诰》:顾和,吴人也,少孤,有志操,仕晋为中丞,迁尚书仆射,永和元年尸解,太上迎补为执盖郎,今在华阳洞中。
  《列仙传》:淳于,上虞人也,自少好道,长於十筮,入天目山隐居,遇仙人惠车子授丹经,功成。今在洞中为典柄郎,主试有道之士。
  韩康避名,戴孟改姓。
  《后汉逸史》:韩康字伯休,常探药名山,卖药长安路,口不二价,三十余年。时有女子买药,康守价不移,女子怒曰:公是韩康伯休耶,乃不二价乎。康叹曰:我本为避名,今女子皆知有我,焉用药为。乃逐入霸陵山中,公车连召,不至。
  《高道传》:道士戴孟本姓燕名济,汉末人,以谓养生者,隐其名字,藏其所生之时,改姓戴,托仕於武帝之朝。孟少好道,事母以孝。母服除,入华山服木,遇裴真人授以《玉佩金当经》,遂能轻身周游名山,日行七百里。
  黄符疗疫,苏香返魂。
  《搜神秘览》:长安有黄公者,尝售得一仆,负担相从几一二岁。家贫窘,夫妇悲叹,仆聆之,问曰:主人所须得几何。曰:得五百千。仆云:某有小衍,可以致之。因市好纸并笔、现、瓦缶、蓄荚各一,明晨与俱往市中,仆乃迭纸数百重,持笔谓人曰:今书一符在纸面,使皆津透,来年长安大疫,此符可疗,每道当焉五十金。后日果五百千矣,遂行气吹嘘草生火,光焰相烛,以瓦缶覆其首,入坐於火中,乃不知所在。来年长安果火疫,有符者免焉。
  《洞微志》:有苏德哥者,善合返魂香,但砠经八十一年已上者,即不可返。时司天主簿徐笔尝泣告之曰:父母曾祖皆欲一拜之。苏唯唯,乃怀中取一贴如白檀香撮於炉中,烟气袅袅直上,其香甚於龙脑,苏微吟曰:徐肇欲见先灵,愿此香烟用为追引。食顷,忽然惊风拂幕,见其祖曾父母俱至,肇泣拜。熟视之,其衣冠装着悉如平时,曰:今日嘉会,诚亦难得。饮讫,徐徐出幕,为烟雾而散。德哥后亦不知所之。
  玉卮娘子,金华仙人。
  《幽怪录》:有崔书生於束周逻谷口见一女郎,具聘娶之,崔母曰:新妇妖美,'必是狐媚,伤害於汝。女曰:本侍箕蒂,便望终天,尊夫人待以狐媚,明日便行矣。明日入山,遂失所在。后有胡僧曰:君所纳妻,乃仙女玉卮娘子,若住一年,举家铃仙矣。崔生叹恨而已。
  《大洞玉诀曰》:太初天有流汨之池,池中有玉树,周回莲华十丈,池广千里,水乃香美。金华仙人怛处莲华之中,饮流汨之水则五脏明彻,面生紫云。
  张误食厌,应不茹荤。
  《括异志》:龙图张公焘,即枢密直学士奎之子也,枢直为殿中丞,日奉朝请,在京税宅子,居常闭关。一日有人叩门颇急,大呼曰:小师入去,何故便不放出。张起视之,乃一老道士也,疑其狂且醉,不复与之较量,良久乃去。邑君先妊娠,是夕生焘,景佑元年第甲科,后尝误食犬肉,梦黄衣使者追至一府,见一道士谓曰:何故食厌物。张自辩曰:非敢故食,误耳。道士曰:若然者,且止此,吾为若言。少选复出,呼张曰:可谢恩。乃引至一殿前,通曰:张焘误食厌物。谢既再拜而悟,汗流泱体。公神骨清粹,拎怀夷旷,岂非仙曹被谪者欺。
  《高道传》:道士应夷节母梦流星入牖,惊寤,室有光,因而孕焉。既生,不喜荤茹,授正一、紫虚等录,师行之精馑。尝谓弟子曰:吾以维持教法,不能灭述匿端,能道不违人而动行方至,然玉京金阙、泉曲邓都相去几何,唯心自兆耳,尔等勉之。
  子晋窥井,士则叩门。
  《拾遗记》:大始元年,魏帝为陈留王之岁,有频斯国中有丹石井,非人之所凿,下及漏泉,水常沸涌。仙欲饮之,时以长经引汲也。其国人皆多力,不食五谷,日中无影,饮挂浆云雾,羽毛为衣,发大如缕,坚韧如筋,伸之几至一丈,置之自缩,如蠡续人发,以为绳汲丹井之水,水中有白蛙,两翅,常来去井上,仙者食之。王子晋临井而窥,有青雀街玉杓以授子晋,子晋取而视之,乃有云起雪飞。子晋以袖挥之,则云雪自止,白蛙化为双鸠,入云遂灭。
  《剧谈录》:严士则,穆宗朝为尚衣奉御,因入山探药,赌一茅合烟萝四合,见一人偃迹石上,士则问侯,答曰:予自安史犯顺,居此避世,不知年代,仍无烟火,念君远来,无以疗饥。乃取纸囊中如褊豆形者,取一粒,汲泉煮之,良久香熟,令啖之,即觉丰饱。曰:汝得至此,亦宿有分,汝他时位至方伯,傥能脱去尘华,长生又得矣。
  三洞群仙录卷之十一竟
标签:

 

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昵称:Ctrl+Enter 快速回复
为您推荐 更多
扫描二维码
mp-265g 关注官方微信!微信公众号 ICCWCN